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uters logo
即时观点:中国6月新增贷款超预期M2增速再创新低 政策将维持中性(更新版)
2017年7月12日 / 早上8点56分 / 2 个月前

即时观点:中国6月新增贷款超预期M2增速再创新低 政策将维持中性(更新版)

资料图片:2010年11月,香港一辆电车上的人民币货币符号。REUTERS/Tyrone Siu

(新增更多分析师评论)

路透上海7月12日 - 中国央行周三公布,6月新增人民币贷款1.54万亿元,高于此前路透1.2万亿元的调查中值;当月末广义货币供应量(M2)同比增长9.4%,增速再创历史新低,路透调查中值为9.5%。

央行数据并显示,中国6月末人民币贷款余额114.57万亿元,同比增长12.9%,略高于路透调查中值为12.7%。

央行并公布,6月社会融资规模增量为1.78万亿元人民币,比上年同期多1,283亿元。

主要数据:

--6月新增人民币贷款1.54万亿元,路透调查中值1.2万亿元

--6月末M2同比增长9.4%,路透调查中值9.5%

--6月末人民币贷款余额同比增长12.9%,路透调查中值12.7%

--6月社会融资规模增量为1.78万亿元人民币,比上年同期多1,283亿元

中国月度新增贷款及M2增速图表 tmsnrt.rs/2uQnNag

以下为市场人士的评论:

--招商证券宏观分析师 闫玲:

6月整体贷款和社融数据与上个月有同有异。相同的地方是受监管政策影响,表外融资继续有所抑制,部分需求转回表内。不同的地方在于信托外款作为表外的“正门”,本月出现大幅增长,而委托贷款和票据继续减少。总的算下来,本月表外融资占全部社融的比例出现较为明显的回升。

表内信贷方面,从结构上看是在改善的。比如说企业中长贷占比比较高,说明广义信贷增速的回落,对经济有影响不可否认,但金融去杠杆的过程,对实体经济的负面作用不要高估。

至于M2未来增速,短期内应该还是维持震荡下行的走势,除非货币政策和监管政策出现拐点。

目前中国经济的中枢更多向消费倾斜,消费对经济贡献度的上升,会对冲一些固定资产投资下降的冲击,因此我们对下半年经济的看法是小幅回落,经济尚不成为货币政策转向的推动因素。不过,考虑到保证经济运行,应该很难更紧,这对市场属于边际性的利好。

--东兴证券固定收益分析师 郑良海:

M2、M1、M0增速悉数走低。央行5月曾表示,货币余额增速降低主要是金融降杠杆所致。基本路径是央行资产负债表基础货币缩表、金融市场利率上升以及金融体系表外、同业、理财、资管及影子银行等领域监管去杠杆带来流动速度下降,由此导致派生存款及M2增速下降,1-5月低通胀等因素对M2构成增速拖累。

四大原因促使新增信贷表现强劲。新增信贷高企,一是因为住房贷款维持高位。虽然一线和二线热点城市限购,投资增速和价格相对平稳,但非二线热点及三四线城市销售火爆,房市明显超出预期,成为宏观经济后劲持续的首要“功臣”。

社融与信贷比翼齐飞,表外有所恢复但分化,实体企业发债俱黯然。新增实体经济信贷是带动社融增加的首要因素。从增幅看,表外融资看信托贷款与委托贷款、未贴现银行承兑汇票分化。信托贷款大幅增加,委托贷款萎缩,未贴现汇票由于基数问题,增幅较大。

央行整体政策虽然维持稳健中性,但二季度明显比一季度更加趋稳。央行2017年第二季度例会确定继续实施好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维护流动性基本稳定。7月4日央行发布《2017年中国金融稳定报告》,首次以专题形势提出资管行业形成机理和治理措施,表明加强资管行业监管协调,降低金融杠杆率扔在路上,一行三会防范金融风险的去杠杆政策不会就此结束。

从外部看,欧美央行更加鹰派,对国内亦将有所传导。平稳的通胀水平和相对超预期的经济增速,使得货币政策短期内不会有所转变,稳健中性基调下削峰填谷,熨平资金波动,同时监管降杠杆也不会停止。此外,7月中旬的第五次金融工作会议值得关注,一行三会监管协调机制和监管去杠杆政策或更加清晰。

--申万宏源证券 孟祥娟:

6月金融数据反映的格局未变:表外融资向表内转移,同时社融中的贷款和信托表现较好。但整体来看M2增速以及社融增速在6月继续回落。考虑到社融中非标的统计口径较窄以及非标业务在资管机构间的转移,实际的实体经济融资表现要差于社融表现。

6月M2增速的回落主要受M1增速回落所带动,而值得注意的是,去年9-12月,M1中的活期存款增速快速下降,而M2中的定期存款增速有所抬升,四季度经济也还可以,原因猜测是企业将资金投入实体经济做长期投资,而今年2月以来,呈现除了定期存款和活期存款增速同步下行的走势,显示实体经济资金偏紧,融资受限进而影响企业存款的派生,从历史上看,都对应GDP名义增速的滞后下行。从此角度,更进一步佐证当前GDP名义高点已现,此后必然回落。

--天风证券研究所固收团队 高志刚、孙彬彬:

6月M2同比增速再创新低,金融去杠杆导致银行存款派生能力大幅下降,未来M2增速维持低位或成常态。

新增人民币贷款继续超出市场预期,人民币贷款余额同比增长12.9%,与上月持平,从贷款类别来看,居民中长期贷款增长4,833亿元,企业中长期贷款增长5,778亿元,单月增幅均有扩大,票据融资继续下滑,社会融资需求仍然旺盛。

社会融资需求强劲,信贷增长仍在超预期,但房地产信贷增势回落,后续货币降速、存量结构调整的总格局不变,去杠杆初见效果,关注央行后续操作与流动性变化。

--中金固收团队:

贷款高于预期,融资的供需集中在贷款。今年上半年贷款增量明显高于往年,源于银行加快了信贷投放节奏和企业对贷款的需求较强。上半年贷款增量占社融增量的比例达到74%,处于历史高位,而6月份贷款增量占社融增量达到81%,也是较高水平。这显示今年融资的供需基本集中在贷款,而非贷款的社融相对低迷。金融去杠杆政策导致表外投融资需求萎缩,投融资需求重回表内。

往下半年来看,贷款增量难以持续保持这么高的增长,毕竟全年的贷款额度是有限的。

我们更为关注外汇占款在美元走弱背景下逐步修复是否会开始改善企业存款的增长。从我们了解的情况来看,6月份以来,企业的结汇需求有所恢复,无论离岸还是在岸市场均是如此,如果下半年美元仍偏弱,那么外汇占款下半年可能会转正,带来企业存款的恢复,降低银行对同业负债的依赖,有利于银行降低同业杠杆。下半年M2可能也不会像上半年那样出现持续的下滑,可能在9%-10%的增速上稳定下来。如果银行的存款有一定恢复,加上贷款下半年额度受限,银行对债券的配置需求会比上半年回升。

社融仍集中在贷款,但债券和非标有回升迹象。总体来看,6月份社融仍不算弱,但结构仍严重倾斜于贷款,下半年情况会有所转变,贷款额度减少,而银行存款在外汇占款恢复的情况下,银行对债券配置需求会恢复,推动债券融资量回升,近期无论利率债还是信用债的发行量都在回升,下半年债券市场供需都会比上半年恢复。不过,对于房地产企业和城投平台而言,融资难度仍有所上升,会制约房地产和城投平台下半年的投资增速,经济仍有下行压力,债券收益率也将震荡回落,曲线重新变陡。

--招商银行资产管理部高级分析师 刘东亮:

6月信贷数据全面超预期,信贷增幅1.54万亿,创6月同期历史新高,其中居民户中长期贷款增长4,833亿元,逆势反弹,创年内次高,显示房地产调控政策对整体销售影响不大,也反映出三四线城市地产销售接棒一二线城市正在如火如荼进行中。考虑到迄今为止地产相关数据下降幅度较慢,可以认为三季度地产投资虽然会持续降温,但大概率会仍超越预期,从而为三季度乃至下半年宏观经济起到托底作用;公司户中长期贷款增长5,778亿元,亦出现反弹,为年内第三高,显示实体经济需求有回升势头,这与6月制造业PMI走高相吻合。

6月社融总量1.78万亿,虽然高于去年同期,但同比增长约8%,较4、5月增速大幅回落,有可能因监管升级带来表外融资向表内融资转移,亦有可能因对房地产融资收紧导致地产融资减少,但从半年度数据来看,上半年社融总量11.17万亿,较去年同期增长11.6%,整体保持向好势头。

6月各项存款余额增速持平于上月9.2%,考虑到6月末商业银行对存款的争夺为过去几年中非常激烈的,大量理财转为存款,但存款增速仍然不高,且同期社融与信贷依然旺盛,表明商业银行的负债压力仍在持续,在信贷额度紧张且MPA考核持续的背景下,下半年信贷增长可能乏力,中小企业可能出现融资成本易上难下的局面。

总体而言,6月金融数据表明实体经济需求未见显着降温,此前的广谱利率上升及监管升级影响小于预期,我们坚持认为中国正处于非典型宏观拐点中,三季度中国经济或仍有超预期表现,要到四季度后可能才会见到经济明显下行压力,预计央行货币政策中短期将按兵不动,维持稳健中性,而强监管、去杠杆的政策不会很快撤出,即经济下行倒逼政策放松的预期仍需等待。

--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 温彬:

M2同比增9.4%,较上月回落0.2个百分点,再创历史新低。虽然影响M2增长的外汇占款、信贷、财政存款等因素在6月份有所改善,但在加强金融监管的背景下,从5月份开始,随着银行表外业务和同业业务增速放缓甚至收缩,致使同业业务存款派生效应进一步减弱,下一阶段将继续成为压制M2回升的因素。

银行继续加大对实体经济支持力度,信贷结构进一步优化。

--德国商业银行中国首席经济学家 周浩:

我感觉还是老问题吧,就是这个存款上不来,然后贷款增速不低,社融增速在12.8%比较高的水平上,贷款多增而存款少增还是一个比较突出的现象。

所以可能二季度的经济增速不用过于担心,但是银行存款增长动力不足,这个我觉得对未来一段时间可能还是会造成比较大的压力。在金融工作会议将召开背景下,我觉得金融脱媒化肯定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如果银行把表外业务要控制住的话,那我觉得可能对整个经济的影响会非常大。

货币政策上没有特别明显的可以放松的空间,但是监管政策上,必须要重新考虑,如果说银行存贷比进一步提高的话,那必须要考虑提高对银行的资本金要求。

--南京证券固定收益分析师 杨浩:

数据总体来说挺好的,贷款和社融比预期的要好。贷款多增是可以预计的,今年肯定是从表外向表内转移,所以新增贷款不会少的。目前为止经济情况也不错,今年贷款这块应该不用担心。

社融反映了融资需求也不错,社融更能反映实体经济的需求。下半年政策不会变,这个数据对政策不会有太大影响。降准不用想了,如果外围环境不发生太大的变动,只看国内的话,政策不会有太大变化,主要调节手段还会是公开市场和MLF。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 王洋:

M2继续减速,这和金融去杠杆、严监管有关。目前来看,如果上述影响因素持续,未来M2增速仍可能再降。不过这时就需要关注M2持续走低是否会对经济产生负面影响了。

我个人倾向于由于监管导致结构变化,M2增速回落是阶段性特征。因为这么低的M2增速不正常,只是形成M2的一部分由于监管突然下降所致。

因为现在监管很多也针对同业的空转套利,如果这对经济影响不大,那么这个结构变化导致的M2下降就是监管的一个副产品,过一段这个结构性因素消失了,M2增速预计会回归到正常。

从现有情况判断,加强金融监管应该会持续,但对经济的影响还需要观察。当然,这种监管也是有底线的,所以对市场的影响或冲击从预期上已经在逐渐减弱。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分析师 鄂永健:

6月贷款增加较多,超出市场预期,一方面表明实体经济融资需求旺盛,另一方面也反映了表外融资转表内对信贷的拉动。

M2增速继续回落,符合我们之前的预期,主要原因和上月类似,尽管贷款多增,但预计非信贷类资产投放增速下降明显,对M2增速构成拖累。在金融去杠杆持续推进的背景下,未来M2增速回升面临不小的压力。

**相关背景**

--中国6月CPI和PPI同比涨幅一如市场预期,均持平于前月。今年物价表现温和可控,并非影响货币政策的核心变量,金融市场对此亦反应平淡。分析人士认为,“监管协调2.0”是央行货币政策的核心影响因素,短期将延续去杠杆进程。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表示,中国经济指标有短期小幅波动是难免的,但稳中向好的态势不会变;二季度中国经济保持一季度稳中向好的态势,从上半年发展情况看,完全能完成全年的经济增长目标。而要维系经济较长时间的稳定增长,中国将保持宏观政策稳定。

--中国6月官方制造业PMI超预期增长,主要分项大幅回升,显示供需两端均有改善,出口表现尤为强劲,而价格回落之势也有缓和;官方非制造业亦连续两个月加速扩张,受基建等投资活动拉动,建筑业景气指数升至年内高点。6月PMI的亮眼表现缓解对中国经济下行压力的担忧,二季度经济增速与一季度持平,料在6.8%左右。

--中国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二季度例会称,将密切关注国际国内经济金融运行最新动向和国际资本流动变化,实施好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综合运用多种货币政策工具,维护流动性基本稳定,引导货币信贷及社会融资规模合理增长。(完)

发稿 路透中文新闻部; 审校 曾祥进/张喜良

我们的标准汤森路透“信任原则”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