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uters logo
2 个月前
穆迪下调中国评级客观依据不足 中国总体负债水平不高--交行
2017年5月24日 / 上午10点23分 / 2 个月前

穆迪下调中国评级客观依据不足 中国总体负债水平不高--交行

4 分钟阅读

路透北京5月24日 - 针对国际评级机构穆迪周三下调中国主权信用评级,中国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发布报告称,下调评级客观依据不足,中国经济体总体负债水平不高。负债主要是内债,对外风险很低;各部门债务压力不大,负债水平大幅上升可能性较小。

而且,中国财政实力雄厚,财政状况较为健康,可动用的资金面很广,出现债务风险的可能性很小;宏观政策调节余地较大,由于拥有雄厚的财政实力,财政政策使用空间较大,中国的存款准备金仍处于全球较高水平,有足够的调整空间来对冲资金流出对经济和金融体系带来的影响,中国的利率水平在主要经济体中也是相对较高的,如进行调整也能发挥有力度的政策效果。

国际评级机构穆迪下调中国长期本币和外币发行人评级,从Aa3下调至A1,并将评级展望从负面调整为稳定。此次评级下调反映了穆迪预计未来几年中国的财政实力会受到一定程度的损害,经济体系整体债务将随着潜在增长的放缓而继续上升。

穆迪调降中国评级引燃市场担忧,导致包括中国股市和人民币在内的亚洲股汇市纷纷走软 。中国财政部随后火线回应,从中国经济前景、政府直接债务水平、政府或有债务法律界定 等方面分别予以批驳;其后国家发改委也跟进回应称,中国降杠杆工作成效显现,债务风险安全可控。

以下为交通银行报告全文:

事件:

北京时间24日上午,评级机构穆迪将中国长期债务评级由Aa3下调至A1,展望从负面调整至稳定,而短期债务评级则继续保持最高级不变。穆迪称,在此次调降评级中所反映的预期是随着潜在的经济增长放缓,中国财政状况未来几年将会有所削弱,经济层面的债务水平将继续上升。穆迪认为,预计在2018年底前,政府直接债务负担与GDP之比将逐步升向40%,到2020年底时将接近45%。未来五年的潜在增长率将降至近5%的水平。

点评

通过分析穆迪下调中国主权信用评级的理由,我们认为其客观依据不足。

1.经济体总体负债水平不高

从政府部门的负债来看,穆迪认为2018年底中国政府债务负担与GDP之比升至40%,到2020年底时接近45%。即便我们按更为宽泛的范围计算,2016年政府部门的负债率为46%左右,依然低于全球大多数国家。例如日本、美国、英国、德国、巴西、印度的政府部门负债率分别为216%、104%、119%、78%、74%、68%,无论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政府部门的负债水平大都显着高于中国,根本不会对政府对外信誉带来影响。从总体负债水平来看,中国政府、居民和非金融企业部门的全部债务总杠杆水平为237.6%,在国际上处于中游水平,与韩国、澳大利亚等国家接近,低于主要发达国家水平。美国、日本、法国、加拿大、英国的总体负债率为255.7%、372.5%、299.9%、301.1%、283.1%,都高于中国。

2.中国的负债主要是内债,对外风险很低

不但中国整体负债水平不算高,并且负债结构尚属健康,主要是内债,外债极少。截止2016年末全口径下的外债总额为1.4万亿元,占中国债务总额的比重只有5.4%,占GDP的比重为13%。相对于全球主要国家,中国对外负债水平很低,并且具有大量国际收支盈余,对外风险很低。截止2017年4月,中国外汇储备规模超过3万亿美元,是全球最大外汇储备国家。截止2016年末,中国对外金融资产6.5万亿美元,对外金融负债4.7万亿美元,金融对外净盈余1.8万亿美元。

3.各部门债务压力不大,负债水平大幅上升可能性较小

从债务增长情况来看,政府部门债务绝对水平不高且已经在降低,非政府部门债务水平正在去杠杆。从2013年以来,中国加强对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管理清理,新预算法实施后,我国逐步依法建立了地方政府规范的举债融资机制,2013年政府部门杠杆率略微高于50%,目前已经下降到46%。从2015年开始中国实施地方政府债务置换工作,迄今为止置换额度已达约6万亿,地方政府债务风险正在逐渐降低。中国非金融企业杠杆率相对较高,这与储蓄率高、以信贷为主的融资结构有关。正在开展积极稳妥的去杠杆工作,积极处置不良资产,推进市场化法治化债转股,加大股权融资力度,强化企业特别是国有企业财务杠杆约束,企业部门的债务水平将有所下降。

4.中国财政实力雄厚,财政状况较为健康

虽然近几年经济增速逐渐下降,但财政收入从2009年以来一直保持增长态势。2016年中国财政收入15.9万亿元,财政资金实力雄厚。2017年一季度财政收入4.4万亿元,同比增长14.1%,保持较好增长态势。除了财政收入以外,中国地方政府拥有大量土地出让金收入,这是其他国家无法比拟的。2016年全国政府性基金收入(主要是地方土地出让金)4.7亿元,同比增长11.9%;2017年一季度基金收入1.1亿元,同比增长27.5%。此外,中国还有大量国有股权和资产,每年能够获得大量股权分红作为财政可用资金。中国正在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特别是开展混合所有制改革试点。经测算,积极推进国有企业和国有银行股权结构改革,通过释放非金融类资本和金融类资本,每年至少能够增加财政可用资金1.5万亿元以上。综合判断,中国财政状况较为健康,可动用的资金面很广,出现债务风险的可能性很小。

5.中国宏观政策调节余地较大

从财政政策来看,由于拥有雄厚的财政实力,财政政策使用空间较大。2017年财政赤字率拟按3%安排,财政赤字额2.38万亿元,比去年增加2000亿元。赤字率与去年持平,赤字额主要用于进一步减税降费,全年再减少企业税负3500亿元左右、涉企收费约2000亿元。相较于美国,特朗普政府减税计划加基建投资计划,必将加大财政支出压力,而美国政府收支状况比中国要差很多,负债压力将不断加大。从货币政策来看,中国的存款准备金仍处于全球较高水平,有足够的调整空间来对冲资金流出对经济和金融体系带来的影响。中国的利率水平在主要经济体中也是相对较高的,如进行调整也能发挥有力度的政策效果。

6.经济增速仍能保持在世界前列

就经济增速而言,2016年中国经济增长6.7%,2017年一季度增长6.9%,处于世界前列,不但远高于美国、日本、德国等发达国家,而且是增长最快的发展中国家之一。由于中国人均GDP超过了8000美元,根据国际经验经济增速将有所放缓,但中国经济增速依然具有保持世界前列的能力。一是2016年末中国城市化率为57.35%,而美国、日本城市化率高达82%、93%,中国目前处于城市化较快发展进程中,至少够释放10年左右的中高速增长需求。二是梯度转移仍将延续,大量生产制造产业从东部向中西部地区转移,经济增长回旋余地较大。三是中西部地区经济增长空间依然较大,2017年一季度重庆、西藏、贵州、云南、四川等14个省市经济增速超过了8%。四是随着改革的推进,全要素生产率得到提升,内生增长动力将增强。因此,中国在“十三五”期间经济潜在增速能够保持在6.5%左右的水平之上。中国的经济增速仍将是位居世界前列。

7.中国对全球的影响力持续提升

就经济总量而言,中国已经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经济总量占全球比重仍将上升。在十年前的2007年中国占全球经济总量比重为6%,2016年上升至15%,翻了一倍多。由于中国经济增速快于全球经济增速,中国经济总量占全球的比重仍将持续上升,未来5-10年可能达到20%左右。中国经济总量在2009年超过日本成为第二大经济体,到2015年已经是日本的2.5倍,在全球的影响力快速提升。中国经济总量已达到12万亿美元,只要保持中高速增长,对全球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就能保持在20%-30%,是全球最大的增长动能。随着“一带一路”倡仪的实施,中国对全球经济的引领作用将进一步增强。

综上分析,穆迪下调中国主权信用评级显然依据不足,一系列论点与中国经济真实运行状况存在不小的差距。(完)

发稿 宿泱韫; 审校 张喜良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