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本:
中国

港报社评:肥彭当头棒喝,港独累人害己--信报11月29日

彭定康虽然仍背负着「千古罪人」的骂名,导致前立法会主席曾钰成不得不退避三舍,唯恐「正义朋友」再向北京告御状,所以婉拒同台出席论坛,但这位末代港督始终是充满智慧的政治人物,再次来港所发表的言论值得社会各界仔细玩味,尤其他明确反对港独,无异于为头脑发热的年轻人来一记当头棒喝,可收醍醐灌顶之效。

对于港独议题,彭定康斩钉截铁直斥其非,形容为「不诚实、不名誉而卤莽」。从法理基础来说,《中英联合声明》毫不含糊订定,英国把香港的主权和治权交还中华人民共和国,《基本法》第一条就指出「香港特别行政区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可分离的部分」。彭定康批评「港独」不老实,这样的论断既合乎法理,也贯彻英国素来的宗旨,身为保守党元老的他不可能赞成一个违宪的所谓政治主张。

彭定康又说,港独不会发生,反而会冲淡港人对民主的支持,两年前不少勇敢年轻人为民主管治争取了道德高地,如果因为形同玩笑的港独议题而丧失道德高地,将沦为悲剧。如此分析亦鞭辟入里,且看形同玩笑的宣誓风波,青年新政的梁颂恒和游蕙祯的反智表现不是一下子丧失道德高地吗?港人对民主的支持也许尚未严重冲淡,但最低限度对于小部分急速冒起的「民主斗士」产生厌恶感觉。

谈到梁游二人的儿戏宣誓,彭定康认同宣誓必须庄严,他以北爱尔兰新芬党拒绝向英女皇宣誓为例,后果同样是无法行使议员权力。因此,尽管彭定康认为取消两人议员资格交由本港法庭处理较佳,但他还是理解到,人大常委会引用《基本法》第一百五十八条主动释法乃无可避免的事。其实说到底,本港法庭也不可能接受「港独」主张,所以法官区庆祥在判词之中清楚说明,不管有没有释法,他的裁决还是一样,基于梁游二人不承认「一国」的重要性,依例取消其议员资格。

顺带一提,游蕙祯不久前又很儿戏地写信给台湾的蔡英文,要求对方以中华民国总统身份过问「新界主权问题」,虽她辩说这只是草拟文本,且被叫停了,但信件莫名其妙在台湾的《自由时报》发表,更得到总统府和民进党回应,委婉地示意香港事务与台湾无关。撇开这封信的荒谬性不谈,身为宣誓风波的主角,应该参考一下蔡英文的做法,她宣誓就任台湾总统之时,即使不情不愿,最终依然把中华民国国歌的「吾党所宗」宣之于口。吾党两字,本来指的是国民党,蔡英文和民进党人士过往在不同场合皆刻意回避,可是在宣誓仪式必须庄严的情况下,她不能再回避了,歌词照唱可也。

蔡英文不会愚蠢到在就职宣誓之时斤斤计较于个别字眼,更加不会出言不逊侮辱别人,这是任何政治人物也该学懂的要诀,切勿授人以柄,否则咎由自取。至于砌词狡辩,死不认错,更是愚不可及,自陷绝境。

港独在彭定康眼中是大错特错,他寄语年轻人,争取民主和改善管治才是应该努力的方向。这样的说法也许有人认为无甚新意,坚决走勇武路线的本土派甚至会反唇相讥,英国当初为何以不民主的方式钦点港督?香港人争取民主三十年,为何至今仍然无法实现普选?对于这样翻旧账式的诘难,末代港督也许哑口无言,不过无损其一片苦心,劝诫港人如果不继续争取民主,不努力改善管治,香港只会坐以待毙。很多时候,无甚新意的陈腔滥调反而是千古不易之真理,常说「勿忘初心」,争取民主的初心当然不会日新月异,否则就是变心。

肥彭明确痛批港独,并指出港独主张徒令北京对香港充满戒心,对港人争取普选毫无帮助。他昨晚在香港大学与学生对谈时,更向鼓吹「民族自决」的本民前梁天琦和宣扬「民主自决」的香港众志罗冠聪等人直言,自决跟港独的本质一样,强行区分只是玩文字游戏,无论何者都不会成功。受到当头棒喝的年轻人最好放弃这种累人害己的痴心妄想。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如欲提取相关新闻,请点击下列代码**

香港报摘/社评/财经评论

中国报摘

台湾报摘

更多 亚洲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