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本:
中国

焦点:中国央行调控流动性游刃有余 紧平衡倒逼金融机构去杠杆

作者 李铮

路透上海3月24日 - 中国央行通过MPA(宏观审慎评估)重新实现全方位管控银行资产负债表的威力尽显,面对本月末MPA今年首次正式考核,近几周银行间流动性明显出现季节性紧张。不过从央行传递的信号看,流动性异常紧张应该不会持续,而紧平衡将是央行落实去杠杆任务下的新常态。

央行对市场流动性注入保持谨慎,背后更深层次目的是央行正借助MPA考核营造货币政策适度的倒逼压力,以引导金融机构去杠杆;且央行更加注重预期管理,也令其对掌控好流动性“水龙头”游刃有余。

“部分银行满地跪哭求资金,考核不是实打实达标就得让他们尝尝挨板子的滋味。现在这2-3个BP(基点)的准备金利率作为非审慎行为的惩罚成本可能还是不够给力。”一位接近央行的权威人士称。

他表示,央行今年通过多种方式加强与市场沟通的动作明显增多,一部分原因就是为了防止市场流动性恐慌情绪蔓延倒逼央行被动救助;而从央行不断释放的信号去把握,市场早就应该做好充分准备,季末前流动性肯定会以偏紧为主,但央行维持合理必要的流动性态度不会变。

的确,为进一步解释稳健中性货币政策内涵,央行研究局局长徐忠上月底就撰文强调,货币政策在力度上要更为中性,既要保持流动性总量基本稳定,又要有一定的倒逼压力。同时,央行也对包括公开市场利率调整等政策及时作出说明。

另外,从中国政府将预防系统性风险和保障金融安全作为工作重点可以看出,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所传达的中性货币政策立场信息非常明确。这也意味着去杠杆化是今年的一项关键任务,因报告也明确指出,非金融企业杠杆率较高与储蓄率高、以信贷为主的融资结构有关。

再说到MPA考核,远至去年三季度起央行测算将表外理财业务纳入广义信贷口径的影响最终在今年一季度正式执行,近到部分中小银行今年一季度取消资本充足率容忍度指标是在2月下旬便已经通知而非考核末期,且更多也是先试验目的。综合来看,央行在预期管理上已经明显提升。

央行下属金融时报周四发表“全面客观看待市场流动性趋紧态势”的文章指出,个别或是局部机构资金紧张所引起的市场扰动,不能与整个金融银行体系的流动性缺口大小画等号。若要观测整个市场的流动性缺口,从央行的政策取向和投放情况来间接判断可能更为准确。

“在稳健中性政策周期中,央行净投放不多,或者几乎维持平衡操作,那么大致可以说明市场整体的资金缺口不会太大。”文章认为,短期内央行维持合理必要的流动性态度不变,长期看流动性稳定性的提升,有赖于金融机构主动去杠杆,加强流动性管理。

近期的公开市场操作也印证了这一点。自2月23日以来央行公开市场曾连续16日单日净回笼,仅是在本周初才短暂转为单日小额净投放。而周五在逆回购到期仅300亿元的情况下,央行则暂停逆回购操作,央行称,随着月末财政支出力度加大,目前银行体系流动性处于较高水平。

**银行资产负债调整进行时**

而从MPA实施情况来看,无论是央行围追堵截广义信贷还是发力资本约束,都明显影响了银行在资产端的经营行为,也降低了同业往来的意愿并抑制流动性。

一上市银行总行资管部人士表示,原来银监会对监管指标不达标的处罚手段有限,银行可以选择要业绩不要监管达标;但现在“央妈厉害了”,掌握着资金命脉,惩罚措施多种多样,银行犯错成本很高。

以广义信贷为例,根据宏观审慎资本充足率计算公式,广义信贷增速超过宏观目标增长率越多,就需要持有越多的逆周期资本,这可能直接导致资本充足率考核不达标而调入C档,因此新增广义信贷的规模就得受到遏制,其中一个最直接的体现就是银行新增信贷额度吃紧,因为这项控制起来相对更快见效。

有上市银行华北省分行信贷部人士就透露,“自一季度信贷规模一直是封口的,不能以任何理由新增,化解不良都不行,因为我们资本充足率不足,这是这么多年来第一次封口。”

她并表示,往年只是紧张,原则上不新增,但是特殊情况也可以,但今年一季度总行明确要求信贷规模同比不能有增加。

同时,广义信贷包括各项贷款、债券投资、股权及其他投资、买入返售资产、存放非存款类金融机构及表外理财(扣除现金、存款)六项内容,基本涵盖银行全部表内外资产,银行失去了原先通过表内转至表外规避监管的动力。

因同业资金相对于商业贷款更容易变现,面对MPA考核银行收缩同业,特别是对非银行金融机构的资金供应,导致同业资产端流动性受到挤压,对货币市场流动性造成影响。这一点自去年起每个月末、季末均已明显反映出来。

多位银行人士接受路透采访时均直言是次MPA考核下的这样一个普遍现象:总行测算后要求各部门各分行限时将超标资产转出给资本充足率达标的金融机构,银行兜售资产3月明显增多。不过,银行每逢大考“临时抱佛脚”显然不是长久之计,根本上需要调整负债结构,降低期限错配的风险。

中信银行(601998.SS)副行长兼财务总监方合英在业绩发布会上就表示,该行今年将优化资产负债结构,降低低收益资产比例,压缩外汇、票据等业务;同时适度加大自营资金的期限错配,如提高中长期贷款投放。

前述资管部人士也谈到,在新的监管体系下,银行会逐渐抛弃原来低收益低权重业务走量来实现收益的方式,而在投资有限的情况下可以尽量做一些收益还不错、但占风险资本少的业务,比如ABS(资产证券化)。(完)

(审校 张喜良)

我们的标准: 汤森路透“信任原则

更多 深度分析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