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uters logo
4 年前
《特写》日本的寺庙、大学与医院在日圆衍生品投资铩羽而归
2013年7月23日 / 上午9点29分 / 4 年前

《特写》日本的寺庙、大学与医院在日圆衍生品投资铩羽而归

(本文由路透中文网编译提供)

记者 Hideyuki Sano;编译 李富强

路透日本7月23日 - 66岁的佛教僧侣添田隆昭接下一件他完全陌生的任务:法务会计。

添田隆昭所在的寺庙高野山拥有1,200年历史,名列世界文化遗产,被誉为安静冥想的胜地。但近几个月来,这里的僧侣却在谈论一个非常世俗的问题:在日圆上的复杂押注怎么会错得如此离谱?

添田隆昭6月获选为高野山住持,承诺全面核算寺里的亏损。这些亏损去年差点把捐赠额抹掉一半,前任住持因此被迫离职。

“我的责任是查出事实并公之于众。就像希腊在新政府上任后才把先前粉饰帐目的事情公布出来,同样的,权力交替后真相才会曝光,”添田隆昭对路透表示。

高野山财务危机只是一个缩影,现金充裕的日本宗教组织、学校、小企业和富豪都面临亏损,有些甚至还闹上法庭,因为牵涉了日圆衍生品交易。

藤田保健卫生大学经营管理日本最大的医院之一,在外汇衍生品上亏损2.4亿美元。位于名古屋的南山大学表示,今年亏损超过2.3亿美元。两所学校亏钱的原因都是在不受监管的店头市场买了衍生品。

很多亏损来自于“反向动能双币债券(PRDC)”,这个产品被强力推销给日本的非营利机构投资者。

上述亏损彰显了首相安倍晋三誓言要解决的问题:日本经济长期疲弱导致大量储蓄无处可投资,投资人极其渴望报酬。

当日本10年期公债收益率低于1%时,PRDC债券提供了更高的报酬率。这种产品在2006年和2007年最流行,然后全球金融危机爆发。

关西大学经济学教授Yoshio Yoshimoto表示,很多大学没有读产品条款就下手买了。“可能有人会质疑这些学校是否该教学生经济学。”

日本不要求非营利机构按市值计算亏损。因此,衍生品亏损的规模很难估算。不过东京律师Akiyoshi Motosugi指出,目前有约300起诉讼与此类交易亏损有关,问题的严重程度可见一斑。大多数原告指控银行在销售衍生品时没有全盘将风险解释清楚。

其中一宗诉讼是驹泽大学提起的。该校从德意志银行、法国巴黎银行和瑞银集团购买外汇衍生品,2008年亏损1.6亿美元。

德意志银行和法国巴黎银行拒绝置评。瑞银集团称正在抗辩,“我们对这些指控提出异议,正在为自己辩护。”

PRDC债券往往设计成第一年的票息很高,随后的票息由日圆汇率决定。通常会设定终止条款,当日圆兑美元或澳元汇率跌破一定水平后债券可以被赎回。

这意味着如果日圆汇率走强,投资者将无法获得利息收益,这就是2007年底至2012年底的情况。终止条款为债券设定了收益上限。

很多PRDC债券在伦敦离岸欧洲债券(外币计价的债券)市场发行。汤森路透数据显示,票息结构复杂的欧洲债券规模约5.2兆(万亿)日圆(5,180亿美元),其中很大一部分是PRDC债券或类似的衍生品。也有些产品的收益率与日经指数 等波动剧烈的资产挂钩。

日圆汇率在安倍晋三执政后持续下跌,已减轻了很多投资者的痛苦,但由于美元兑日圆还未回到2006和2007年约110日圆的水准,投资者仍然面临潜在亏损。

高野山正是如此。主管会计的人员Yasuo Wakita表示,3月时计算的亏损约650万美元,是去年5月时的一半。高野山手里的衍生品是野村证券和大和证券卖给它们的,两券商均拒绝置评。

在2008年之后,日本金融厅采取措施,限制金融机构将复杂的衍生品卖给学校和其他非营利机构。监管当局表示,加强管理之后未发现这类产品引发大规模亏损。(完)

如欲浏览原文报导,请点选 (译文审校 王凤昌)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