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uters logo
专访:中国央行对人民币汇率和外汇储备并未设定任何底线--官员
2017年3月13日 / 凌晨12点47分 / 6 个月前

专访:中国央行对人民币汇率和外汇储备并未设定任何底线--官员

图为2011年1月拍摄的人民币、美元、欧元和英镑等币种。REUTERS/Kacper Pempel

作者 孙琦子

路透北京3月13日 - 中国外汇储备2月重回3万亿美元关口,而人民币兑美元也迟迟没有贬破7。这两个心理关口一直像高悬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牵动着市场敏感神经;但监管层似乎并未把这两个数字看得太重。中国央行营业管理部主任周学东表示,其实央行对人民币汇率和外汇储备并未设定任何底线。

他在两会期间接受路透专访时并称,3万亿美元外储仍处于比较高水平。过去两年央行动用了一些外储向市场提供流动性支持,导致其总量有所下降,主要目的是防范外汇市场剧烈波动,避免汇率“超调”。而目前所采取的一些“稳汇率”、“稳外储”的做法,实质是对预期的管理和引导。

“据我所知,我们对人民币汇率和外汇储备从未设定任何底线,市场对人民币汇率到了某个节点就会猜测,猜测过程中就形成了一种预期;其实,我们并不担心外储和汇率具体变动到哪个位置。”他称。

中国央行上周二公布,2月末中国外汇储备为30,051.24亿美元,环比增加69.2亿美元,结束此前连续七个月下降,并再度重返3万亿美元关口上方。

不过周学东同时强调,保持人民币汇率的基本稳定和外汇储备维持在一定水平,是一个基本的政策取向。

他进一步解释道,之前人民币升值太快太高,可能人民币存在一定高估,因此一定会有回调;但对贬值预期如果不加以引导管理,就会形成汇率剧烈回调,甚至超调,这对宏观经济很不利,对微观主体也不利。

“单边预期并不好,不同主体想法不一样。比如,进口企业、出国旅游和留学的人都希望人民币升值,而出口企业则希望人民币贬值。”他说。

**怎样理解汇率制度**

周学东并认为,所谓的人民币汇率基本稳定,也是建立在以市场供求为基础、参考一篮子货币、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这几句话要理解起来并不容易。

“市场供求为基础”,表示人民币的汇率总体上是由市场决定的。这个市场,既包括国际外汇市场,也包括国内外汇市场,这两个市场是联动的。

“人民币汇率最终是由市场决定的,要相信市场,尊重市场,因为市场的力量太强大了,这不是说哪个国家哪个政府能轻易改变的。”他称。

其次,“参考一篮子货币”,是说参考的是人民币对一组货币的汇率变动,而不只是对美元。很多人只看对美元的汇率,是不准确的。

而“有管理的”的浮动汇率制度,主要是说管理预期。市场对预期形成是动态的,一旦形成预期又会影响人民币汇率。因此,预期是外汇市场的一部分,而且有时对人民币汇率影响比较大。因此,管理和引导预期,就非常重要。外界看到的央行和外管局采取的一些措施,也主要是管理预期,并加强合规性和真实性审核。

“我们并不刻意追求人民币的升值或贬值,因为不可持续。短期可能还有效,时间稍微长点根本不可持续。”周学东称。

他强调,目前看,人民币汇率有升有贬,双向波动,处于基本稳定的态势。总之,尊重市场,汇率形成机制市场化,总体由市场决定,是一个重要原则。

他并认为,除了市场供求关系外,决定人民币汇率和外汇储备多与寡的一个重要因素,是中国经济的基本面。近年来中国经济仍然处在较高的增长水平上,出口规模和贸易顺差仍比较大。同时,在新常态下,经济增长质量也在逐步改善。这些因素,都是中国人民币汇率和外汇储备保持合理、基本稳定的基础。

“实际上,现行的外汇政策并没有变化,市场化改革的趋向也没有变化,人民币国际化的方向和对外开放的格局也没有变化。但是在管理预期时,确实采取了一些必要的措施。”他称。

**有针对性限制不合理流出**

在周学东看来,这两年中国企业“走出去”步伐大大加快,中国对外直接投资已超过外商来华投资,中国成了资本净输出国。特别是去年,资本项下对外跨境支付比较快,有些项目可能不一定符合国家产业政策导向,有些可能是炒作房地产等境外资产,也有的项目可能缺乏真实性,甚至做套利交易等。

“这些情况,引起国家多个部门的重视,我们遵照总行和总局的要求,加强资本跨境流出真实性、合规性审核,是非常必要的。”他称。

中国2016年对外非金融类直接投资(ODI)同比增长44.1%,达到1,701.1亿美元的历史新高,且已超过同期实际使用外资(FDI)规模。

周学东指出,对任何一个发展中国家而言,外汇储备都是非常珍贵的资源,尽管中国外储较多,也要珍惜着用。

他并表示,外界理解的资金流出“限制”,主要是对那些不符合产业政策的、缺乏真实性的或不合规的资本流出,这些的确需要限制。但对有真实性贸易或投资背景的,或是国家鼓励的购汇需求,完全可以得到满足,只是增加一些审核的时间和环节,并不存在限制的问题。

“加强投资贸易的真实性审核,加强合规性审查,这是必要的。另外,过去鼓励资金流出的一些优惠政策,现在可能就要取消了,所以大家感觉政策变了,但其实基本的政策框架并没有变。”他称。(完)

审校 张喜良

我们的标准汤森路透“信任原则”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