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uters logo
10 个月前
港报社评:律政司切勿轻率冲击三权分立--信报10月19日
2016年10月19日 / 凌晨1点07分 / 10 个月前

港报社评:律政司切勿轻率冲击三权分立--信报10月19日

2 分钟阅读

作为三权分立其中一个至关重要的组成部分,立法会甫一开局已经乱象纷呈,如今再由行政长官与律政司主动提出司法覆核,企图推翻立法会主席梁君彦容许青年新政两名候任议员梁颂恒和游蕙祯今天再次宣誓的裁决,造成的冲击贻害深远,三权分立顿然陷入失衡之危。

开局之乱,乱在梁君彦本人的国籍问题,更在个别候任议员的就职宣誓风波。事件发展至昨日,梁君彦裁定五人宣誓无效,分别是梁颂恒、游蕙祯、姚松炎、刘小丽及黄定光。姑且不深究五人的宣誓为何无效,也不纠缠于誓词涉及的疑似粗口是否粗鄙,梁君彦的裁定是五人可以在今天重新宣誓,由他负责监誓。梁君彦向相关议员发出书面裁决,并附上秘书长陈维安上星期的决定,以及外聘资深大律师翟绍唐的法律意见之后,五人全部已要求今天重新宣誓。

重新宣誓是否有效仍未可知,冷不防出现了让人惊诧的一幕,律政司昨日下午提出司法覆核紧急申请,要求推翻梁君彦上午的裁决,禁止梁颂恒及游蕙祯今天在立法会再次宣誓,高等法院随即在晚上开庭处理。时间之急,转折之快,当事人包括梁君彦以及青政二人皆有被杀个措手不及之感,社会各界同样瞠目结舌。

律政司之举动,惹来三大质疑。首先,行政机关凭什么理据介入立法机关的事务?既然梁君彦已经裁定五位候任议员宣誓无效,同时容许他们今天重新宣誓,律政司急不及待要求推翻其裁决,无异于蔑视立法会主席的权威,毫无尊重可言,而且有滥用司法程序之嫌。

其次,宣誓无效的是五人,重新宣誓的是五人,为何律政司针对的偏偏是梁颂恒和游蕙祯两人?

再者,假如司法机构配合行政机关,真的推翻立法会主席的裁决,岂不是将三权分立互相制衡变作"二权合作"继而"一权受压"?

对于律政司的做法,梁君彦昨日清楚表达其反对的立场。我们认为,梁君彦必须据理力争,一方面扞衞自己的尊严,另方面维护三权分立的原则,否则缺口一开,本已撕裂的社会势必永无宁日。

梁颂恒和游蕙祯的蹩脚表现,可供非议之处甚多,辱华是其一,赖皮是其二,幼稚是其三,宣誓当日以及后来的矫揉作态,很难不让人觉得朽木不可雕。正如本报创办人林行止的评价:轻狂议士卑劣秽,政治修为比害群之马的扯线木偶还不如。尽管如此,梁颂恒和游蕙祯始终是经过选举洗礼的候任议员,无论大家是否认同其政见,也不管选民是否因为其拙劣而懊悔,候任议员应该得到上任的机会。尤其重要的还在于,立法会主席已经给予两人第二次机会,重新宣誓如果不再荒腔走板或者"乡音未除"(梁颂恒狡辩他把China读成"支那"是鸭脷洲乡音)的话,就能够堂堂正正成为代议士。可如今,横里杀出一个程咬金,特首和律政司硬生生非要禁止两人重新宣誓不可,用意显然是藉此"消独",因为他们都被视作鼓吹港独的分离主义者,而且在宣誓的过程中"宣独"与侮辱国家之意昭昭明甚。

高等法院昨晚紧急开庭批准了司法覆核申请,下月三日聆讯,但拒绝颁发临时禁制令,意味着梁君彦今日仍可为青政二人监誓。假如梁颂恒和游蕙祯乖乖宣誓成为议员,又假如一切早在政府预料之内,那么不妨有这样的解读,诉诸法律程序只是政治表态的非常手段,藉此达成压制独派的目的,起码迫使代议士不敢再口出狂言。问题是,如此非常手段太危险了,随时付上沉重的代价。

我们恳请特首和律政司千万慎重,切勿轻率冲击三权分立,莫让香港乱上加乱。(完)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如欲提取相关新闻,请点击下列代码**

香港报摘/社评/财经评论

中国报摘

台湾报摘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