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本:
中国

港报社评:香港版《无声呐喊》必须究责到底--信报10月18日

有人涉嫌干犯性侵罪行,最终竟然获律政司撤销控罪,合乎公义吗?按照法官的讲法,此乃被告的幸运,却是受害人或社会的不幸。如此"一人之幸触发众人歹运",近日掀起一片义愤填膺的呐喊。

幸运的被告是私营残疾人士护理中心"康桥之家"的前院长兼社工张健华(已被撤职),现年五十四岁的他涉嫌于前年与当时二十一岁的智障女院友非法性交,虽然警方在院长办公室检获染有其精液及事主DNA的纸巾,但受害者患上创伤后压力症,而且智商只有八岁,被评定不适宜出庭作供,律政司于今年五月撤控。这名逍遥法外的院长申请讨回讼费,上周五被拒绝,遂有法官"幸与不幸"的论断。

其实院长的幸运已经不是第一次,张健华曾于二○○二年涉嫌非礼两名智障院友,事后用可乐、蛋挞及牛肉乾等食物安抚,结果由于事主口供前后矛盾,所以法庭裁定罪名不成立。

两犯刑案,两度脱身,第一次尚可说是"技术问题"而让被告免受惩治,然而第二次逃离法网,又该怎样理解?难怪社福界普遍感到非常愤怒,要求律政司清楚解释撤销控罪的原因。

民主党立法会议员邝俊宇形容事件是香港版《无声呐喊》,发起联署行动,要让弱势的呐喊听得见,促请社会工作者注册局以《社会工作者注册条例》跟进张健华的注册社工资格,推动局方开展纪律聆讯。此外,香港社会工作者总工会昨日召开记者会,批评撤控的做法对智障人士不公平,促请律政司检讨审讯过程。社总又认为,康桥之家已不适合为残疾人士提供服务,要求社署立即吊销该院舍牌照,重新检讨《残疾人士院舍条例》对持牌人的条款要求,并增加突击巡查,阻止悲剧再发生。

事主无法作供就撤销控罪,逻辑上实在很难令人接受,正如谋杀案,死者肯定无法作供,但控方不可能因此轻饶被告。说是香港版《无声呐喊》,确是贴切的形容,受害者有冤无路诉,家属无语问苍天,在香港这个号称法治的社会端的是讽刺至极。

《无声呐喊》是二○一一年上映的南韩电影,改编自真人真事,讲述光州一群聋哑儿童在学校被性侵犯和严重虐待,暴行持续多年无人揭发。直至二○○五年,新任职的美术老师同情学生遭遇,与人权组织社工向政府举报,但官僚敷衍塞责甚至朋比为奸,涉案人士要不是无罪释放,就是获判缓刑,全部藉法律漏洞避过制裁,部分老师甚至可以重回学校执教。电影上映第六日,光州警方在铺天盖地的舆论压力下重新调查案件,最终涉案的其中一名学校职员被判入狱十二年。南韩国会及后通过《性侵犯防治修正案》,大幅提高性罪犯的量刑标准。政府宣布负责赔偿受害学生,案发学校勒令关闭。简言之,真相本来被埋没,公义本来被扭曲,一套电影改写了历史。

康桥之家昨日发表声明指出,早于二○一四年八月十四日,经董事局决议,即时撤除张健华一切职务;高等法院于同年八月二十九日颁发禁制令,禁止张健华进出院舍任何地方,禁制令至今仍然有效。社会福利署则表示,康桥之家的服务未能持续改善,正就对该院采取进一步行动征询法律意见。

尽管张健华被炒掉,此事始终不能善罢甘休,毕竟涉及的是天理不容的性侵智障人士。律政司固然必须清楚解释撤控的原因,与此同时,特区政府包括社署等等部门亦应严肃跟进,防止同类悲剧再发生。如果说智障人士无法作供是法律上的技术问题,那么技术问题自该技术解决,总不能为犯案人士提供法律漏洞。

一言以蔽之,香港版《无声呐喊》必须究责到底!(完)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如欲提取相关新闻,请点击下列代码**

香港报摘/社评/财经评论

中国报摘

台湾报摘

更多 亚洲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