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本:
中国

港报社评:贬值升值两个世界,中美贸易今日当年--信报11月25日

美国民主党在刚结束的大选中「三大皆空」,总统候选人希拉莉大热倒灶的同时,国会参众两院控制权亦落入共和党人之手。美利坚政坛已成共和党天下,舆论界大都认为特朗普日后施政可望相对畅顺,不会像奥巴马过去八年般处处碰壁。

较少人注意的是,特朗普一些主要政策取向,例如斥巨资大兴土木或把中国纳入「货币操控国」名单,共和党人不见得举脚赞成,却深获民主党内好些元老级人物认同。

在豪掷数以千亿美元计资金改善基础设施上,特朗普的建议得到众议院民主党领袖佩洛茜(Nancy Pelosi)和纽约州资深民主党参议员舒默(Charles Schumer)鼎力支持,反而共和党籍众议院议长瑞安(Paul Ryan)对此并不热中;党内不少主催量入为出的议员,对特朗普不顾财政赤字恶化推动基建更加大有保留。

在以上提及的名字中,舒默与特朗普非但有「乡里」之谊(两人皆来自纽约),谈到「美国优先」(America First)更是同声同气。这些年来,舒默力主对中国采取强硬立场,特朗普竞选期间不少针对神州的建议,诸如向中国进口货课以惩罚性关税,说穿了不过是舒默对华贸易主张的新瓶旧酒。

「棒打中国」虽是美国政客争取选票的惯用伎俩,但人民币滙价近月跌势急剧,兑美元已回到八年前水平,而特朗普政纲中的重头戏又获舒默这位异党知音力撑,中美于贸易领域的恩恩怨怨,在美国政坛变天之际既具重温价值,对前瞻未来亦不无助益。

中美围绕双边贸易拳来脚往最激烈的日子,应数北京二○○五年启动人民币滙率改革前两三年。舒默及其他不满中国的美国政客,抨击北京操控滙率固然不遗余力,连甚少在政治议题上说三道四的「股神」毕非德,二○○三年亦罕有地于《财富》杂志发表长达十一页的署名文章,一面为美国制造业「打抱不平」,一面就限制中国产品进口出谋献策。

毕非德打着「公平贸易」之名而行保护主义之实,既着力阻止中国货涌进美国,又不涉大幅提高关税,手段较舒默、特朗普等人高明得多。「股神」的计策包含许多操作上的细节,这里只摘重点简述。

毕非德建议政府向美国出口商发出数量等同于出口总值的「进口证明书」(Import Certificates,简称ICs),任何有意把产品输往美国的外国商户,都要先向美国出口商购买ICs,凭证入场。换句话说,要把价值一百万元的产品输往美国,外商必须出示反映一百万元美国出口的ICs,以确保任何数额的外国进口,背后必须有等值美国出口作支持。假设运作畅顺,毕非德深信美国巨额贸易赤字将逐步消失。

「股神」虽没有在文中点名,但冲着中国而来彰彰明甚。姑勿论依法而行是否能令中美贸易变得更「公平」,但费尽心思把价廉物美的外国货拒诸门外,岂是崇尚自由贸易之辈所应为?十余年前中美贸易关系何等剑拔弩张,于此可见。

北京于二○○五年踏上滙率改革之路,容许人民币渐进升值,在贸易对手眼中开放步伐虽永远「不达标」,人民币升值速度不够快、幅度不够大,但中国下定决心推行滙改,外在环境因素肯定「应记一功」。

时移世易,人民币早已从单边升值变为可跌可升,近期更是只跌不升,中间价昨天报六点九○八五兑一美元,八年半以来首次跌穿六点九水平,七算失守之声震耳欲聋,当年今日两个世界。

特朗普扬言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尚未上台已令奥巴马利用多边贸易围堵中国的如意算盘不攻自破,北京在亚太地区施展拳脚的空间得以大增。可是,「狂人」当选总统后美元持续走强,无论日圆欧罗,以至新兴货币,兑美元无不跌个四脚朝天。中国虽有藉预防性贬值增添灵活性,为日后与特朗普政府周旋储存「弹药」之意,但形势比人强,客观环境真的容许中国为回应美方要求,让人民币贬后回升吗?贸易这出亦政亦经的大龙凤,好戏还在后头!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如欲提取相关新闻,请点击下列代码**

香港报摘/社评/财经评论

中国报摘

台湾报摘

更多 亚洲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