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本:
中国

焦点:全球航运业挣扎求生 初创企业寄望科技救命

路透新加坡9月29日 - 面对营收骤降、防御性合并及主要业者韩进海运(117930.KS)破产等接二连三的重压,全球航运产业正逐渐意识到,要通过科技寻找补救机会。

搭载感应器的集装箱、智能船只以及3D打印等科技抢占头条新闻之际,要大干一场的初创企业则致力于那些更为基本的作业流程上,简化航运商、货运代理商、以及实际运送商品业者间的互动。

“在这个极为复杂的系统中,有很多需要改善的地方,这也将对全球经济造成重大冲击,”Founders Fund的Trae Stephens表示。Founders Fund本周带头进行对Flexport的一轮6,500万美元投资,Flexport是一家主要提供物流服务和数据的初创企业。

“我们认为提升办事效率实际可以渗透到经济体中的每一个部分,”Stephens指出。这轮投资之后Stephens将进入Flexport的董事会。

根据运输咨询公司Seabury,接下来几年集装箱远洋贸易的增速(复合年均增长率)可能不会超过3%,2000-05年以及2005-10年的增幅则分别为10%和5%。麦肯锡预估,今明两年运能过剩将维持在20%以上。

香港初创公司Freightos执行长Zvi Schreiber称海运业是“手工操作的,效率低且不透明”。该公司提供像Expedia那样的终端到终端的海运运费报价。

毕马威会计师事务所发现,运费报价通常包括20种相关费用。根据Journal of Commerce,在价格波动以及裁员导致发票错误时,每家海运公司一年亏损最多达15万美元。

“这个行业破碎不堪,我们无疑面临严重的问题,”海运及物流公司Mercator International的合伙人Jesper Kjaedegaard近期在新加坡的一个海运会议上称。“没有科技,这个行业将不会进一步向前发展。”

**透明度**

Kjaedegaard指出,像Xeneta这样的初创企业,该公司是两位行业资深人士在未能说服雇主--海运业巨头Kuehne und Nagel(KNIN.S)在运费方面引入了更大透明度的情况下创办的。

“业内许多人认为透明度具有破坏性,会对利润率带来负面影响,”联合创始人Thomas Sorbo说。

Xeneta的解决方式是寻求全体消费初创企业的支持:鼓励所有业内企业公布运费,从而为全球约1,700万份海运合同运费建立群体提供的数据库。

通过实时数据,航运商可以看到他们应能得到多少运费。

“突然之间(他们)可以将自己的合同与其他人的对比,从而可以发现自己是否被骗了,”Sorbo说。

风险资本有意在整体供应链领域投资,而且物流行业也在增长,至少直到去年情况还是如此。根据咨询公司CB Insights数据,2015年对初创企业投资超过17亿美元,是2014年的三倍。今年上半年投资额则达到5亿美元左右。

初创企业中,有试图效仿优步经营方式的,也有像Natilus这样,计划生产跟波音777飞机一样大、能在水上起飞和降落的货运无人驾驶飞机的。Natilus执行长Aleksey Matyushev设想,运费较低的空运,能够将很多远洋航运业务挤出货运市场。根据Seabury,远洋航运占集装箱货运的98%左右。

但是,目前初创企业的弄潮儿是,Xenetas这样不断蚕食低效同业的企业。

例如,Freightos提供物流企业可管理合约的软体,并使报价和销售程序自动化。上个月,Freightos收购了西班牙空运费率数据平台WebCargoNet。

另外,为船运商提供线上管理供应链方案的GT Nexus,则在去年被全球最大软件公司之一Infor收购。

但并非所有业者都喜欢受人注目,而且外界也怀疑这类初创企业能否在细分市场之外开疆辟土。

“他们自以为想出了好方法,但其实并没有,”香港一位业界资深人士Nick Coverdale说。“这个行业并不像人们所称的那么落后。”

其他人则是指出利用这类服务的好处。

新加坡Global Air Cargo International的Eddie Soh说,使用Freightos可帮助他更快地给客户报价,就算他人是在路上,只要拿出iPad就可以。但在以前,他得赶回办公室用电邮和Excel才能做到。(完)

(编译 张明钧/侯雪苹/杜明霞/李婷仪 审校 李爽/高琦/张荻)

更多 深度分析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