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uters logo
专访:惠誉称单凭推迟消费税不会导致日本评级被下调
2017年5月4日 / 早上7点16分 / 5 个月前

专访:惠誉称单凭推迟消费税不会导致日本评级被下调

路透横滨5月4日 - 惠誉董事Mervyn Tang周四表示,只要日本政府制定出可信的财政整顿计划,第三次推迟上调消费税这一个因素,不会引发该国主权债信评级被下调。

Tang还表示,日本央行下一步举措可能是收紧货币政策,但鉴于通胀和薪资增长低迷,该央行至少两年内不会采取这种行动。

“消费税是收紧财政政策的举措之一,但还有社会保障支出需要管理。政府还能采取很多其他措施,”Tang在亚洲开发银行横滨年会的间隙对路透表示。

“我们最终关心的是,日本的财政整顿计划是可靠的。”

日本政府将消费税从5%上调损及消费和经济增长后,已经两次推迟将消费税从8%上调至10%。

首相安倍晋三表示,他将在2019年10月推进增税上调,不过部分分析师称,他可能放弃这个计划,而把经济增长的重要性放在财政纪律之前。

增税和削减支出被认为是控制日本庞大公共负债的关键。日本公共债务是其经济规模的两倍,在发达经济体中最差。

Tang表示政府在实现长期财政整固,与刺激经济增长和根除日本的通缩思维之间面临一个艰难的平衡问题。

影响惠誉日本主权债信评级的关键因素是,财政刺激政策对经济的支持退出之后,经济是否能进入一个自行持续的复苏周期。

“政府采取财政刺激政策的一个理由是,希望看到经济增长变得可以自行持续,导致薪资、消费和企业信心上升。这是我们需要看到的,”他说。

“风险在于缺乏内生性的自立复苏,”他说,并补充称,如果薪资增长、通胀预期和消费情况弱于预期,惠誉可能重新评估评级展望。

惠誉上月将日本A级主权债信评级展望由负面调整为稳定,理由是经济前景因出口强劲而改善,就业市场吃紧且公共投资增长。

该机构称,这样的调整还反映了日本央行被迫实施极端宽松货币政策举措的风险降低,譬如直接融通政府债务等。

Tang称,日本决策者在提振公众对经济的信心方面正在取得些许进展,也在推动就业市场趋紧,这最终应当会在薪资中得到体现。

“问题是信心本身就很脆弱。经济低迷持续的时间越长,信心就越脆弱,”Tang说。

日本央行在连续三年大规模购买资产未能提振通胀后,转而实施把目标对准利率而非印钞步伐的政策,该政策更适合应对通缩的持久战。(完)

编译 杜明霞/李春喜/侯雪苹;审校 王洋/张明钧

我们的标准汤森路透“信任原则”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