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本:
中国

专访:中国债转股非压降不良“万金油” AMC可担银企桥梁--长城资产

作者 马蓉

路透北京4月12日 - 中国市场化债转股一推出便成为商业银行应对资产质量下行利器。但国内四大资产管理公司(AMC)之一的长城资产副总裁周礼耀认为,债转股非解决不良资产“万金油”,在此之上还需嫁接资产重组等技术手段才能真正盘活企业,而AMC可起到连接银行与企业的桥梁作用。

随着新一轮不良资产投资机会来临,大量资金蜂拥而入意欲掘金。周礼耀在接受路透专访时指出,这正是不良资产“生态链”日益丰满的表征之一。但他同时警示,不良资产处置并非外界所想的“金矿”,在此过程中还需运用多种投行手段才能打磨“成金”。

“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可凭借专业优势和经验,有效衔接债权银行和转股企业各方要求,推进市场化债转股的实施。”他称。

他解释道,虽然四大国有银行均已建立专门从事债转股的子公司,但从银行剥离企业债务开始,到债转股企业股权退出结束,期间面临着银企协调、价值判断、公允价格确定、企业管理和股权退出等多个问题。

中国新一轮债转股方案于去年10月出炉后,四大国有商业银行积极推进债转股项目落地,并成立子公司专司债转股业务。而在此前召开的四大行2016年业绩发布会上,其高管亦均给出今年债转股的目标。

但以周礼耀多年的不良处置经验来看,债转股不是简单意义上解决不良资产的“万金油”,在此基础上还需嫁接财务重组、资产重组、产业重组等综合化金融服务和资金支持等多种专业手段。

如在中国铁物项目中,长城资产制定了“七个圈”重组方案:即将中铁物整体视作一个资产包,并将其划分为“优质资产”和“问题资产”两个圈。其中,在“优质资产圈”中画两个圈--未来可上市资产(主业资产)和非主业资产;在“问题资产圈”中画两个圈--有价值资产及无效资产。

周礼耀称之为“锁住两头,中间三步走”,即前面“吃螃蟹”解决问题--收购中铁物17.6亿元人民币私募债,后面锁定债转股;“三步走”分别为:债务重组、资产重组和借壳上市。

他并透露,目前中铁物的债务重组已经完成,现在正在做第二步的资产重组,有望于今年取得较快进展;同时,由于长城资产的介入,已有多家债权银行不仅积极跟进且主动进行债转股,而非此前的仅将其作为选项。

去年4月中国铁物暂停债券交易并带来债市巨大动荡;今年1月正式公布债务重组方案,按照“同债同权”原则,与债权人达成“本金安全+部分还债+留债展期+利率优惠+转股选择权”的一揽子债务重组方案;中国铁物并引入长城资产作为第三方参与资产盘活与重组。

**不良资产处置非“金矿”**

随着企业去杠杆和市场化债转股的持续推进,各路资本已经“嗅到”新一轮不良资产投资机会并纷纷涌入意欲掘金。但在周礼耀看来,当前的不良资产市场并非“金矿”,若想获益还需苦练内功。

“不良资产固然是有价值的资产,关键看价值与价格是否背离,没有卖不出的资产,只有卖不出的价格,”他称,“但无论从储量、还是品位来讲,都还不能算作‘金矿’。”

他指出,从十几年的资产处置实践来看,金融资产管理公司从买进到卖出不良资产的时间平均在五年左右,不良资产价格从低点反转进入升值周期的时间大约为两年。

“而最终能够转化成金子的不良资产毕竟是少数,甚至是极少数,而且往往还要费很大的力气、很长的时间去打磨、雕琢,短则三五年,长则六七年。”他说。

不少市场人士也指出,投资不良资产以获得可观的收益需要经历完整的经济周期,上轮不良资产处置较为成功得益于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的制度红利令经济得以迅速增长;而此轮则面临中国经济步入新常态,投资不良资产能否获益难以确定。

同时,从不良资产处置过程来看,其实质上是资源的重新配置。“正是由于不良资产形成原因复杂、资产质量良莠不齐,要把这些资产重新配置到合适的位置并发挥应有的作用,的确是一件困难的事情。”周礼耀称。

如一位大行人士就提到,其接触到的一个不良资产处置机构在2010年前后成立,但直到2015年都在处理刚成立时收购的不良资产;2016年后虽然接了不少新的业务,但目前经营方面的净现金流仍为负。

在对不良资产进行资源重新配置的过程中,长城资产通过旗下银行、证券、保险、信托、租赁、基金等多元化金融平台协同打业务“组合拳”,提升不良资产的内在价值。

“这就是我们(不良处置)的工具箱。”周礼耀笑言,“通过这些投行手段帮助企业化解财务危机,提升经营能力。”

**不良处置生态链渐丰满**

不过,有业内人士指出,新进入不良处置领域的多数机构因经验有限,更多是资产包的“过手”而非真正的处置。周礼耀对此并不认同,他认为,这也许正是不良资产“生态链”日益丰满的表征之一。

“各类机构在每个环节的能力都是有限的,比如我们特别擅长并购重组,那么可能我们在整个不良市场寻求的就是有重组价值的资产;有的就是在当中做差价的,买了资产包后通过有效的手段去处理,...这都是处置经营当中的正常的过程。”他称。

因此,无论是资产管理公司、银行、地方政府,还是中介机构及投资者,都属于不良资产食物链上的一环,各有各自的功能和优势。只有相关方广泛参与进来,充分发挥好各自的功能和优势,才能保证不良资产市场的有序运行。

对于目前金融资产风险的整体形势,周礼耀认为,当前不良资产暴露已趋于放缓;同时,随着各种措施的出台,不良资产见底或已为期不远。

“在去产能的时候不良资产会不断暴露出来,但就目前来看(不良资产)见底已经为期不远,”他称,“我认为,由于各种有效的政策组合,2017年市场上的不良资产会减少。”

在区域方面,他认为,长三角地区的不良贷款压力经过近两年的资产包推出已经基本释放,珠三角地区的不良资产正在暴露、推出。未来不良资产包推出的地区将向中西部、东北地区转移;在行业上则主要集中在实体企业和制造业,特别是过剩产能行业,如钢铁煤炭、有色金属等。

银监会数据显示,中国银行业不良贷款快速上升势头已得到初步遏制。截至去年末,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1.74%,比上季末下降0.02个百分点,为自2012年二季度以来首次回落。

对于当前长城资产引进战略投资者的进展,周礼耀表示,目前各项工作正在进行,“我们希望能在2017年完成引战,”之后则会视时间窗口和市场情况,选择赴港发行H股或在内地发行A股,或直接实现A+H同步上市。

长城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于去年12月挂牌成立,标志着中国四大金融资产管理公司股份制改革正式收官。该公司将适时通过增发等方式引入其他境内外战略投资者,进一步优化股权结构、增强资本实力,并将根据境内外资本市场状况择机上市。(完)

(审校 张喜良)

我们的标准: 汤森路透“信任原则

更多 中国财经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