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uters logo
博客:李嘉诚选择欧洲为主战场的启示
2013年10月9日 / 凌晨5点37分 / 4 年前

博客:李嘉诚选择欧洲为主战场的启示

记者 雷美珍 梁慧仪

2013年5月3日,香港富豪李嘉诚在牛津大学“李嘉诚健康资讯及研发中心”开幕式上讲话。REUTERS/Oli Scarff

白手起家的亚洲首富李嘉诚,由在香港生产塑胶花起步,到现时掌控市值达千亿港元、业务遍及52个国家的商业王国,其一举一动自然是投资界的风向标。

历年来“李超人”每逢出席长实(0001.HK)、和黄系的业绩发布会及股东会时,不管当时系内有没有任何“动作”,都不时被记者问到会否减少在香港投资或撤资。而他的答案也一直是“不”。

但自今年3月底旗下香港国际货柜码头爆发工潮后,李嘉诚即转趋低调,并一改过往做法,集团股东周年大会及中期业绩发布全部不设记者会。其后,和黄0013.HK放售香港资产的消息陆续传出,这亦令到李嘉诚“撤资”香港的揣测似乎有了“依据”。

和黄目前正放售香港市占率第二的百佳超级市场,估计可套现200-300亿港元,并分拆电能实业(0006.HK)旗下香港电灯业务,拟将在港灯的持股比例由100%降至30-49.9%。此外,市场还传闻和黄可能于明年分拆零售旗舰屈臣氏。市场估计,上述出售/分拆倘落实可筹资逾千亿港元。

但和黄发言人指出,分拆纯粹是商业决定,不应视之为撤资。而李嘉诚此前也对媒体澄清集团没有计划撤资,也绝对不会迁册。

“撤资的说法被传媒放大,长和系整个集团尤其是和黄的负债不少,利率向上对公司带来不少压力...(在投资者眼中)近期连串动作目的在于去杠杆化(de-leveraging)。”以立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林少阳称。

投资界认为,和黄这次打响算盘,重整资产分布,除了为未来增长铺路,也为整个集团在迎接利率上升周期作好准备。

**减债迎接利率上升周期**

此前和黄董事总经理霍建宁确认,出售/减持资产动作纯粹是资产负债表课题(balance sheet exercise)。

李嘉诚上月中接受部份香港传媒采访时也提到,面对看不清的世界危机,尤其是美国减少买债后的投资环境更难测,经营要很小心,集团“一定要全面减负债”。

据和黄年报,集团于2013-15年到期的债务总额达到1,267亿港元,而2015年将是还债的高峰期。

投资界业内人士认为,只要和黄出售百佳,表里减债目标不难实现,然和黄旗下联营公司近年以复杂的股权架构收购海外资产,可能导致部分债务被隐藏,加上这些表外负债,整个集团实际负债水平应该更高,故减债的迫切性更大。

而分拆屈臣氏上市仅是一旦出售百佳触礁的后备方案,因为屈臣氏在欧洲布局多年并打下紥实基础,和黄不会轻易割爱,但为了减债,分拆零售的可行性较高。

据瑞银分析师的估计,如果屈臣氏上市集资高至780亿港元,可以令和黄的负债比率下降至20-25%,今年中为约30%。

瑞士最大私人银行宝盛的中国及香港市场证券分析师黄兆麟称,预期香港股市因两大板块地产和银行缺乏催化剂,但就看好以海外业务为主的和黄,并认为寻求出售百佳以及潜在分拆屈臣氏,这样的资产周转对公司具有正面作用。

**欧洲的机会**

和黄一方面拟售香港资产和减债,但同时集团继续在海外奋进。今年以来,集团先后透过旗下公司收购爱尔兰O2电讯业务、收购荷兰最大之废物转化能源公司AVR、收购Enviro Waste以开拓新西兰废物管理基建业务等。

对于业务早已全球化的和黄来说,欧洲才是其主战场,以今年上半年的收入计,欧洲占比达43%,加拿大(主要是赫斯基能源(HSE.TO))占15%,香港和内地分别占15%和11%;以EBITDA(除息、税、折旧及摊销前盈利)计,欧洲占35%、加拿大占18%、香港和内地分别占15%和13%。

香港科技大学商学院惠理投资研究中心副主任梁新表示,欧洲经济已在谷底,最坏的时间已经过去,所以会提供很多的投资机会。

“当欧洲经济由谷底走出来时,如手上有资金,(市场)有好多便宜的资产,是物色价值投资的好机会”,他说。

反观,香港的经济虽然仍在增长,但速度已见减缓,加上市场发展成熟,一些行业更已较为饱和,未来不会有太大的增长空间。

“香港的人口增长缓慢,现时人口增长主要由国内和专业移民带动,但情况并不理想。人口增幅低时令某些行业的发展空间受限,例如能源、民生消费等行业都不会有太大的增长空间。”梁新表示。

**撤资香港疑云**

香港2017年将进行特首选举,整个社会气氛将愈来愈趋向于政治化。以立投资公司的林少阳称,这样的气氛可能对利润管制协议谈判增添压力。

因而,和黄有意减持香港电灯,除了考虑到利率上升周期对公用事业的负面影响之外,或多或少也需考虑与政府谈判利润管制协议时将面对的重重阻力。

另一方面,香港近年的贫富悬殊问题愈来愈严重,这也导致近年社会部份人士出现“仇富”情绪。

作为亚洲最富有的人,李嘉诚所投资的业务涉猎多个市民大众的生活领域,包括房地产、电力、超市零售、电讯、港口等。尤其过去几年香港的楼价飞涨,地产商兴建“发水楼”,“屏风楼”以达“赚到尽”等受到批评。此外,今年3月底和黄旗下香港国际货柜码头爆发长达40天的工潮,虽然最后达成加薪方案,但结果仍可谓两败俱伤。

李嘉诚今年初在长和系业绩发布会后表示,约在25年前,他已发觉有些人可能会妒忌,或有其他原因不太高兴。

“那时我便决定,香港的业务会一直发展,如有不喜欢或反对声音,便往外多作投资。”他说。

“香港投资有困难,虽然做好多对香港有益的事,但每多做一样,就会有人认为多一样生意是李嘉诚的,我不想这样。”他曾这样说。(完)

我们的标准:汤森路透“信任原则”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