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本:
中国

《SAFT专栏》美联储货币政策样式不会回到从前 可能和现在差不多

(本文作者为路透专栏作家,以下内容仅代表其个人观点)

撰稿 James Saft

路透2月23日 - 美国利率必将上升,但未来的货币政策可能更像现在,而不会恢复危机以前的模样。

世界变了,白宫也换了主人,而且这将改变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美联储/FED)的人员构成和展望--也许是大幅改变。

美联储今年升息两或三次之后,继续加息或收缩资产负债表的能力与意愿将受到严重制约。

周三公布的1月利率会议记录给人的印象是,3月升息的可能性,主要是一种格式化表述,并非现实情况。另外,这次会议几乎未讨论4.5万亿美元的资产负债表。美联储购入这些债券,以影响利率水平、信贷供应和较长期融资成本。

“有人指出,鉴于美联储资产负债表的规模与存续期预计逐步下降,美联储所持资产给较长期利率施加的下降压力有望在未来几年减弱,“会议记录表示。

“最后,认为逐步上调联邦基金利率可能合宜的观点,也反映出下述评估意见:中性利率目前非常低,而且可能只会缓慢上升。中性利率是指当经济运行处于或接近潜力水平的时候,既非扩张性也非收缩性的实质利率。”

换言之,我们并不真想讨论如何在短期内缩减资产负债表,这压根不重要。美联储无需匆忙将资产负债表缩减至金融危机之前的常见水平,若美联储真的这么做了,恐怕会陷入困境。

旧金山联邦储备银行总裁威廉姆斯(John Williams)称,均衡利率已经下滑,使得管理经济、避开金融动荡更加困难。所谓均衡利率,是经济在增长和通胀之间取得平衡时的利率。

“在均衡利率偏低的环境下,以往被称为‘非常规’的政策可能都会成为常态,例如零利率或负利率政策、前瞻性指引以及资产负债表政策,”威廉姆斯在周二的文章中写道。

**这是一个特朗普的世界**

威廉姆斯分析了个中利弊。让利率回到历史常规水平并给资产负债表瘦身的难度会加大,但这样做可为美联储提供迎战经济周期中的下一个低迷阶段提供弹药,从而带来较大的功效。

随着美联储理事塔鲁洛即将辞去职务,特朗普可在美联储理事会中安插三名成员。到明年某个时候特朗普还可以提名美联储主席人选,他可以让叶伦留任,也可以另择他人取而代之。如果另选他人取代叶伦,并且叶伦选择不继续留在美联储理事会,那么特朗普可安插人手的位置又多了一个。美联储副主席费舍尔(Stanley Fischer)可能也将要卸任。

就像不喜欢媒体一样,特朗普反对美联储的宽松政策,如今他可以通过任命美联储官员,来影响货币政策。可以预测他会这样做,而且被任命者会明白把特朗普该实验的金融成本维持在低位而非较高水平的好处。

这并不是说特朗普指定的被任命者不会抗击通胀,他们会的。但鉴于有充足的理由把利率维持在低位,并维持庞大的资产负债表,大家会看到特朗普物色的候选人选,会如何特别地强调这些理由。

允许债券到期就是一项收紧措施。叶伦预测,今年让1,770亿美元公债到期而借此削减资产负债表,会与加息半个百分点大致相同。

Brown Brothers Harriman的Marc Chandler指出,明年将有4,250亿美元公债到期,2019年会再有大约3,500亿美元公债到期,并称:“这样的收紧,会令作为货币政策主要工具的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退居次要低位。”

说到底,非常规的货币政策,可能只会变得稍微不那么非常规而已。(完)

(本文刊出时,James Saft对文中提及之证券未有任何直接投资,但可能透过基金间接持有相关证券。)

(编译 张涛/孙国玉/侯雪苹;审校 王洋/徐文艳)

我们的标准: 汤森路透“信任原则

更多 国际财经专栏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