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本:
中国

瑞银上调中国今年GDP增速预测至6.7% 人民币年底料至7.15元

路透上海3月15日 - 大型投行瑞银最新报告指出,2017年中国经济强劲开局,房地产活动强劲,政策继续支持增长,瑞银上调今年中国GDP增速预测至6.7%,此前预测值为6.4%,并将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年底预测从7.3元调至7.15元。

以下是瑞银证券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汪涛的《上调中国经济预测:更高的增长,更强的人民币》研报的部分节选:

2017年强劲开局;1-2月内外需均有所反弹,推动工业生产同比增长6.3%。受益于地方建设项目落地和信贷支持,基建投资同比增速反弹至21%以上,而强劲的房地产销售和交运服务有助于推高第三产业增加值。

房地产活动强劲;虽然调控政策导致一二线城市房地产销售放缓,但三四线城市推动全国范围的销售同比增长25%。房地产新开工面积同比增长10.4%,三四线城市的库存也继续下降。

政策持续支持增长

虽然两会将今年的GDP同比增速目标定为6.5%,但是政策基调和将M2增速定为12%(高于去年实际值)表明政策将继续支持经济增长。政府工作报告中对经济增长目标还特别指出“在实际工作中争取更好结果”,表明6.5%实际上是经济增长目标的底线。再考虑到今年地方政府面临换届,我们认为政府大概率会继续提供财政和基建政策支持。

更为重要的是房地产的政策基调。决策层强调了建立和完善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长效机制,同时要着力防控房地产波动风险,这表明无论是非常强劲还是非常疲弱的房地产市场都非政府所期。今年房地产政策将继续分类调控,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城市要合理增加住宅用地并规范房地产销售、抑制热点城市房价过快上涨;而三四线城市库存仍然较多,要支持居民自住和进城人员购房需求。市场热议的房地产税并没有进入今年的全国人大立法计划,短期之内应不会落地。

在3月10号的记者会上,央行官员表示中国的杠杆率总体不是特别高,个人购房贷款的增长有助于居民买房子和降库存,且房贷实际上会传递到大的产业链上。相比此前政府对高杠杆和房地产市场的担忧,本次央行对杠杆率和房贷的表述有所放松,市场将此解读为利好房地产市场。当然,如果房地产市场的繁荣继续扩展到更多城市,或者导致房价大范围上涨,那么今年晚些时候政策也有可能进一步收紧。

虽然我们预计今年市场利率仍然较高且波动增大,特别是对影子银行的监管将带来银行间资金链条的放慢或减少,但我们仍然认为央行不会调整基准存贷款利率。利率高企将导致部分行业融资成本上升,但过去一年实际融资成本已大幅下降,此外过半数的企业融资依然来源于以基准利率定价的银行贷款。更重要的是,鉴于政府依然需要信贷扩张来支持投资和经济增速,较高的利率或较严的监管都不会明显拉低整体信贷增速。

上调GDP预测至6.7%

我们将2017年GDP预测从6.4%上调至6.7%,主要基于两点重要的原因:1)去年年底和今年年初经济活动强于预期,翘尾效应推高基数;2)房地产销售大幅强于预期,再加上房地产政策基调仍然较为宽松,因此我们此前担忧的房地产新开工和投资下行压力可能延迟到2018年显现。受房地产投资好转推动,今年整体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可能达9.5%,此外工业部门去库存周期结束也会推高固定资产投资。此外,我们认为中国将受益于全球经济复苏,贸易摩擦可能会较预期有所推迟,因此我们同时上调了实际出口增速预测。不过,鉴于我们预计内需稳健、进口好转,2017年净出口对实际GDP增速的贡献可能为零。

我们不再认为今年房地产建设量会大幅调整。此前我们预计今年GDP增速放缓的主要理由是房地产建设量可能面临大幅调整。导致调整的主要理由包括之前强劲的销售透支了未来的购房需求,房地产调控政策已经开始收紧、销售可能会随即明显放缓,进而导致地产建设的放缓。但是,虽然一二线城市的调控政策导致房地产销售有所减速,但鉴于宏观政策基调依然宽松、库存持续下降,三四线城市的购房意愿依然非常旺盛。最近瑞银地产报告显示,南部和东部省份许多三线城市的库存销售比已经跌至12个月以下,已经基本达到供需平衡、足以支撑供需较高的销售。鉴于此,我们将全年房地产销售预测从此前的零增长上调为增长6-8%,上调新开工增速至8-10%。受此推动,房地产投资可能增长7-9%。

这里我们假设下半年房地产销售增长势头会明显放缓,一定程度上是因为强劲的房地产市场表现可能促使政策进一步收紧;我们同时预计房地产新开工会滞后房地产销售6个月左右、逐渐放缓。

这对2018年来说意味着什么?房地产销售持续好转、房价持续上升,可能会促使房地产建设量再次提速、助推经济增长。但是,鉴于城镇化带来的住房需求保持平稳、没有明显增长,再加上人口结构恶化,我们认为目前房地产活动的好转难以持续。因此,我们预计2018年房地产销售和建设活动都将放缓,进而导致固定资产投资和GDP减速。

上调进出口预测,进口强于出口。在出口方面,最近海外数据支撑了我们对美国和全球经济复苏的预测。另一方面,我们认为中美贸易摩擦可能会较预期有所推迟,因此中国有望与其他东亚国家一样受益于全球经济和贸易复苏。在进口方面,国内投资和建设需求强于预期,可能导致进口量和进口价格都高于我们此前的预测。因此,我们现在预计贸易顺差占GDP的比重从2016年的4.3%下降至3.6%,经常帐户顺差占GDP的比重从1.9%下降至1.1%。鉴于进口价格反弹是贸易和经常帐户顺差下降的重要因素,今年实际净出口对GDP的拉动(0%)会好于去年(-0.3%)。

调整人民币对美元汇率预测

首先,我们一直以来都坚信中国政府希望管理汇率波动、保持人民币币值对美元和一篮子货币相对稳定。这既是为了稳定国内汇率预期,也是为了避免汇率大幅波动带来的风险,并且避免国际政治压力。当然,在美元没有出现大幅贬值的环境下,管理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相对容易。

继2016年年底持续升值之后,尽管目前市场对美联储加息次数的预期比此前增加了一次,但今年以来美元指数仍然下跌了近1%,另一方面,欧洲经济复苏和最近欧央行微妙的态度转变也值得注意。此外,市场对特朗普财政刺激的效果预期也打了折扣。

美国对中国的贸易政策也是影响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的重要因素。虽然中美贸易摩擦会加剧,但我们认为今年美国政府不会将中国定义为汇率操纵国、或对中国出口产品全面提高关税。更可能的情形是美国政府指责中国政府对出口进行不公平的补贴,并用相关贸易法律条例制约中国出口。我们认为此前市场热议的边境税是美国整体税制改革的一部分,最早今年年底才可能落地。此外,美国政府还有可能继续施压,要求人民币不能对美元大幅贬值。

鉴于此,我们将2017年底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从7.3调整为7.15。换言之,我们认为今年年底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不太可能贬至7.15之上。该预测同时面临上行和下行风险。如果美元大幅升值,无论是因为美国国债收益率大幅上行、还是因为欧元大幅贬值、或因为边境税出台,那么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可能贬至7.3、甚至7.5。但是,如果美元保持目前水平甚至有所贬值,那么年底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可能不会贬至7以上。

汇率稳定和资本管制有助于政府管理资本外流。政府已经出台了吸引资本流入的措施,包括允许境外投资者参与外汇衍生品市场以对冲汇率风险,以及对外国投资进一步放开服务业、制造业和能源等领域的投资。我们现在认为年底外汇储备规模将保持在2.8万亿美元以上。(完)

(发稿 张金栋; 审校 林高丽)

我们的标准: 汤森路透“信任原则

更多 财经视点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