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本:
中国

专栏节选:从美国生技股看台湾生技股--今周刊「老谢开讲」

(本文由台湾《今周刊》杂志提供,节选自11月24日出版的当期「老谢开讲」专栏) 今年美国总统大选成了全世界最吸睛的焦点,川普上,希拉蕊下,这个结果跌破了全美国主流媒体的眼镜,而在金融市场,生技股拉大涨势,也让美国股市在川普当选,全球股市颤抖中,美股意外拉出长红。

美国总统大选十一月八日开票当天,道琼期货盘开盘以大跌八○○点以上开出,但美国六大指数的那斯达克生技分类指数却是大涨;九日的美国盘,NBI生技指数以二七一八.二四点开出,收盘二九八四.一点,指数大涨九.七八%。

纳入道琼三十种成分股有三档,一是娇生大涨三.二六美元,涨幅达二.七九%;其次是Merck(默克药厂)上涨三.六七美元,涨幅为六.○七%;而辉瑞药厂开盘大涨八.六七%,收盘也涨了七.○七%,成交量高达一.一八亿股,这三档撑起了那天的道琼指数。

**美国生技股飙涨,报复希拉蕊落选**

除了娇生、默克、辉瑞三档列在道琼成分股的生技股外,所有大型生技股也都飙出惊人涨幅,算是对希拉蕊落选的报复性反弹。

这次新药业者与希拉蕊结下梁子,要从希拉蕊去年开始竞选后,率先对美国药价过高展开抨击。根据CNBC报导,美国药品福利管理机构Express Scripts统计,美国品牌药价在二○一五年跳升一六%,若从○八到一五年来看,这段期间药价飙升了一六四%;而治疗复杂症状的特殊用药(如C型肝炎)的专门用药(specialty drug)价格高昂,是推升药价飙涨的主因。

被点名的是Gilead Sciences研发出来的两款C型肝炎药物,标榜有九○%疗效,但其中名为「Sovaldi」药物,使用十二周标准疗程要价八万美元,另一款「Harvoni」收费更高达九万四千五百美元,美国药厂价格飙高,原本是为人类谋福利的初衷,却变调成为牟利的工具。

举例来说,纽西兰有一款癌症治疗药物Gleevec,在纽西兰售价是九八九美元,在美国售价却高达六二一四美元,面对药价居高不下,川普及希拉蕊都扬言上任之后,首要目标是改革药价。只不过,川普多加了一句话,他说美国的政客都被药商绑架,今年六月还宣称要联邦医疗保险(Medicare)出面和药商协商处方笺药品的价格,他加入希拉蕊反药价过高行列,让共和党阵营吓了一跳。

川普认为,传统政客都已被药商收买,因此,无法推动直接的改革,但只要他亲自出马,就可以为美国人节省几十亿美元荷包,他靠着三寸不烂之舌,在药政改革中,反而后来居上。

**药价过高受抨击,大选期间一度重摔**

这段期间,美国爆发图灵制药(Turing Pharmaceuticals)创办人希克瑞利(Martin Shkreli)因买下弓形虫用药Daraprim,这种治疗寄生虫用药一颗从十三.五美元拉抬到七五○美元,消息传出,全国譁然。不久,主其事者希克瑞利在纽约家中被FBI带走,大批网友在推特上表示大快人心,后来希克瑞利交了五百万美元保释金返家!

但是生产Daraprim的KaloBios当天股价重挫五○%,过去一年来,股价从四十五.八二美元惨跌到现在三美元,市值只剩下四四七○万美元,接近下市边缘。而生产C型肝炎用药的Gilead Sciences股价也从一一八美元跌到七十六.九四美元,目前本益比只剩下七.一二倍。

最惨的还有加拿大最大药厂Valeant,这家药商过去五年以一九二亿美元并入著名生技公司,包括博士伦。该公司在一五年四月以一一○亿美元高价收购Salix,后来Salix被查出贿赂医师开处方笺,加上Valeant业绩节节下滑,于是在美国挂牌的股价,一口气从二六三.八九美元跌到十三.七七美元,其市值一度高达八八六.九七亿美元,如今缩水九三%以上,只剩下五十九.八七亿美元,这几年砸大钱搞购并,几乎沉入海底。

等到希拉蕊要求管制药价,NBI生技指数开始连环下挫,今年最低跌到二五一四.六九点,生技股分类指数下挫四成,被指为拉抬药价的Gilead、KaloBios股价都惨跌。

在这段全美生技股调整最剧烈的期间,台湾的生技股也出现巨大变化。市场把新药产业当成未来明日产业,大家以美国生技产业的发展为标竿,于是从○八年的《 生技新药条例》过关后,这些年资本市场增加了很多生力军,不少都是没有营业额的新药股。由于新药产业有特殊复杂性,一般投资人很难理解新药的内涵,资讯不对等情况普遍。

例如,过去有两档在资本市场大鸣大放的个股,都与新药解盲有关,最具代表性的是基亚,一四年在市场卖力炒作中,股价涨到四八六元;去年浩鼎一度成为市场焦点,股价从二五○元炒高到七五五元。这两档新药股都以解盲为题材,在解盲之前,股价全力炒高,最后解盲失利,股价跌回原点。浩鼎最近一度跌回二六八元,基亚也一度跌到五十.六元,这两家解盲失利的公司,公司派已没有更大动作,市场作价者也远去,股价呈现且战且走的局势,高价抢进的投资人,如今都惨遭套牢。

**生技新药条例相挺,成〞印股票换钞票〞赢家**

这些年台湾的生技股炒作热浪一波接着一波,第一波是台微体炒高到四四○元,后来智擎拉升到三五五元,醣联一上市就创了一六九元高价,安成在兴柜之前有四○○元身价,上柜后最高三五一元。而标榜最早拿到肾脏病药证的宝龄富锦,股价一度拉高到四九一.○五元,后来药证到手了,股价今年最惨跌到六十九.七一元,但这些拉抬与炒作,纷纷图穷匕见。

很多红极一时的生技明星,如今繁华落尽,像台微体从四四○元跌到八十四元,有授权金入帐的智擎一度跌到一二九元,当年盛况三、四○○元的P4学名药厂安成,一度跌到剩下八十七.一元,浩鼎从七五五元一直跌到二六八元,更是令市场称奇。

这些年搭着《生技新药条例》便车,将生技新药股端上市的新药产业人士,是标准的 「印股票换钞票」最大赢家。在《生技新药条例》的掩护下,众多新药公司没有营业额就可上市上柜,新药业者让公司上市柜,可以从容从市场取得资金,而一般散户则成了标准「养套杀」下的最大输家。

很多生技公司一开始都是先透过内部人增资,把资本额提高,由于新药研发是一条漫长道路,新药业充实资本是必要的过程,但新药业大股东往往以低价或面额附近的价格先行投资,等到IPO(首次公开发行),股价又可以挂高价;之后,反覆炒高,大股东释股,或是多次增资,吸引大众认股, 最后套牢的输家都是无知的散户。

例如,台微体在一二年上市柜之前,先以面额将资本额增加到三.九一亿元,然后再拿四六二二万元股票以每股一五八元上市承销,当股价炒高到四四○元前后,再办了一次每股二九八元的溢价增资。目前台微体五种新药产品进入开发晚期,研发支出费用庞大,前三季每股纯益(EPS)是负十元以上,资金不断燃烧,现金部位已从三十四.三七亿元快速下降到十九.五五亿元。

同样的情况,安成以每股一○八元上柜,先前大股果透过内部人增资到七.七七亿元,大股东十元增资,到了店头市场从一○八元起跳,股价最高涨到三五一元,此时再办一次二四八元增资,投资人高价参与增资,如今都变成套牢一族。

这些年股价大幅翻滚的生技股都有这个现象,例如浩鼎一二年现增每股十五元,到一二年登录兴柜,股价是一五八元,当年认列十五元的原始股东,一年报酬率十倍以上,如果十五元认股,卖到最高价七五五元的人,报酬率可达七十四.五倍,什么行业有如此高的回报?

益安也是如此,一二年内部人大股东增资每股十元,一四年上兴柜每股从一四○元起跳,这次上柜是一三二元,还好股价仍在承销价之上。

台湾的生技产业,是蔡政府指定的「五加二」奖励产业,也就是未来明日产业,这是大家的共识,但自从生技产业条例通过后,很多没有营业额的公司可以上市、上柜或上兴柜,给了大股东一条「印股票换钞票」的终南捷径。

**市场资讯不透明,小股东无力招架**

因为新药公司不需要营业额,就可以超过面额数倍在市场公开发行,我相信台湾新药公司纯心经营好公司的老板不少;但也要慎防一些鱼目混珠、打着新药研发的招牌,招摇撞骗的业者。

毕竟这不是一个资讯完全透明的市场,新药研发业者可以印股票换钞票,但是一般市井小民却必须以超过面额数倍,甚至是十几倍的代价参与认股或增资,风险全在散户投资人身上。况且,新药一直要到FDA(美国食品药物管理局)取得药证,费时可能很久。

若大股东不断烧钱,又迟迟取不到成果,那么这波承接风险的小散户完全无招架之力,这是放宽《生技新药条例》的政府要特别注意的地方。

从《生技新药条例》施行以来,台湾很少有药厂在国际市场上取得药证,或者是新药公司得到国际大厂购并,看得出台湾新药发展实力,仍与国际大厂有一定差距。大家想想,研发C型肝炎药物很有成就的Gilead Sciences目前本益比只有七倍,台湾生技股炒得那么高,合理吗?(完)

注: 1.专栏作者老谢--谢金河,为《今周刊》发行人兼财讯文化事业执行长。

2.以上评论不代表路透立场。 (整理 高洁如; 审校 曾祥进)

更多 亚洲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