版本:
中国

港报社评:梁耀忠理性问政,抗争亦有理有节--明报10月14日

立法会开锣首日,乱象纷呈,除了三名议员宣誓未过关,能否履行职责悬而未决外,选举立法会主席,亦令到非建制阵营人仰马翻,一度主持选举主席会议的梁耀忠议员,承受支持者批评,有人更认为他应该辞职。其实,当日梁耀忠主持会议表现很好,他一心一意朝着履行职责、选出主席的目标推进,即使因为原则问题放弃继续主持会议,却未意图破坏主席选举;这是有理有节的抗争,虽然备受民粹围剿,但是一位立法会议员选择理性行事,应予尊重,梁耀忠也应该坚持这样的问政作风。

梁耀忠来自基层,以俗称"街工"代表身分晋身议会,连前朝立法局在内,参与立法机关工作已经21年。迄今"街工"在立法机关,仍然只有他一人,虽然份属民主派,但是从来都不是主流或居于主导地位。现在立法会议员以搞事为尚,部分议员被逐出会议厅司空见惯,不过在20年前,议员因为发言被逐可是大事,梁耀忠就是首名被逐出会议厅的议员;当时他在辩论发言,以"臭罂出臭草"讽刺回归后的行政长官选举不民主及小圈子选举,被时任主席黄宏发以语言粗鄙而驱逐。现在议员在立法会讲这句话,会被讥为小儿科、温吞水,当时却是"逐出之罪";审视今日连在宣誓时讲粗口,却获得不少议员容忍甚至包庇,可见彼一时此一时也,庄严的立法机关低俗之蜕变,可见一斑。

回顾20年前梁耀忠这一幕,是要指出他的问政勇气,可以政坛流行语"无畏无惧"来形容,绝非什么有人指他的所谓"为人软弱、犹豫"。梁耀忠在选举主席一役的表现,以有理有节言之,或许更加贴切。因为涂谨申竞逐主席职位,梁耀忠按议事规则,以第二资深议员身分主持选举主席的会议;这次选举,本来就呈现暗涌,特别是梁君彦的国籍仍有争议,在建制和非建制对峙下,主持这样的会议吃力不讨好,稍有差池,就会在政途触礁。

从过程而言,看得出梁耀忠为了会议顺利进行,完成选举主席,对一些议事堂失序情况予以容忍。例如他坐的主席台,旁边坐着、背后站着多名非建制议员,他们不肯回到台下座位,梁耀忠以不影响会议进行为由,并未强制恢复秩序。另外,按规定未完成宣誓的议员不能参加会议,梁耀忠在建制议员提出反对下,仍然以主持会议的权力,准许梁颂恒和游蕙祯发言,可见当时他意图推进会议进程,同时显示非建制属性的努力。

主席选举过后,梁耀忠遭到的批评,实际上是怪责他未利用主持会议的机会,"搞喎"选举。例如有人批评他未取消梁君彦的参选资格,梁耀忠表示除非违反议事规则,否则根本无权力、又无议程可以这样做,他坚持必须根据议事规则办事。至于放弃继续主持会议,昨日他解释为坚持70名议员都有权投票,秘书处不同意未完成宣誓的3名议员可以投票;由于未能妥协,他决定"离职"。整个过程,显示梁耀忠积极履行议员职责,又坚持原则,到关键时刻选择的抗争手法,虽然未吸住眼球,却是反映有理有节的大度。其实,梁耀忠选择做对的事,确切体现作为议员的独立人格,他毋须向民粹屈服,更无所谓鞠躬道歉之理。

从梁耀忠这次经历,审视建制与非建制就各个事务委员会主席、副主席的争议,我们认为:多让非建制阵营中的理性问政议员担任更多委员会的领导职位,看不到有什么问题。"屁股决定脑袋"是政治铁律,主席执掌委员会,受议事规则规范,若要有序推进委员会事务,主席须相对保持中立,以促成不同阵营议员之间的有效讨论;今次梁耀忠的短短"主席"经历,对此应该体会良多。当今建制与非建制壁垒分明,若权力只由建制阵营掌握,非建制阵营的反弹可以预期,去届立法会经常出现剑拔弩张情况就是一个经验教训,本届不应该重蹈覆辙。当然,一些以捣乱为乐的非建制议员,不宜执掌委员会,因为历来所见是他们不寻求成事,而是千方百计破坏,不应赋予责任。由理性问政的非建制议员执掌事务委员会,除了营造议会较和谐环境,还可以让不同阵营议员尝试处理议会的"麻烦人物",对议会整体生态可以起到积极作用。(完)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如欲提取相关新闻,请点击下列代码**

香港报摘/社评/财经评论

中国报摘

台湾报摘

更多 亚洲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