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uters logo
4 年前
葡萄牙困境折射欧元区二线国家问题
2013年7月4日 / 凌晨5点43分 / 4 年前

葡萄牙困境折射欧元区二线国家问题

资料图片:葡萄牙教师手持标语和旗帜,在里斯本街头抗议政府节支举措。Hugo Correia

* 结构性缺陷是经济危机的根本原因

* 经济和债务问题与希腊相似

* 西班牙形势稳定下来,但无经济增长良方

撰稿 全球经济记者魏伦(Alan Wheatley) 编译 李春喜/王翔琼/梁睿雪

路透伦敦7月3日 - 国际贷款机构提出的严苛预算要求可能是葡萄牙爆发政治危机的最直接原因,但该国没能在之前形势较好的时候整顿经济,现在也是在为此付出代价。

周三,总理科埃略中右翼联盟政府的存亡悬于一线之间,因为右翼人民党(CDS-PP)在讨论是否脱离联盟,而一旦退出则将使政府失去多数席位。

人民党与葡萄牙普通民众立场一致,反对进一步削减支出。而该国只有实施更多减支,才能实现欧盟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对其780亿欧元(1,020亿美元)救助所附加的债务削减目标。

法国Natixis银行首席经济学家Patrick Artus担心,葡萄牙在进行一场必输的战斗,因为其经济和税基都在萎缩,而后者是稳定公共财政所必需。这样的结果就是经济会陷入衰退循环,就像希腊已经经历的那样。

“这是欧元区最大的问题之一:在二线国家,如果宏观经济基础萎缩,你怎么能偿还旧债?”Artus质问道。

他表示,虽然欧洲延长了贷款期限,但葡萄牙的公共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GDP)之比远没有稳定下来。“如果以通常的偿付能力指标衡量,葡萄牙显然已无力偿付。”

葡萄牙需要通过经济增长来摆脱债务,但根据经济合作暨发展组织(OECD)估算,该国每年的潜在增长率低于0.5%。

即便是在1999年欧元问世后的那些年,信贷可以自由流动的时候,葡萄牙的经济表现也比较差。

在1999-2008年间,该国实质GDP平均每年仅增长1.3%,生产力大幅放缓,竞争力也降低。2001-2011年间人均GDP未出现增长。

Artus认为经济停滞的根源在于经济结构。自采用欧元以来,葡萄牙制造业产能萎缩超过15%,由于来自中国和东欧的竞争压垮了该国的低端产业。

三分之二的葡萄牙人在15-16岁就离开学校,导致其劳动力技能较差,年均趋势劳动生产率仅增长约1%。

商品和服务市场僵化,使物价在工资降低的情况下仍维持高位,因此抑制了内需,使经济形势恶化。

OECD在最近的报告中称,“进行全面的结构性改革使生产力和竞争力复苏,对于恢复经济平衡和持续增长至关重要,”

**一丝希望**

乐观人士指出,葡萄牙的出口表现不错。但标普欧洲主权评级主管Eileen Zhang称,鉴于葡萄牙未能吸引大量外国直接投资,因此进一步改善的前景渺茫。

“对葡萄牙的希望是,在此计划实施的头两年引入结构性改革,以增强经济的灵活性,从而吸引外国直接投资,进而使经济潜力再度回升,”她表示。

邻国西班牙显露经济企稳的迹象,亦鼓舞人心。据最新的采购经理人指数(PMI)显示,西班牙6月制造业继两年下滑后持稳,服务业萎缩速度为两年以来最慢。西班牙是葡萄牙最大的市场。

独立分析师Edward Hugh表示,西班牙正在经历某种周期性的缓和期,这在某种程度上是与今年减赤目标放宽有关,但将此称为复苏还太早。

“我们看到形势好转的少许迹象,但这并不意味着西班牙局势发生重大变化。房价持续下跌且国内需求继续下滑。提振因素实际上来自出口,”他称。

Hugh表示,葡萄牙的情况与希腊无异,两国都需要从一开始就进行债务重组。

然而,葡萄牙进行财政整顿的步伐过快,造成的忧虑超过正常水平,并引发一波移民潮,令该国长期前景面临风险。

就像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曾承认对希腊作出过度乐观的经济预期一样,Hugh预计IMF也会对葡萄牙犯下类似的过错。

在9月德国大选过后,欧洲各国政府可能就如何填补两国的融资缺口展开激烈讨论。

**与意大利相似**

花旗称,葡萄牙国内对继续实行节支措施的政治支持逐渐减少,降低了2014年中顺利退出当前救援方案的可能性,同时增加了申请第二轮援助的机率。

“这也增加了该国最终可能会步希腊和塞浦路斯后尘--需要以某种形式进行债务重组的可能性,”花旗分析师在报告中指出。

葡萄牙政局的紧张局面也不禁让人将其与意大利相提并论,意大利前总理蒙堤曾经威胁不再支持其继任者莱塔。

经济方面也有一些令人担忧的相似问题。意大利是经济合作暨发展组织(OECD)34个成员国中唯一一个在2000-2011年间人均国内生产总值(GDP)下降的国家。

Artus表示,与葡萄牙一样,意大利自金融危机以来的经济产出减少了约10%,而这将削弱该国稳定债务与GDP之比的能力。

“在一般的经济衰退当中,GDP首先会下滑,之后则会回升至潜在GDP水平。但在这场危机中,潜在GDP却降至实际GDP水平,说明潜在产出受到永久性损害。对规模较小的经济体来说,偿还大规模旧债的难度很高。在这方面,意大利和葡萄牙情形十分类似,”他说。(完)

(审校 隋芬/许娜)

路透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让您在每日清晨收到路透全球财经资讯精华和最新投资动向。请点击此处(here)开通此服务。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