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本:
中国

分析:全球主要央行不但不会知难而退 而且还要加倍下功夫

路透华盛顿10月10日 - 主要央行反复警告称,他们刺激全球经济成长的能力存在极限。这可能暗示他们即将撤退,并把接力棒交给各国政府。

但各项研究、决策人士及顾问们在辩论中所发出的新论调,却指向另外一个方向:主要央行不会后退,反而正在为可能需要他们采取更多行动的那天做准备,即便可能因此惹怒政界人士。政界认为,央行已经拥有了太多的权力。

从一些动向中可以看出央行态度的转变。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美联储/FED)承认其高达4万亿美元的资产负债规模近期不会收缩,或者资产购买计划可能成为未来货币政策的“经常性”工具。英国央行官员表示,现在对抗危机的一些工具已为成为半永久式的手段。日本央行开发出了新货币政策框架,改为以长期市场利率为目标。

推动这些变化的因素是,决策者们开始形成共识。他们现在承认,全球金融危机已导致趋向低通胀、弱增长、生产率低下和近零利率的根本性转变。

“我们可能陷入一种新的较长期均衡状态,经济成长疲弱,且经常性依赖非常规货币政策,”美联储副主席费舍尔上周表示。

数年来,美联储和其它央行一直忽视这种情景,辩称是一些暂时性因素在拖慢经济复苏,并筹划回归危机之前的常规货币政策。

但在过去几个月,决策者的这种乐观看法消失了,转而承认这种回归前景越来越渺茫。利率保持在低位的时间,料远长于一年前的预期,而危机期间积累起来的庞大资产负债表,现在看来可能变成永久工具。

在8月召开的怀俄明州杰克森霍尔(Jackson Hole)央行官员会议上,讨论重点从“正常化”的机制与时间,转向了如何以及是否再度扩大央行的足印。

决策者们仍然不断提醒各国政府应该通过改革来促进生产率和经济成长,并希望政府在可能的情况下增加基础设施支出。

但央行官员们愈发意识到,也许不能就这么简单地把问题丢出去,现在就该为更多激进政策奠定基础,因为将来也许用得上。

**更多工具**

叶伦曾在杰克森霍尔表示,现有工具可能不足以“应对程度深且持续时间长的经济低迷”。自那以后,她便一直暗示未来经济不振时,美联储可能需要开始购买民间证券而非只是政府债券。欧洲已经迈出了这一步。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会议上,官员们甚至对数十年来关于货币和财政政策应当分离的共识发起挑战,建议央行官员应通过低借款成本来支持政府的基建支出。

“当前的低利率环境为进行这些必要的投资提供了历史性机会,”IMF总裁拉加德在会议召开前称。她说,宽松的货币政策可能让公共支出对增长的促进作用翻倍,并让债务负担下降。

日本央行总裁黑田东彦周六时表示,这样的“综合效益”已经纳入到日本央行的考量之中。

“通过继续实施超宽松货币政策,财政刺激措施可能会更加有效,”黑田东彦在一个讨论会上说道。

这一转变是逐步发生的,不过在今年有所加快。

两年前,日本和欧元区政策利率仍高于零,而且美联储公布的一份政策正常化计划中称,一旦利率开始上升,资产负债规模便将开始下降。美联储当时的预期暗示,利率将从2015年开始逐步上调。

然而从那时起美联储仅加息一次,而且在2015年12月加息时给出了未来行动的线索,即美联储将维持庞大的资产负债规模,直到加息周期“顺利推进”。

**政治压力**

国际金融协会(IIF)分析师上周表示,美联储距离降低资产负债规模还很遥远,因此联储继续持有大量公债、而且每年向财政部返还利息,就相当于某种形式上的财政支持。

过去一年旧金山联储等进行的调查加强了一种观点,即人口趋势、避险情绪和服务经济实物资本需求下降令世界经济活力下降,导致很难升息至很高的正值。在这种情况下,央行持债、负利率甚至实质上为政府支出提供资金不再像是暂时举措,甚至不再是非常规政策。

不过央行的涉足范围越来越大,带来了政治方面的挑战。欧洲央行在行动上存在法律限制,德国和荷兰一些政界人士主张,欧洲央行的负利率和购债政策已经走得太远。

在美国,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特朗普指责美联储推高股市来助阵民主党,议员们定期审查美联储官员收窄资产负债表的计划。

目前美国升息的预期步伐放缓。之前对通胀持强硬态度的人士不再担心美联储资产持有规模,圣路易斯联邦储备银行总裁布拉德就是其中之一。

“五年前我会说(增加资产购买)承担非常大的通胀风险,”布拉德接受路透专访时称。“现在似乎不着急降低(美联储资产负债表的)规模。”(完)

(编译 张涛/艾茂林/孙茉莉/王丽鑫;审校 王颖/杜明霞/徐文焰/刘秀红)

更多 深度分析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