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本:
中国

专访:需系统性看待中国房价与汇率问题 货币政策料按兵不动--专家

作者 孙琦子/宿泱韫

路透北京10月14日 - 最近“保房价”还是“保汇率”突然成了热议话题。在华融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伍戈看来,汇率和房价的决定机理不完全相同但也有一定共性,面对高房价和人民币贬值压力,不能简单“头痛医头脚痛医脚”,需要系统性看待和解决。

伍戈此前曾长期在人民银行货币政策部门任职。他认为,房价和汇率问题的根源在于人为设定的经济增长目标可能会有偏差,以及结构性改革相对滞后。倘若政府对经济增长目标有更多容忍,市场会更容易自发出清、去产能;而当前的国内外形势,则决定了货币政策短期仍将按兵不动。

“如果单独来看,房价和汇率这两个价格的决定因素不完全相同;时而二者还表现跷跷板的关系。”伍戈称,“把这个问题提出来是有现实意义的,说明我们不能头痛医头脚痛医脚,要系统性看待和解决资产价格轮动,而不是只依靠资本管制和限购。”

在他看来,房产限购和外汇管制,全是“硬梆梆”带行政性色彩的短期手段,即便在短期用“洪荒之力”把资产价格按住了,但“按起葫芦浮起瓢”,长期效果怎样还不好说。

他认为,尽管当前房价过快增长,汇率也有一定贬值压力,但当局并不希望房价和汇率急剧变化;在当前经济周期之下,最麻烦的是二者出现剧烈“双杀”。如果放在大的宏观背景下,最主要的问题还是经济结构扭曲下的“资产荒”。

“如果把房价打下来了,资金或会涌向其他领域。在跨境资本存在宏观审慎管理的情形下,部分有渠道的资金可能会选择外流,而流不出去的资金会不会继续留在房地产领域不好说,或会进债市,或进股市,或进其他价格弹性较大的资产市场,但进入实体经济的还是很少。”他表示。

今年8月以来,中国一二线城市房价加速上涨,而人民币汇率贬值压力也高烧不退。有人担心,中国将面临着“保房价”还是“保汇率”的选择,要么像日本一样舍房价保汇率,要么像俄罗斯一样舍汇率保房价。

热点城市房价连续狂飙,引发全社会对资产泡沫的担忧。8、9月以来南京、苏州、杭州等前期涨势过猛的城市先后升级了楼市调控措施,而北京市9月30日晚宣布提高首付比例等重量级措施,拉开了地方密集调控的序幕,国庆长假前后共有逾20个城市收紧房地产政策。

与此同时,经历了8月的波动期和9月的维稳期,10月以来人民币兑美元跌破6.7,屡屡刷新六年低点。随着美联储年内加息的预期升温,以及9月中国贸易顺差收窄,人民币未来几个月或将进一步承压。

**经济增长目标应有更多容忍**

伍戈认为,若能对经济增长目标有更多容忍度,不人为设定过高的经济增长目标,或者容忍增长目标波动加大些,那么市场会更容易自发出清并去产能,将有助于系统性解决“房价”和“汇率”的问题。

“经济增长目标是政府最重要的经济指标之一,客观上货币政策、财政政策都在为其服务。”伍戈称,“人为制定较高增长目标的科学性值得商榷。如果这个目标设定出现系统性的偏差,那么副作用就可能会非常大。”

在他看来,现在制造业总体低迷,或与2009年过度刺激以及过高增长目标有很大的关系。彼时全球经济都在调整,而中国通过过度刺激强行熨平经济周期,肯定会产生不少“后遗症”。

“稳增长就是稳就业,由于人口结构和产业结构变迁等原因,现在中国的就业市场暂没突出问题,每年的就业目标都能提前完成,中低端劳动力市场甚至还很紧张。如果现在不让市场自动出清,而仍要实现一个过高的增长目标,科学性值得探讨。一旦经济下行压力大些就刺激,可能引起资产价格高企和轮动,近期刚好又轮动到房地产资产了。”他称。

他指出,今年一季度由于经济有下行压力,希望借助房地产投资等“一臂之力”保持经济增长,信贷相应大增,首付比例也下调,客观上不利于房地产价格的稳定;而当房价涨势过猛,限购等行政性调控便又应声而出,周而复始。

当前市场出现的人民币汇率贬值压力或与高增长目标下的总需求刺激强度有关。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之后不久,当全球经济尚处于负增长之际,中国却将经济增速推高到10%左右。

“未来一年国内外会发生很多事情和冲击,我们怎么能预先知道经济增长就一定会达到6.5%或7%?宏观经济是有内生的客观规律的,我们应该尊重之。同时,政府在稳增长和调结构之间似乎也有些阶段性的顾虑或犹豫,在结构性改革还没完全到位的情形下,市场扭曲可能会一环套一环。”他称。

**货币政策仍将按兵不动**

在伍戈看来,尽管货币政策的工具有很多,但大的立场方向只有三个选择:“松”、“紧”、“中性”。而当前国内外的经济形势决定了货币政策既不能继续放松,也不能收紧,或只能暂时按兵不动。

他认为,如果货币政策继续放松,将导致资产价格进一步“火上浇油”。而从汇率角度来看,不管美联储12月是否加息,但是未来趋势还是往加息方向走。如果此时中国再降息,两边的利差进一步收窄,那人民币汇率的贬值压力就会加大。

同时,当前的宏观经济基本面和房地产泡沫也决定了货币政策不宜收紧。他指出,尽管从8、9月的数据来看,经济暂时趋稳,但由于内在动能的缺失,下行压力仍在。在宏观经济的三驾马车中,出口表现一般,消费相对稳定,短期能有所作为的只有投资。

而在投资中,制造业似乎没什么亮点;在抑制房价的调控之下,房地产新开工面积已经在下降;此时唯一能对经济起作用的似乎就是基建。但对于投资基建的资金来源而言,财政其实也不是很宽裕,因为经济下行时收税也比较困难,而且养老账户等的未来压力不小。如果此时货币收紧,似与经济基本面表现不一致。

中国央行最近一次降息是在去年10月24日,将一年期基准贷款利率下调至4.35%;最近一次降准是在今年3月1日,当时将法定存款准备金率普降0.5个百分点至17%。之后央行一直按兵不动,只是在8、9月份相继重启14天期和28天期逆回购操作,平缓市场流动性。

伍戈认为,如果货币政策收紧,对房地产调控也是不利的,因为如果房地产有泡沫,用货币政策简单地直接挤出泡沫也很危险,2008年美国的次贷危机就是前车之鉴。

“次贷危机的很大一个潜在教训或是美联储加息在客观上主动刺破了泡沫,导致资产价格预期一下就有很强的逆转,连带高风险的次贷产品违约,所有的金融机构都受影响。”他称。

同时,由于货币政策是全局性的总量政策,利率一旦上升全国的利率都上升,也不利于三四线城市去库存。

“紧也不能,松也不能,那就只能保持相对中性。而且这个时候不能轻举妄动,不然就可能有更大风险。”伍戈称。(完)

(审校 乔艳红)

更多 深度分析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