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uters logo
《KEMP专栏》古哈德定律与OPEC减产协议
2017年3月27日 / 凌晨5点16分 / 6 个月前

《KEMP专栏》古哈德定律与OPEC减产协议

2016年12月10日,奥地利维也纳,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总部新闻发布会现场的该组织logo。REUTERS/Heinz-Peter Bader

(本文作者为路透市场分析师,以下内容仅代表其个人观点)

撰稿 John Kemp

路透伦敦3月24日 - 目前为止,没有迹象显示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和非OPEC国家对减产协议偷斤减两,但根据古哈德(Goodhart)定律,交易商应该可以预期,一旦选定某个目标,协议参与国家将会设法操弄这个目标。

古哈德定律指出,任何统计指标,一旦为了控制目的而施诸压力,这项指标的效力就会减损,(参见“货币理论和实务”,古哈德,1983年)

古哈德(Charles Goodhart)是前英国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MPC)委员,他所要表达的是,当任何货币供应指标被选为目标,很快就不再好用,这让央行备感挫折。

人类学家斯特拉森(Marilyn Strathern)之后进一步修饰这个定律,更加普遍适用于任何组织或体系的评量及可信度的问题。

“当一项指标变成一个目标,就不再是个好指标,”她写道。(参见“改善评级:英国大学体系审计”,斯特拉森,1997年)

央行官员很早就明白,一旦选定一项目标,银行业者及其它机构就有强烈动机想方设法虚应这个目标,以逃避管控。

问题是OPEC和非OPEC国家既已确定了评估遵约的方案,他们在减产方面是否也会有同样的问题。

**产量数据**

OPEC在其《月度石油市场报告》中公布了关于成员国石油产量的两个数据。

第一个是基于与成员国直接沟通的数字,第二个是基于对六个二手消息源的调查,其中主要是统计机构和石油行业专业出版商。

二手消息源包括普氏(Platts)和阿格斯(Argus)、美国能源资料协会(EIA)、国际能源署(IEA)、剑桥能源研究协会(Cambridge Energy Research Associates)和石油情报周刊(Petroleum IntelligenceWeekly)。

使用二手消息源数据的做法可追溯至1980年代,当时关于成员国是否提交了虚假数据、在产量配额方面作假的争议很大(古哈德定律再次应验)。

所以2016年年底时达成的OPEC协议,无论是在确定产量水平还是评估遵约情况方面,都依赖于二手消息源,而非与成员国的直接沟通。

使用二手消息源是沙特阿拉伯的一个主要要求,以确保协议的透明、可信、并具有可验证性。

但选择以二手消息源作为控制目标,已将这一体系置于前所未见的审查和压力之下。

在达成减产协议之前,伊拉克尤其付出了大量努力来游说二手消息源,以令他们提高对该国产量的预估并使之与政府的预估数据相吻合。

此举显然是为了设置一个更高的产量基线,以便令之后的减产规模基于这个标准来计算。

伊拉克开始与二手消息源以及其他媒体组织共享各个油田的详细产量数据,从而使他们的预估量接近政府数据。

**履约问题**

减产协议正在执行中,问题在于二手消息源能在多精准的程度上获取到OPEC成员国的产量数据。

随着OPEC官员寻求令石油交易商的注意力放在协议遵守程度方面,二手消息源的产量预估就成为了重中之重的关注点。

基本上,二手消息来源显示累计的减产执行量一直相当高,沙特承担的减产量高于其公平分配的额度,弥补了其他配合度较差的成员国的影响。

但讽刺的是,沙特的减产数据出现混淆,1月及2月政府产量数据与二手消息来源数据之间出现不寻常的巨大差异。

以沙特而言,二手消息来源与政府数据之间,通常会彼此密切相随(图表:tmsnrt.rs/2nkjmTj)。

二手消息来源的预估通常会略低于政府产量数据,但2016年两者平均落差仅7.2万桶/日,最高也不超过10.2万桶/日。

但2017年1月,二手消息来源估值比政府数据高出11.7万桶/日,这是逾一年来首见(图表:tmsnrt.rs/2neujUN)。

到了2月,数据差异的方向刚好相反,二手消息来源的预估比政府报告给OPEC的数据少了21.4万桶/日。

这样的差距引发市场热议,沙特能源部在3月14日发表罕见的声明回应:“在任一特定月份,市场观察人士对产量的看法与实际供应水平之间存在差异,是受库存调整以及其他月度变量的影响。”

**开始关注供应**

沙特消息人士对路透表示,运营问题经常会导致原油库存进一步减少。

沙特希望交易商关注向市场供应的石油规模,而不是某个既定月份油井实际产油数量。

产量与供应之间的差异是因该国存储油轮输入输出造成的。

消息人士对路透称,月度产量可能略微波动,但向市场的供应将稳定在每日约1,000万桶,符合对OPEC的承诺。

“我们正在密切关注的是供应。沙特对市场供应不会超过每日1,000万桶,”沙特一业内消息人士对路透称。

产油量是政府与OPEC直接沟通的基础,但供应数据通常会透漏给记者,往往会构成第二手来源预估的基础。

OPEC协议特别参照各国产量,但沙特官员坚称供应量数字可以更全面地反映出流入市场的石油数量,这才是交易员应当关注的数字。

**减少供应以稳定国内库存**

沙特官员急于让市场相信,他们对于减少供应量、从而令全球石油库存回到更加正常水准的立场是坚定不移的。

1月和2月产量与供应量数字之间的差异,可能与各国设法稳定国内原油库存有关。过去一年中,各国库存意外大幅下降。

政府数据显示,沙特国内原油库存从2015年10月的峰值3.29亿桶降至2017年1月底的2.62亿桶。(图表:tmsnrt.rs/2neEhWo)

在过去14个月中,有13个月的库存都出现下滑,其中仅今年1月就减少了近1,100万桶。库存水平不能一直以这样的速度减少。

沙特仍是产量情况最透明的OPEC成员国,但签署减产协议的其他一些国家透明度就远没有那么高了。要知悉其他OPEC国家的产量情况,市场必须依靠二手消息来源的估值;要是非OPEC国家的话,就只能依靠这些国家自己公布的数字了。(完)

编译 许娜/王颖/王琛/陈宗琦/李爽/徐文焰;审校 蔡美珍/刘秀红/高琦/徐文焰/戴素萍

我们的标准汤森路透“信任原则”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