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uters logo
3 个月前
即时观点:中国4月新增贷款1.1万亿远超预期 M2同比增速创九个月新低(更新版2)
2017年5月12日 / 早上8点34分 / 3 个月前

即时观点:中国4月新增贷款1.1万亿远超预期 M2同比增速创九个月新低(更新版2)

资料图片:2016年3月,百元面值的人民币纸币。Kim Kyung-Hoon

路透上海5月12日 - 中国央行周五公布,4月新增人民币贷款1.1万亿元,远高于此前路透7,140亿元的调查中值;当月末广义货币供应量(M2)同比增长10.5%,低于路透调查中值10.8%,创下九个月新低。

央行数据并显示,中国4月末人民币贷款余额111.92万亿元,同比增长12.9%,路透调查中值为12.5%。

央行并公布,4月社会融资规模增量为1.39万亿元人民币,比上年同期多6,133亿元。

主要数据:

--4月新增人民币贷款1.1万亿元,路透调查中值7,140亿元

--4月末M2同比增长10.5%,路透调查中值10.8%

--4月末人民币贷款余额同比增长12.9%,路透调查中值12.5%

--4月社会融资规模增量为1.39万亿元,比上年同期多6,133亿元

以下为市场人士的评论:

--中金固收团队:

监管趋严导致非标和债券萎缩,表外融资重回表内。

4月金融数据整体符合市场预期,并强于往年4月的季节性,与MPA考核、融资结构改变有关。从社融结构来看,监管收紧冲击债券和非标融资之后,信贷这一融资渠道有所放松,进而债券、非标转贷款,跟前期结构相反,表外转表内显着。

在信贷和社融同比强于季节性的情况下,4月份M2增速进一步回落至10.5%,存款增长乏力是M2回落的主因。往后看,表内债券和非标派生的存款减少,而监管趋严下银行未来的同业业务受限;而另一方面,银行的流动性要求更为严格,导致银行对一般存款的抢夺更为激烈,倒逼提高存款利率。

监管的出面沟通以及流动性的改善,有助于稳定市场担忧的情绪,债市迎来喘息之机,收益率或小幅回调。对于债券市场而言,除非上调贷款利率,否则债券收益率进一步大幅上行的空间有限;但在自查势头及监管反馈落地之前,风险难释,收益率明显下行还得等待更多政策出台完以及去杠杠后货币政策的放松。关注后续信用债到期高峰的再融资压力。

--华泰证券宏观团队 李超等:

居民贷款两个跷跷板关系,企业贷款超预期。首先,居民按揭贷款和居民抵押经营贷款以及居民消费贷款之间有一定的替代作用。其次,房地产调控的因城施策,一二线城市的房地产销售受到抑制,但是三、四线城市地产销售走强也会起到一定的对冲作用。我们认为由于存在两个跷跷板关系,未来居民贷款短时间内不会出现过快的下滑。企业中长期贷款5,226亿元,在传统的信贷小月企业表内贷款超出市场预期,显示了银行业自查将表外融资转移到了表内。

基础货币拖累M2增速。M1和M2增速均出现回落,且剪刀差处在持续收敛走势。M1增速符合预测,而M2略低于预期。当前央行公开市场操作持续回笼基础货币将会从根本上影响广义货币的增长速度,叠加4月份的财政支出增速回落,M2在基数较小的情况下仍然出现增速持续回落,基本符合我们之前关于M2增速离目标渐行渐远的判断。

社融表内开花,表外哑火。银监会在4月初发布了7部银行业自查通知,银行部门在金融监管的压力之下减少了表外的资金融出,逐渐回归表内业务。

--东兴证券证券固定收益分析师 郑良海:

4月银监会多文连发,央行有相机对冲,稳定市场情绪,增加市场操作,但M2增速同比回落,表明基础货币其他投放渠道缩水,货币乘数继续下降。

综合看,4月新增信贷基本持平3月,但企业融资略有下降,随着实体经济继续回落,恐将延续。而居民中长期贷款自2015年11月起已经连续16个月维持高位,随着房地产政策调控不断趋严,商业银行纷纷调高首套房贷和二套房房贷利率,住房按揭贷款继续回落。

受非标治理影响,社融规模下降明显。影响社融规模环比下降明显主要是三会监管去杠杆高压状态下,表外业务缩水。

MLF操作不代表货币政策转向,去杠杆将持续。央行延续去年三季度以来的操作风格,依然是缩短放长,同时保持小幅规模净回笼,两次加息提高短期资金利率。央行货币政策秉承稳健中性,其短期货币政策举动也符合政策基调。短期仍然是监管去杠杆压力和货币资金稳健略偏紧的格局持续。

--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研究员 蔡浩:

4月人民币贷款新增1.1万亿,不仅超出了预期和前值,而且达到了历史同期最高。从分项来看,住户贷款较上月减少2,000亿,但减少的部分主要是短期消费贷款,中长期贷款与3月基本持平。这是因为住房按揭贷款投放通常会滞后房屋买卖协议1-3个月,在3月份全国密集出台房产调控政策后,已签约的按揭贷款会逐步于后续月份投放。

值得注意的是4月非金融企业中长期贷款同样是历史同期最高,这一方面说明金融支持实体经济的力度在加强,另一方面则可能是因为在强监管、去杠杆的政策压力下,债市收益率的不断上行已经催生了资产轮转现象的发生,银行业将更多的资金配置到了信贷资产中。

4月社会融资规模增量为1.39万亿,其中人民币贷款达到1.08万亿,为超预期增长的主要原因。值得注意的是,由于债市的低迷,企业债券净融资同比减少1,930亿。从这个角度来看,似乎是企业减少了对债市的融资需求,将需求转向了信贷市场,这也是资产出现轮动迹象的佐证。

--招商银行资产管理部高级分析师 刘东亮:

4月表内贷款和整体社融全面超出预期,特别是中长期融资需求强劲,表明实体经济融资需求不减,在融资支撑下,宏观经济预计不会很快转冷,仍将延续相对景气的表现;而居民户中长期贷款维持高位,表明房地产热度继续受到三四线城市的支撑,地产小年预期兑现将继续推后;但M2增速依然较低,为未来宏观数据投下一丝阴影。

在融资超预期背景下,经济暂无现实的下行风险,承受能力相对较强,预计货币政策基调不变。若美国6月加息,央行料继续上调公开市场逆回购等操作利率;金融去杠杆将继续推进,但前期疾风骤雨式的监管风暴已经引发市场剧烈波动,后续监管政策收紧步调料趋于平缓。

--天风证券研究所固收团队:

4月M2同比增速继续回落,新增存款同比与环比均大幅减少,分类别来看,居民存款是大幅减少项。新增人民币贷款显着高于历史同期水平,从贷款类别来看,居民和企业中长期贷款新增规模明显高于历史同期,而居民、企业短期贷款环比增长规模虽然收缩,但仍明显高于历史同期,信贷需求仍然强势。

新增人民币贷款显着高于历史同期,表外融资环比增速虽然下降,但是同比仍然大幅增加,表明信贷需求仍旧旺盛,经济尚未明显走弱,要密切关注商业银行信贷投放冲动与政策去杠杆之间的博弈。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 陈冀:

4月新增贷款环比增加超出市场预期,很大程度上由于实体经济融资需求超预期和居民户对于楼市的非投资需求仍超预期。地方债务置换虽已启动,但就4月发行规模而言对于当月信贷的下沉效应有限。居民户新增贷款依然较高,楼市严控的政策背景下,未来也难以持续。企业中长期贷款规模保持5,000亿以上的月增量,与当前基建投资增速保持相一致。

此外,票融持续减少,信托贷款大幅增加,以及企业债与股权融资的减少,也在进一步验证当前市场利率上移后,近期实体经济融资需求一部分由直接融资向间接融资转移。

--南京证券固定收益分析师 杨浩:

数据还是体现了表外向表内的转移,新增贷款同比还是比较多的。M2增速又低了,但目前具体到对经济的贡献来说,M2也不是完全能衡量的,你看社融就知道了,社融增速一直不低。

监管这块倒也不至于对信贷造成太大影响,因为这些是到实体经济去的,有需求的话银行还是会做的,但对银行的投向应该会有影响。货币政策来看,还是会受到美联储的影响,今年的特点就是财政政策唱主角,所以货币政策稳健中性的大基调不会变。

--中航信托宏观策略分析师 刘长江:

从数据整体看,新增贷款还不错,有点超预期。因为经济基本面走势比较强,货币量M2差一点,因为监管在加强,商业银行都在调整资产负债表,加强对企业的信贷,但金融系统之间的业务往来应该在收缩,所以导致贷款好但是M2比较差。

信贷数据结构看,无论是住户部门,还是非金融企业,基本全是中长期贷款,所以未来经济走势没必要悲观,4月份PMI有点低,PPI向下,都不应过分担心,基本面不会差,不存在大幅下滑的可能。

政策方面来看,短期政策监管估计会先缓和一些,以便稳定市场,但是去杠杆的方向不会改变,基本维持一季度的货币政策稳健中性基调不变,资金维持紧平衡的判断。

--申万宏源证券固定收益分析师 孟祥娟:

新增贷款逊于市场最乐观的预期,与我们的预测还算接近。不过M2比市场预期的明显偏低。

近月金融监管加强,去杠杆的过程会带来货币乘数的下降,如果基础货币没有对冲,M2会回落的比较快。

新增社融规模的高点去年11月已现,预计后期伴随监管政策落地还会继续下行;如果禁止资管产品多重嵌套,非标还会进一步下降,社融增速也会往下走,对经济影响还是偏负面的。

--德国商业银行中国首席经济学家 周浩:

社融增速还是太快了,信贷增加也挺多的,M2增速偏慢,这个组合还是挺让人担心的,贷款的需求如果压缩不了,那么市场流动性偏紧就会持续。

新增贷款结构中居民户和企业的中长贷基本各占半壁江山,随着债券融资成本持续上升,贷款对企业来说可能更为合算了。

货币政策近期还是不会有太大变化,继续中性,但监管可能会更紧,货币政策可能更多承担托底的作用,就像今天的MLF,虽然大量但还是难让市场安心。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 王洋:

4月金融数据看上去都不错,信贷超预期可能和监管表外回表有关,货币供给有所减速,不过幅度尚可。

政策方面,一是看6月FED议息结果,如果美国加息,中国央行在公开市场逆回购利率等调整上也会随行就市跟进。

总的来说,大基调暂时不会变,但未来会根据经济情况逐步微调。后续货币政策大的方向还是看经济、通胀。如果都往下走就放松更多一些,比如说如果有需要,可以先从放松流动性或逆回购等政策性利率上开始。

**相关背景**

--中国银监会审慎规制局局长肖远企周五表示,银监会会从全局角度来做好银行监管工作,同时特别注意绝不因为处置风险而引发新的风险。他在周五召开的银监会新闻发布会上并表示,目前还处于摸清底数,对风险点和风险水平必须做到心中有数,未来有更针对性地处理问题。

--中国金融监管强势推进中,金融市场随之波动加剧,央行本周重启逆回购操作同时,并辅以PSL和MLF超额续做,通过“组合拳”出手投放流动性。业内人士称,为配合强监管,央行操作亦注意把控节奏,维稳意图明显,短期资金面呈稳中向好态势。

--中国经济参考报上周五刊登文章称,强化金融监管既是对过去金融监管滞后于金融发展的纠偏,也是维护金融安全的需要。但金融监管的强化也会碰到反作用力,甚至带来新问题。因此也需要把握好力度和节奏。

--中国4月财新服务业PMI降至近一年低位,除新业务外的所有分项指标均在放缓;而制造业和服务业增长势头双双走弱,拖累当月综合PMI降至10个月新低,中国经济扩张步伐在二季度初开始放慢。(完)

发稿 路透中文新闻部; 审校 林高丽/乔艳红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