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uters logo
8 个月前
鸡年展望:中国跨境资本流出风声鹤唳 “宽进严出”仍是主旋律
2016年12月26日 / 凌晨1点57分 / 8 个月前

鸡年展望:中国跨境资本流出风声鹤唳 “宽进严出”仍是主旋律

2015年11月12日,中国香港,一处自动柜员机上的人民币和美元符号。Bobby Yip

作者 孙琦子

路透北京12月26日 - 人民币兑美元持续贬值,叠加中国企业和居民进入全球化资产配置阶段,中国今年资本流出规模之巨超出许多人的想象。在国内经济面临持续下行压力、美元大概率维持强势的背景下,2017年这些因素还将进一步发酵,中国资本外流不会很快出现拐点,形势将依然严峻。

分析人士认为,监管层对此料有应对,“宽进严出”料仍是明年的主旋律,倘若资本流出强度过大,不排除会进一步收紧资本外流,譬如限制或延缓企业海外投资计划,指导商业银行的结售汇额度,甚至对个人购汇也做出一定限制等等。而层层设防之下,明年资本流出规模或许并不会明显增加。

“明年整个资本管制应该是趋严的,2017年很难看到资本管制掉头的趋势。从结果上看资本流出规模可能不会太悲观,但是压力还是有的,”民生证券研究院海外组负责人张瑜称。

华融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伍戈也表示,短期资金流动关注的还是两国利差、人民币贬值预期等,如果美元明年确实强劲,人民币流出的压力全年都会存在。不过明年美元能否一直保持如此强势,市场存在分歧;因此,预计监管政策会继续“相机抉择”。

“估计明年的监管政策还将相机抉择,资本流动管理是可以逆周期调节的,如果流出强度太大了会收紧,”伍戈称,“资本项下本身很复杂,40多个细项,哪个松哪个紧,都是可以调节的。”他此前曾供职于中国央行货币政策司。

受人民币贬值预期等多重因素推动,中国11月央行口径外汇占款减少近4,000亿元人民币,降幅创十个月新高;11月末外汇储备也降至3.05万亿美元,续创2011年3月末以来新低。

中金公司上周发布研报称,中国外汇储备可能在近期跌破3万亿美元,叠加个人换汇的集中增加,将会对市场造成心理冲击。不过中国尚有充分应对措施,可能继续执行“宽进严出”的外汇管理措施,包括收紧大型直接投资项目的用汇审批、加强贸易相关外汇交易的背景核查等。

同时,在必要时加强个人换汇管理。中金认为,央行应不会临时调整换汇额度,因为这只会徒增市场恐慌;但不排除可能在银行层面给予一定的窗口指导,甚至增加一些购汇的文件证明等要求,“往轮子里掺些沙子”,加大摩擦系数。

日前召开的中国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2017年财政政策要更加积极有效,货币政策要保持稳健中性,要在增强汇率弹性的同时,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要把防控金融风险放到更加重要的位置,下决心处置一批风险点。

**企业海外投资或放缓,融资更倾向境外渠道**

事实上,“紧流出”已经让一些企业感受到了压力。对小企业而言,不论是进口付款还是对外投资,换汇审核程序很多时间很长,还可能面临指导暂缓投资计划;它们甚至不得不寻找中介机构,支付更多成本来获取外汇。而对于本身有海外渠道的大型企业而言,海外投资还将继续进行、但步伐可能放缓,融资则更倾向于境外渠道。

一家位于浙江的进口企业今年下半年来一直为对外付款而发愁,由于正常换汇审核时间很长,且常常被银行告知额度不够,企业不得不寻找中介来换汇支付进口的原材料,代价则是高昂的中介费。

“我们现在往外付一亿元的货款,换汇成本就得一千万。今年下半年光中介费已经付出去两三千万了。”企业负责人无奈地表示,他担心的是,随着政策进一步收紧,明年需要付出的成本可能更高。

而多家大型企业财务负责人则表示,明年的海外投资计划将主要依据企业发展战略,而海外投资的融资将主要考虑境外渠道,其中一个主要原因是监管层对于企业购汇的审核极大增加了其境内购汇的时间和成本。

“集团的战略是海外投资的决定性因素,我们公司发展到全球扩张的阶段,生产、销售都要往外走,未来的海外并购还会有。”一家大型民营企业财务负责人称,“此外,海外资产价格相对便宜,人民币也在贬值,把人民币变成海外资产也是现阶段的一个选择。”

一位央企财务公司负责人也表示,明年企业海外投资还会继续,主要会从海外融资,因为比境内更方便、高效、快捷,融资工具也不缺,资金成本也相对较低,还避免了在境内折来折去的汇差;不过,海外投资规模会不会受限制目前还不好说。

“今年动员的时候也是先从国企央企开始,一开始没敢叫外企,甚至外资行都没叫,就是按照党的纪律,内部悄悄压缩一下规模。后来扛不住了,就都约谈了。”他称。

中国今年1-11月非金融对外直接投资(ODI)同比增长55.3%,至1,617亿美元;11月单月ODI为157.4亿美元,同比增长76.5%。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1-11月实际使用外资金额(FDI)1,137.9亿美元,同比增长仅有区区3.9%;11月单月FDI同比仅增长0.9%。

中国国家外管局局长潘功胜日前表示,当前中国跨境资本流动风险可控,将严厉打击外汇市场违法违规行为,同时各商业银行办理外汇业务要加强真实性合规性审核。国家外管局一位官员日前也称,中国今年对外直接投资(ODI)增长得太多很快,中国需要采取“逆周期”举措以遏制大量资本外流。

**个人换汇或进一步增加,但更趋理性**

对于中国的个人投资者而言,全球配置资产的意识已经开始觉醒,出于对个人购汇政策收紧的担忧,明年换汇很可能会进一步增加,不过大部分普通投资者还是比较理性。

“我周围的人都换了美元,没有不换的,但也就是把自己的额度换了,没怎么听说用好几个人额度的。”上海一位外汇交易员称,“换美元不是为了投资,而是为了资产安全保值,也是为了出国旅行购物方便。”

他并表示,普通老百姓明年换汇可能会增加,但不仅是因为汇率贬值,还因为换美元的人太多,导致国家出台政策管理限制更多,限制更多反而会购的更多。现在银行已经不允许一个账户下管理多个人的外汇额度。

“大家会谨防货币政策、外汇管理的政策收紧,万一购汇额度更紧张,那就更麻烦,不如提前换,反正不会亏。”他称。

人民币贬值导致购汇意愿更加炙热,银行结售汇已经连续第17个月出现逆差。国家外管局数据显示,中国11月银行结售汇逆差334亿美元,较上月的146亿美元逆差扩大逾一倍;与此同时,11月境内银行代客涉外收付款逆差246亿美元 ,较上月141亿美元逆差扩大逾七成,亦为连续第17个月出现逆差。

上述交易员认为,只要美联储加息,中国资本管制变严是毋庸置疑的。现在美国有更好的经济效应,美元回归也是正常,主要问题还是中国经济基本面不好,不然也不会这么担心资本流出。

而前述央企财务公司负责人也透露,监管层指导企业在境外发美元债并回流结汇的动议已经不了了之。“ 钱拿回来企业也不结汇,还在企业账上趴着,也不属于国家储备,没啥作用。后来就不了了之了。”他称。

香港保险业监理处数据显示,今年首三季本地保险公司向中国内地访客发出的保单新造保费为489亿港元,与去年同期公布的数字比较增长132%,并占同期个人业务的总新造保单保费比重37%。不过,监管层已经收紧了中国内地居民购买香港保险的途径,银联已经收紧利用银行卡及信用卡购买香港保险产品的规定。

中国央行参事盛松成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称,明年1月起居民将可以动用新一年的购汇额度(人均5万美元),这在人民币贬值预期的情况下,大众出于资产配置和保值的考虑,可能在年初集中购汇,使人民币贬值压力进一步加强。(完)

审校 乔艳红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