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本:
中国

《KEMP专栏》OPEC成员国致力达成最终限产 但谁都不想丢了市场份额

(本文作者为路透市场分析师,以下内容仅代表其个人观点)

撰稿 John Kemp

路透伦敦11月23日 - 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官员正在努力就如何分配减产任务达成最终协议。各国部长9月份达成了初步减产协议。

理论上讲,如果减产哪怕带来油价温和持续上扬,所有OPEC成员国的绝对收入都会增加,所以达成减产协议有强劲的财务动力。

但所有成员国都敏锐地意识到,一项减产协议并不仅仅是关于对出口创收的短期提振,也会对海湾地区未来的区域势力结构产生影响,这就加大了达成最终协议的难度。

作为全球最大的石油出口国及海湾地区的主要财力强国,沙特阿拉伯绝不会接受其主导地位有丝毫下降。而伊朗和伊拉克则不希望沙特巩固其霸权位置。

正是这种对区域势力结构的政治影响,才导致4月份多哈会议上协商冻产协议的努力功亏一篑。沙特皇家法院当时予以否决,也可能再反对一次。

**产出与实力**

OPEC成员国必须设法让减产总量至少达到64万桶/日,也许最多应达到114万桶/日,才能让总体产量水平回到3,250-3,300万桶/日的目标范围(tmsnrt.rs/2gc3wDN)。

沙特已表态愿意削减产量,前提是各成员国公平地分担减产任务,而且减产协议是透明的、可信的和可以核实的。

沙特官员曾表示,减产协议可以给利比亚和尼日利亚留出一些灵活性。这两国都受到供应中断的打击,一些官员认为中断是暂时现象。

但伊朗对灵活性的诉求比较模糊。该国声称,其产量仍在恢复之中。

理论上,协商应围绕普通议题,包括豁免要求,以及是使用成员国自己的产量数据来确定实施减产的基础水平,还是使用来自“二手来源”的估计数据。

实际上,协商则事关分配石油收入的深层问题,以及各方的外交、军事与经济实力,而正是这些因素导致谈判过程如此艰难。

**相对赢家**

OPEC成员国据称正在试图达成仅为期六个月的协议,但产量分配可能被用来作为未来协议的基线。

现在达成的产量分配有可能会变成未来协议中的一部分,这是伊朗和伊拉克极力抗拒将其产量约束在低水准,甚至压根不愿约束产量的原因。

沙特和阿联酋目前的原油产量均为纪录高位,而二者占OPEC产量的份额以历史水准来看是相对偏高的。

这两个国家属于维持现状派,都希望依照当前的产量基线来计算出该冻产或减产多少。

相比之下,伊朗的产量仍远低于伊斯兰革命、与伊拉克战争及美国制裁打压产量前所及的高峰,此外,伊朗占OPEC产量的比重相对偏低。

伊拉克的产量目前处于历史高位,但一如伊朗,其占OPEC产量的比重以历史标准来看仍是偏低的。

伊朗和伊拉克属于颠覆派,希望改变现状。对于达成一项会确立当前产量基线并限制他们未来增产意图的协议,并不是十分热衷。

政治上的问题说明了任何会在11月底达成的协议可能只是部长层级的同意。只有得到政治上的支撑,至少沙特、伊朗和伊拉克的最高政治领袖有给出暗示,才有可能就产量分配达成最终协议。

**基线问题**

经验丰富的谈判人员知道,磋商依据的最初基线对谈判结果影响巨大。

成功确立基线的参与者可能会从谈判中获得最大的好处。

因此沙特和阿联酋在讨论产量配额时,倾向于参考1990和2000年代以来的产量和出口水平。

但伊朗和伊拉克的石油产量和出口在过去30年中曾因动乱、战争和制裁,遭到了严重的破坏。

伊朗倾向于参考1960和1970年代以来的产出水平和市场份额,以支持提高该国配额的主张。

海湾地区主要产油国在过去50年间的境遇有着天壤之别,这解释了为何达成一个配额基线会如此困难。(tmsnrt.rs/2gB5fXV)

在1965年,沙特的油气产量约为每日220万桶,略高于伊朗的每日190万桶和伊拉克的每日130万桶。

但在1965-2015年期间,沙特的产量增加了440%,而伊拉克和伊朗则分别增长207%和105%。

沙特2015年的油气产量为每日1,200万桶,是伊朗和伊拉克日产量的三倍,伊朗和伊拉克2015年的产量分别为每日390和400万桶。(全球能源数据回顾,BP,2016)

**配额问题**

OPEC历来一直饱受生产基准和产量配额问题的困扰。

以前,曾有过基于当前生产、名义产能、历史产量、已探明储量、人口规模、收入要求、发展需求(人均GDP)进行分配的各种提议。

OPEC成员国以前曾在不同时期,提议基于所有这些理念进行产量分配,但就连哪项根据最适用或最公平,都未达成原则上的共识。

事实上,沙特通常决定生产多少,并且说服阿联酋和科威特接受配额。

由于战争、骚乱以及制裁,伊朗、伊拉克及其他成员国可尽其所能生产原油。(《OPEC和其他大宗商品卡特尔组织》OPEC andother commodity cartels,作者Alhajji和Huettner,2000年)

**富有创造力的外交**

如何达成可在短期内减产的协议,但又不出现对长期市场份额问题进行预先判断,这让OPEC的官员们眼下颇费思量。

外交官就是专门来解决分歧的,并在不可能达成协议时派上用场的,后一种情况下,局势通常太过复杂且不明确,各方都可以宣称自己是赢家(或者至少避免了表面的失败)。

OPEC的谈判者有以下数种选项,以试图达成有适度弹性的、模棱两可的协议,目前看来至少已开始使用其中的一些方法。

首先是要明确指出任何有关配额的协议都是有时间限制的,从而为该协议将来是否被延长或是作为未来协议的基础预留下开放空间。

第二是给予选择性的豁免,或者是直接点明,或者是允许成员国声明他们不会被配额规定所限制。OPEC过去曾使用过这种策略。

关乎协议灵活性的第三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是,围绕基线的创新设计。在这方面,有很多机会制造出模糊不清的概念。

关于参考期间的选择能带来充分的调整空间,决定哪些成员必须减产最多,哪些可以减产最少。不同的成员甚至可以被给予不同的参考期间。

在极端情况下,OPEC成员国可以放弃设定产出标准,而只是简单宣布各个国家将减产多少,从而根本不设计一个固定的基线。OPEC在以前也使用过这种方法。

在11月30日的部长级会议召开前,还有足够空间制造出大量有用的外交模糊。

然而到了最后,一份协议真正关系到的不仅是石油收入还涉及地区力量和,这就意味着该问题不是部长层面能够解决的,需要提交给政治领袖来决断。

问题在于,在地区力量结构存在分歧的情况下,沙特、伊朗和伊拉克能否达成协议,或者说各国针对影响力展开的更广泛竞争是否将破坏协议的达成。(完)

(编译/审校 刘秀红/张涛/戴素萍/汪红英/侯雪苹/高琦/王丽鑫/王洋/张荻/白云)

更多 大宗商品专栏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