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本:
中国

市场热谈:中国债市监管剑指压杠杆及代持入表 终结无序扩张后市承压

采写 上海中文新闻部;撰写 边竞

路透上海3月13日 - 2016年底的中国债市崩跌还历历在目,而作为直接导火索的代持以及杠杆操作,将会受到更严厉监管也成为市场共识。业内人士透露,未来政策重点将放在严格设定杠杆率上限、将代持入表并导向买断式回购“正途”以及强化市场机构风控和约束从业人员行为等方面。

市场人士认为,对于债市不规范交易行为以及杠杆水平严加约束,不仅与宏观调控防风险的总基调相一致,更是为了排除雷区、为债市健康运行加上稳定器。不过若新规实施,还是会对市场形成明显抑制,此前几年在理财、委外等业务带动下的荣景料难再现,新规实施后面对去杠杆余波,债市依然面临一定压力。

业内人士透露,一行三会(央行、银监会、证监会和保监会)拟对债市参与者交易相关业务加强监管,包括债市参与者应根据所从事的债券交易业务性质、规模和复杂程度,建立贯穿全环节、覆盖全业务的内控体系,并通过信息技术手段、审慎设置规模、授信、杠杆、价格偏离等指标。

其中明确了各类市场参与机构的交易杠杆率上限;禁止线下交易行为,将代持业务明确归类为买断式回购,并要求将此前的不规范交易全部入表;此外,还禁止以“外包制”开展债券业务,同时引入递延薪酬形式,对激进的交易行为加以限制。

东兴证券固定收益分析师郑良海称,2017年是监管年,两会政府工作报告就提出,稳妥推进金融监管体制改革,有序化解处置突出风险点,整顿规范金融秩序,筑牢金融风险防火墙。“可以看出,一行三会对规范债券交易黑幕正在‘动刀子’。”

他并指出,今年的主基调是缩表和控表,一行三会的监管还将密集出台,虽然一行三会合并尚不现实,但统一监管步调和规则,强化合作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去杠杆、也是防风险中的必由之路。债市的运行和投资需要符合这一大方向。

招商证券固收研究团队表示,对金融机构场外债券交易的严监管可能会引发再次去杠杆,对流行于市场很长时间的场外代持债券交易的监管,未来将面临更加严格的限制和约束,相关金融机构可能在监管日益加强的预期下而主动加速去杠杆。

他们认为,作为杠杆主力品种的信用债,调整幅度并不充分,或许会有加速补跌。经过2016年底的崩盘后,大多数机构的利率债头寸已经调低到比较低的位置了,但是信用债的仓位仍然较高,“以时间换空间”是大多数机构继续扛的动机,随着3月之后信用债供给的恢复,去杠杆带来的信用利差的反弹或将出现。

尽管有关中国监管层加强债券交易业务监管的传闻引发热议,但中国债市期现货周一早盘表现波澜不惊,未现利空效应;而午后国债期货临近尾盘时突现空头集中平仓,10年国债期货主力合约T1706一度飙升逾1%,并带动现券收益率快速下行约4-5个基点(bp)。

2016年岁末的中国债市在一轮血洗过后,终结了持续近三年的大牛市。究其原因,经济回暖、通胀预期加剧、美联储升息均是基本影响因素;但引发雪崩的直接诱因却是代持业务触发雷区以及委外业务快速收缩等风险点集中爆发。

陷入伪造印章并私签债券交易协议的国海证券(000750.SZ)今年1月公告称,公司与事涉机构达成处置方案,国海共承担债券面值167.8亿元人民币。

**明确杠杆率上限**

业内人士透露,监管层拟规定债券市场参与者开展质押式回购与买断式回购最长期限均不得超过365天,同时应根据债券市场宏观审慎管理需要,设定债券交易杠杆比率上限,其中存款类金融机构进行债券回购资金余额不得超过其各项存款余额的8%。

其他金融机构包括信托公司、证券公司、期货公司、保险公司、企业集团财务公司等,进行债券回购资金余额不超过净资本的80%;银行理财产品、公募基金则为不超过净资产的40%,私募基金等为不超过净资产的100%。此外根据宏观审慎管理要求及市场变化情况,相关债券交易杠杆比率还会进行动态调整。

而在上述杠杆率限制指标中,除存款类金融机构外,其他主要金融机构的限定比例与此前标准基本保持一致。

上海一银行交易员表示,存款类金融机构进行债券回购资金余额不得超过其各项存款余额的8%,是新的要求,还在征求意见。如果正式执行,肯定对流动性有影响,市场的融资结构也会发生变化。

“我们目前看余额正好在8%这个数字左右,还影响不大,但其他银行不是很清楚,肯定有超标的。”他称。

华东一银行交易员亦谈到,此前同业拆借管理办法中对8%杠杆率有类似描述,但此次明确了回购的杠杆率,由于回购的量比拆借要大不少,因此影响不可小视。“不少小机构杠杆率会超8%,这个就看各家行的负债基础了。如果真按这个文件来,影响还是挺大的,杠杆限制后市场不能再无序扩张了。”

业内人士还透露,在债券交易监控方面,除通过证券交易所集中交易外,债券现券交易价格偏离比较基准超过1%或者回购利率偏离比较基准超过50个基点(bp)的,应当向风险管理部门备案并作出合理说明。

一公募基金投资经理指出,交易价格偏离度方面,机构内部就有偏离度考核,一般基金内部的偏离度要求和这个差不多,影响估计也不大,只不过现在更加细致了。

不过上海另一银行交易员谈到,如果基准是前一日中债估值的话,偏离度要求就相当于给债券市场设定了涨跌停板,而该行“目前对交易价格监测的偏离要求是2%,1%过于严格。”

**禁线下交易,代持划入买断式回购**

业内人士透露,新规要求债市参与者应在指定交易平台及系统规范开展债券交易,禁止任何线下债券交易行为。应按照实质重于形式原则,根据有关规定签订交易合同及相关协议;严禁通过任何形式的“抽屉协议”或通过变相交易、组合交易方式规避监管及内部要求。

对于约定由他人暂时持有但最终须返售、或者为他人暂时持有但最终须由其购回的债券交易,均属于买断式回购(债券发行分销期间代缴款的情形除外)。开展买断式回购交易的,正回购方应将逆回购方暂时持有的债券继续按照自有债券进行会计核算,并以此计算相应风险资本准备、表内外资产总额等风控指标,统一纳入规模、杠杆、集中度等指标控制。

而目前尚未了结的不符合要求的债券交易,可以履行到期,但不得续作,并应按要求入表规范;因入表造成的交易规模、杠杆比率、集中度不达标的,将予以豁免。一年后相关指标仍不达标的,金融监管部门根据有关规定进行处理。

前述基金投资经理指出,禁止代持有冲击,未来更难做了;因为代持以前不光是放杠杆的手段,还有隐藏调节当年利润的考虑。

平安证券固定收益部副总经理石磊则认为,从券商角度看,对小券商影响比较大,发行阶段的交易服务还能做,代持纳入表内就基本没戏了。

他并称,“券商的风控中台以后可以拿着监管规定变得非常强势,以前中小券商风控在公司内的话语权很低,我觉得格局已经被逆转了,银行倒是一直比较均衡吧。”

一银行交易主管表示,代持新规若落地还是要看执行,执行严格的话影响应该也不小,相当于很多机构没法突破自身限制,不能过度放杠杆了。

“之前代持也有个问题是亏损死扛,因为损益记在别人头上,现在接回到自己头上,就没法出现国海那么大的问题了,市场价格回归均衡会更快些,不会像去年那么疯狂。”他谈到。

郑良海指出,在规范债券交易代持之前则需要降杠杆,降杠杆方面双轮驱动,一是提高资金成本,即市场利率。二是强化资管监管,遏制资金的闪转腾挪,本次全国两会上也提到监管协调机制。总之,央行在关资金来源闸门,缩短同业资金链条。

对于市场热议的央行牵头制定统一的资产管理方案,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上周五在两会记者会上表示,央行已与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外汇局在许多比较大的问题上初步达成了一致,未来在进一步细化后作出一些初步规范。

业内人士透露,根据新规,债市参与者前台部门应将自营、资产管理、投资顾问等业务相互隔离,建立有效防火墙,不得以人员挂靠、业务包干等承包方式开展业务,或以其他形式实施过度激励。

此外还要加强债券交易人员管理。参与债券投资交易的人员薪酬与激励合计超过100万元人民币的,超过部分应当按照等分原则递延发放,递延周期不少于两年,递延金额不低于40%。(完)

(审校 林高丽)

更多 深度分析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