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uters logo
《专栏》特朗普经济新政如何影响中国
2017年1月9日 / 早上7点35分 / 9 个月前

《专栏》特朗普经济新政如何影响中国

图为中国和美国国旗。REUTERS/Hyungwon Kang

(作者为张明、郑联盛、王宇哲、杨晓晨、周济,文章仅代表他们本人观点。)

摘要

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放松监管环境、加大贸易保护将是特朗普上任后在经济方面的施政重点。但是,众多核心政策需经过国会审议,并非总统签署行政命令即可实施。改革知易行难。

特朗普新政将对全球市场产生较强的溢出效应。其经济政策对中国的整体影响偏负面,突出体现在以下几方面:

首先,刺激政策引发的通胀预期将促使美元走强,同时给中国带来持续的资本外流压力。

第二,贸易保护将对中国产生不利影响。尽管爆发全面贸易战的可能性不大,但针对个别有突出利益冲突的行业展开博弈应是大概率事件。

第三,扩大油气产量将使国际石油供给面临新的博弈。伴随美元走强,油价可能再次承压,有助于减轻中国的生产要素价格压力。

第四,特朗普的减税政策如获通过,在为中国税收政策带来启示的同时,亦产生了倒逼改革的动力。

特朗普以商界精英打造内阁团队,或将给美国政治经济传统带来新的气息,但不可对团队的“实用主义”和“民粹主义”倾向抱有过大希望。

当前特朗普针对敏感问题一再的出格表现或是一种“新手策略”,并非口不择言。利用外界对自己缺乏从政经验的广泛认知,不断抛出试探各方底线的言论,勾勒对手及盟国最新的利益边界。通过在一些核心问题上不断搅动,这种策略无疑可以用较低成本获取更多信息,为己方就任后掌握全面主动积累筹码。

以下为全文内容:

**特朗普的“百日维新”**

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放松监管环境、加大贸易保护将是特朗普上任后在经济方面的施政重点。1月20日,美国候任总统特朗普将正式入主白宫。在外界“商人治国”、“推特治国”的评论声下,特朗普之前声称的种种政策将逐一面临考验。在经济政策方面,以减税、扩大基础设施建设为抓手实施积极财政政策,以限制监管政策推动监管环境改善,以退出TPP、重估贸易伙伴关系等方式实施贸易保护主义将是特朗普重点推进的政策方向。

众多核心政策需经过国会审议,并非总统签署行政命令即可实施。改革知易行难。因此,在已经公布的“百日计划”中,并未提及减税等核心政策。但是,当前美国国会在共和党的控制之下,特朗普的上台将会终结奥巴马与国会之间因长期争斗导致的行政效率低下,有利于新政的推行。

“百日计划”着重勾勒了五个改革方向:第一,退出TPP;第二,取消对页岩气以及清洁煤炭的诸多限制;第三,投资5500亿美元用于扩大基建;第四,收紧对外籍员工赴美工作的限制;第五,加强国土安全投入,尤其是加强针对核攻击和网络攻击的防护投入。

**如何影响中国**

特朗普新政将对全球市场产生较强的溢出效应,对中国的整体影响偏负面。正如IMF等机构所担心的,美国经济政策高度的外溢性可能会对全球市场,尤其是新兴国家市场产生重大影响。在奥巴马政府执政期间,相对谨慎的风格使得美国带给全球的政策风险可以预期。特朗普正式就任后,其推崇的里根式刺激政策和多变的行事风格无疑将加剧全球动荡。对中国而言,突出的影响将集中于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刺激政策引发的通胀预期将促使美元走强,同时给中国带来持续的资本外流压力。扩大基建、减税等扩张性财政政策将强化通胀预期,抬升美元利率中枢,促使美元走强。

诚如笔者团队在《资本外流仍在加剧——盘古智库宏观周报第201636期》中所述,自2014年二季度至2016年三季度,中国经济已经连续十个季度面临资本净外流。非储备性质的金融账户逆差更是在2016年第三季度达到了2073亿美元的历史峰值。在国际收支情况恶化、资本外流、外储缩水的压力下,央行近期采取了一系列收紧跨境资本流动的举措。短期看,强化资本管制的确可以起到立竿见影的效果。但是,国际收支情况改善是个漫长的过程。全球贸易背景下的资本流动需求无法抑制。贬值压力不完全释放,保汇率还是保外储的问题将始终存在。人民币贬值压力如何释放,外汇储备余额能否坚持到贬值压力完全消失,均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第二,贸易保护对中国影响偏负面。尽管爆发全面贸易战的可能性不大,但针对个别有突出利益冲突的行业展开博弈应是大概率事件。为了让制造业就业机会重回美国,特朗普在贸易保护方面的主要主张包括退出TPP、与合作伙伴重新签订双边贸易协定、提高部分产品的关税等。作为“世界工厂”,中国低廉的出口商品价格极大缓解了美国成本推动型的通胀压力。全面贸易保护将极大损害美国的自身利益。刚刚起步的经济有可能陷入滞涨甚至再度衰退。因此笔者认为,中美全面贸易战的可能性不大,但局部冲突难以避免。

对中国而言,美国退出其一手经营的TPP协定无疑是重大利好。但是,随之而来的汇率操纵指控、反倾销调查、提高关税等一系列举措将对中国产品出口产生不利影响。通常而言,加工贸易在全球贸易链条中的粘性较大。本国输出的增值部分有限,不太容易受到贸易战的影响。但是,加工贸易自2007年起受政策影响占比下降,一般贸易占比上升。而一般贸易更容易受到贸易战的冲击,加剧了局部贸易冲突为中国经济带来的不确定性。

第三,扩大油气产量将使国际石油供给面临新的博弈。伴随美元走强,油价可能再次承压,有助于减轻中国的生产要素价格压力。

2016年底,OPEC成员国与部分非成员国达成减产共识,使得从2016年初跌至谷底的油价重回升势。在当前价格水平下,美国页岩石油的开采成本可以完全覆盖,加之特朗普宣布放松油气的开采管制,原本收紧的石油供给将再次面临开闸。从历史经验看,页岩油产量一旦放开,OPEC限产联盟将大概率土崩瓦解,进一步扩大供给。并且,美元走强也将给国际油价带来下跌压力。两种因素叠加,使得刚刚回暖的油价面临再次下跌的风险。对中国而言,油价下跌将带动大宗商品价格承压,有助于减轻要素价格压力。

第四,特朗普的减税政策如获通过,在为中国税收政策带来启示的同时,亦产生了倒逼改革的动力。

近来,中国企业的实际税负问题引发了广泛关注。货币政策注重总量调节。在供给侧改革的背景下,供给侧结构性失衡问题必须通过搭配适当的财政政策才能得以解决。进行积极的税制改革无疑是长远发展的必由之路。特朗普减税政策的核心将是降低企业和中产阶层税负,从而扩大需求,吸引企业投资,促进增长。如前所述,美国经济政策的外溢效应将会倒逼其他国家,尤其是新兴市场国家进行内部改革,以增强国际竞争力。对中国而言,借此机会厘清企业实际税负,营造更好的投资环境,将是正确选择。

**“全明星”团队能否再造里根时代**

特朗普以商界精英打造内阁团队,或将给美国政治经济传统带来新的气息,但不可对团队的“实用主义”和“民粹主义”倾向抱有过大希望。诺奖得主克鲁格曼把特朗普团队称作“黄金蛀虫”(gold bugs)。他指出,特朗普团队在国会的优先议题可能是废除奥巴马医改及对富人减税,特别是房地产遗产税。而基础设施投资更像是纸上谈兵,其团队对于真正将其付诸实施的意愿存疑。诚然,克鲁格曼素来以锋利着称,但其观点对于民粹团体对特朗普的较高期望将是一个善意提示。

此外,特朗普团队成员此前都是各家机构的高层决策者,均具有很强的决策力和领导力,可谓“孙悟空团队”。尽管在当前时点,团队成员都对特朗普较为支持,但团队内部在诸多核心问题上的分歧不容忽视。如何整合这些全无从政经验的“孙悟空”们,将是特朗普能否顺利推行各项核心政策的关键。

当前特朗普针对敏感问题一再的出格表现或是一种“新手策略”,并非口不择言。利用外界对自己缺乏从政经验的广泛认知,不断抛出试探各方底线的言论,勾勒对手及盟国最新的利益边界。如果偶尔越界,一方面特朗普目前仅仅是候任总统,言论不代表白宫态度;另一方面他的“新手福利”仍在,各方对其缺乏从政经验存在较高的容忍度。通过在一些核心问题上不断搅动,这种策略无疑可以用较低成本获取更多信息,为己方就任后掌握全面主动积累筹码。(完)

(注:张明为盘古智库宏观经济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郑联盛、王宇哲、杨晓晨、周济均为盘古智库宏观经济研究中心研究员。盘古智库是由中外知名学者组成的公共政策研究机构,聚焦创新创业、宏观经济金融与国际关系研究。)

整理 李文科; 审校 屈桂娟

我们的标准汤森路透“信任原则”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