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uters logo
(重发)专访:中国经济续向好利率处升势 稳汇率“动嘴”很重要--央行参事
2016年12月30日 / 凌晨4点32分 / 9 个月前

(重发)专访:中国经济续向好利率处升势 稳汇率“动嘴”很重要--央行参事

2013年11月5日,图为百元面值的人民币纸币。REUTERS/Jason Lee

(重发以删除多余日期)

作者 张金栋

路透上海12月30日 - 中国经济的各项指标2016年下半年以来均不断好转,预计明年上半年经济仍将维持较好走势。对此,中国人民银行参事盛松成认为,从经济指标和市场反应看,中国利率已处于上升趋势,降息已不可能。

他日前在接受路透专访时并表示,人民币汇率是真正的“人无贬基”(没有贬值基础),但受实需购汇需求和贬值预期形成的共振影响,却遭遇实实在在的“跌跌不休”;他认为管理预期“动嘴”很重要,同时该出手时就要出手,以实际行动赢得市场信心,预计明年上半年跌幅有限。

“经济在不停地朝好的方向走,这是我们判断形势的一个基础。所以利率也好,价格也好,一定会朝好的方向走。”盛松成称,“不久前我也曾说过,在适当的条件下,如果情况允许,我们也可以考虑加息。”

盛松成此前曾任职央行调查统计司司长。他分析指出,7月经济指标探底后,随后几个月公布的主要指标,包括交通、运输、发电、利润、民间投资全都向好的方向发展,说明至少目前几个月经济还是朝上走。

中国9月PPI(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同比四年半后首次转正,此后两个月均呈加速上涨态势。

其中钢铁、煤炭、有色等价格大幅上涨,除了去产能因素导致的供给端偏紧因素,更多的是内需实实在在的增加;发电量自5月以来持续转好,表明制造业复苏,工业投资、民间投资等均明显转好,PPI连续上涨也带动工业企业利润持续回升。

盛松成并估计,明年一季度PPI同比涨幅超过4%,全年超5%的概率都有,而今年全年CPI(居民消费价格指数)涨幅可能在2.3-2.5%,明年可能还会更高一些;如果叠加考虑美联储加息导致中美利差收窄等因素,利率趋势性下行的可能性基本没有。

当然他也指出,调整存贷款利率也需要谨慎,因为目前实体经济还是在企稳进程中。“存贷款利率调升,(估计)整个市场预期又上去了。因此还是要重视管理预期。”

**预期与管理预期**

本月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要在增强汇率弹性的同时,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盛松成认为,增加汇率弹性就是短期波动可上可下,但基本上还是稳定,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基本稳定就是不会大贬,不可能一年贬10%。

中国经济基本面持续好转,但人民币为何拗不过一轮接一轮的下跌?对此盛松成指出,从经济方面看,基本上找不出人民币贬值的基础,但汇率的单边预期不断的自我加强,自我实现。

他提到,美国当选总统特朗普还未正式就任,就不断地通过言论引导,市场预期快速转变也让美元指数持续上涨,但到现在为止没有采取任何实质性的行动;而中国经济基本面趋好,汇率却越贬越厉害。

“可以说预期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单边预期会让市场不断更新汇率目标,因此稳定汇率显得尤为重要,而当前就是稳定汇率的窗口期。”他表示。

如何实现呢?

“靠嘴,嘴是非常重要的,...市场预期美联储明年加息三次,不要相信他,谁知道它最后加几次,很可能加六次,也有可能加一次。但美联储通过这种预期,真的把经济朝好的方向带了。特朗普还没上台,各项指标都上去了,应该归功于特朗普还是奥巴马?”盛松成说。

除了动嘴(预期引导)以外,他还认为,监管层仍需坚持该出手就出手,以实际行动配合预期引导来赢得市场信心。现在监管层手上的外储仍十分充足,仍可继续采取动用外储干预的方法,也可采取更严格的资本管制和服务业开放等综合,通过组合方式时间换空间,最终把预期扭转过来。

他也指出,放任市场波动来实现出清的方法只是理论上存在,“市场的预期往往是莫名其妙的,汇率贬了3%,市场可能预期还会贬值3%,完全有可能。”

而放任贬值的最终的结果就是,市场贬值5%,就开始预期贬10%,贬值10%就会预期贬20%。“因为这不单单是经济问题,不到万不得已,我们不会让它大贬。”他表示,“明年上半年贬个3%左右,这是有可能的,但也不好说,很可能到了下半年又会升上来。”

由于每人每年5万美元的无需理由购汇额度将在下周的年初恢复,市场也担忧监管层是否会收紧该项措施至每人每年1万美元,以缓和购汇需求,但盛松成认为,可以采取措施缓解购汇压力,但将5万美元的额度收紧却是个实实在在的“馊主意”。

“这两年虽然人民币贬值压力较大,但还没有改过任何的外汇管理条例,如果这个时候去更改,市场会恐慌,”他表示,“所以稳定汇率要大说特说,要告诉大家,我不会变的。”

**货币超发与汇率贬值的误读**

对于市场提出的所谓货币超发导致人民币贬值的言论,盛松成并不认同。他指出,在2008年搞四万亿投资的时候,M2(广义货币供应量)最高增速达到29.7%,但当时人民币还有升值压力;而这几年包括今年,中国的M2增速基本处于13%左右的历史均值甚至更低水平。

从最近10年中美央行资产负债表扩张水平看,中国扩展2.7倍,而美国是5.2倍,也没有超发的说法。

他指出,货币是用来交易的,中国年均13%左右的M2增速,基本上是GDP增速加上CPI增速再加2-3个百分点,如果超过这个数就属于较高水平;也可以通过美国M2增速加上中美GDP增速差来大概衡量。这两个方法得出的结果基本一致,这也表明中国的M2并未明显超发。

“我国的金融体系以间接融资为主,间接融资创造货币,也会影响货币规模;另外还要考虑我国货币化进程中需要增加大量的货币。”他表示。

中国银监会国有重点金融机构监事会主席于学军周三建议,应择机调低银行存款准备金率,适度对冲由MLF(中期借贷便利)和PSL(抵押补充贷款)投放出去的基础货币;而今年13%的M2目标显然已经过高,今年以来宏观调控之所以出现反复,货币信用投放过度、资产泡沫化、通胀重现,应与M2调控目标定得过高有关。

而央行数据显示,截至11月末,中国M2同比增长11.4%,显然已无法完成年初设定的13%增速目标。(完)

审校 张喜良/毕晓雯

我们的标准汤森路透“信任原则”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