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uters logo
10 个月前
(修正)特别报道:中国教育机构收买美国顶尖大学招生官 提供留学捷径
2016年10月19日 / 上午10点33分 / 10 个月前

(修正)特别报道:中国教育机构收买美国顶尖大学招生官 提供留学捷径

2015年5月15日,美国洛杉矶,南加州大学毕业典礼。Mario Anzuoni

(修正内文“CACE的所有五位主管都是狄邦雇员”为“CACE的所有五位主管都是狄邦雇员或咨询师”,并统一全文“特训营”的说法)

撰稿 Steve Stecklow/Renee Dudley/James Pomfret/Alexandra Harney

路透纽约/上海10月14日 - 中国一家知名教育机构曾向美国一些顶尖大学的招生官提供数千美元的补贴或现金,以帮助学生申请美国大学。

据曾就职于总部在上海的狄邦教育管理集团的八名员工指出,该公司的服务不止于此。

其中六人对路透表示,狄邦员工帮助学生写申请文书。另一人表示,她曾改动老师给学生写的推荐信。其中一名前狄邦雇员表示,一名学生曾被允许察看高中成绩单,并抹去糟糕的成绩。

狄邦否认关于申请欺诈的指控,但自称与大约20所美国大学有特殊关系,其中包括范德堡大学(Vanderbilt University)、韦尔斯利学院(Wellesley College)、杜兰大学(Tulane University)和弗吉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 Virginia)。这些大学的招生官2014年以来访问过中国,在每年夏季举办的特训营活动中亲自向学生们提供咨询,指导他们如何才能成功地申请到美国大学。

“现任招生官变身你的专属顾问,一年只此一次,”狄邦教育管理集团的广告对潜在客户宣称。在这份广告上,有一名韦尔斯利学院的学生把自己被提前录取归功于狄邦特训营。

据路透收到的电子邮件,狄邦和一家与其有关联的慈善团体负担参加特训营的招生官的旅费。有些招生官还曾收到现金--有时以100美元的钞票发放。

考虑到中国求学申请欺诈的普遍现象,这种安排让波士顿学院(Boston College)国际高等教育中心的创始主任阿特巴赫(Philip G. Altbach)深受困扰。

“做这事的这些高校招生官真可耻,”Altbach说。

狄邦教育在把学生送入美国知名大学方面的成功,凸显了中美双方都渴望利用中国学生想到美国大学深造的愿望来赚钱。

成千上万的中国学生要到美国大学就读,数百家中介和教育机构公司在中国迅速涌现,以迎合这些学生的需求。他们收费昂贵,提供的服务有时包括帮助学生在标准化考试中作弊、申请材料造假等。

**向南加州大学捐赠**

有些美国大学曾通过聘请中介来招揽国际生以提高收入,因国际生通常都会支付全额学费。在狄邦教育的情况中,钱走的是另一条路:花钱请名校的招生官过来,向急于想进入美国顶尖大学的中国客户提供咨询。

狄邦教育的创始人兼执行长张博文在采访中指出,许多学校、学生和海外的高校认为,狄邦教育是在中国最具商业道德的公司之一,对员工有严格的规范要求。

“这些投诉肯定没到我这里,”张博文指的是申请造假的报导。“但我向你们保证,如果这个投诉到我这个层面,我一定会处理。”他还补充说,出现一两个违反规定有问题的员工,并不代表整个公司范围的造假。

张博文还在向南加州大学(USC)的一个研究中心捐赠75万美元,该中心正在打造一个项目,旨在应对中国学生在申请美国大学中的欺诈情况。

这笔捐款同样也是争议重重。

张博文是通过纽约一家非营利机构美国文化教育委员会(Council for American Culture and Education Inc,CACE)向南加州大学捐献的。该委员会是美国两名顾问在2009年为狄邦创建的,当时该公司开始寻求在美国学术界建立联系。狄邦今年开始通过CACE向参加狄邦特训营的一些大学招生负责人提供酬劳。

但CACE并未在美国及纽约州报税时披露其与狄邦的关系。据美国国税局(IRS)非营利机构部前主管Marcus Owens,这种疏忽可能威胁CACE的免税地位。

纽约总检察长办公室获悉CACE与狄邦的关系后表示,他将审查这一慈善做法。如果总检察长发现有证据表明这一慈善做法违反了纽约法律,那么可能会展开正式调查。

狄邦一位前雇员试图警告一些名校小心该公司。2014年,狄邦曾赞助一些美国大学官员到访北京,讨论南加州大学项目,Bruce Hammond曾给南加州大学及另外10所美国大学的高层发送过电子邮件。收到这份警示信的学校包括麻省理工学院、斯坦福大学、哥伦比亚大学以及杜克大学。

“在我写这封信的时候,你们最近在北京与狄邦高层及精英学校官员的开会照片已经在中国流传,”Hammond写道。他称狄邦“是遍及美国各高校入学申请程序的欺诈和误导做法的主要策划者之一”。

南加州大学中心称,其一直在调查Hammond有关狄邦的说法,但辩称该公司是“可靠且有价值的合作伙伴”。

**4500美元“酬金”**

狄邦每年7月都会在上海举办为期八天的招生特训营。数以百计的中国学生都付费参加,这样他们就可以听到美国的大学招生负责人讨论学校偏好什么样的入学申请,学习如何写一份令人印象深刻的自我介绍,或许还会获得一次面试机会。狄邦在其宣传资料中吹捧可以有机会进入参会的名校。

在过去三年的夏季里,美国招生官员可自选馈赠形式:要么是商务舱机票,要么是经济舱机票外加现金“酬金”。前两年的夏季里,每位参加者的费用是4,500美元。而去年,招生官员拿到的是现金,通常是一叠100美元面值的美钞。

曾担任过Middlebury College招生主管的狄邦顾问Robert Clagett自2014年以来一直在为夏季项目招募美国招生官员。他说,他们中间有四分之一或三分之一的人选择经济舱机票加现金酬劳的方式,其余人选择了商务舱机票。他拒绝提供涉及哪些学校。

有六所院校证实他们的招生官员接受酬劳来参加狄邦的特训营。这六所院校是卡尔顿学院(Carleton College)、汉密尔顿学院(Hamilton College)、拉法耶特学院(Lafayette College)、伦斯勒理工学院(Rensselaer Polytechnic Institute), 杜兰大学(Tulane University)和佛蒙特大学(the University of Vermont)。

范德堡大学(Vanderbilt University)、韦尔斯利学院(WellesleyCollege)、波莫纳学院(Pomona College)、科尔盖特大学(Colgate University)的招生官员证实他们接受来参加狄邦特训营的飞机票。维吉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 Virginia)、印第安纳大学(IndianaUniversity)和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the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的官员也这么做了。

据Clagett称,近几年参加特训营的人中,还有来自克莱蒙特·麦肯纳学院(Claremont McKenna College)、科罗拉多学院(Colorado College)、戴维森学院(Davidson College)、雪城大学(Syracuse University)、德克萨斯基督教大学(Texas Christian University)和卫斯理安大学(Wesleyan University)的招生官员。这些院校要么拒绝置评,要么没有回覆征求置评的要求。

波士顿学院高等教育研究中心主管Altbach表示,从一家设法为客户牵线搭桥以入读优秀院校的公司中,接受现金或费用酬劳的行为是不恰当的。他说,这样的安排只会带来更多麻烦,因为中国普遍存在入学申请的欺诈行为。

“我认为与这家公司一个鼻孔出气是有问题的,不管他们拿到了多少钱,”不管是现金形式还是旅游费用的形式,“因为这家公司本质上是家变相的招聘中介,”Altbach说。狄邦否认自己扮演中介的角色。

**塔夫茨大学拒绝**

一些大学对此明确规避。塔夫茨大学前招生负责人格雷森(Daniel Grayson)称,狄邦顾问Clagett曾邀请他参加2014年的特训营。格雷森说,狄邦提出可提供6,000美元的补贴并报销机票和食宿作为酬劳,“但我回应称对狄邦的声誉及其做法的道德风险感到担心,回绝了这一邀请。”

而接受邀请参加的大学表示,相关安排适当,狄邦的学员并未得到特殊对待。

范德堡大学招生主任克里斯蒂安森(Douglas Christiansen)说,他手下的一名招生负责人参加过一次夏季特训营,并由主办方承担机票费用和相关支出,但并未接受现金。克里斯蒂安森表示,那(接受现金)就是不合适的,因为这位负责人为范德堡大学工作。克里斯蒂安森还担任美国大学理事会托管委员会主席,该理事会主办的SAT大学入学考试在中国是考生作弊的重灾区。

在被问及狄邦被指涉及申请欺诈行为时,克里斯蒂安森表示,“应该指出,组织特训营的一个意义在于,就提交可信的申请材料的重要性展开沟通,这至关重要。”

艾伦(Seth Allen)是波莫纳学院的招生与学生资助处主任,该校拥有20亿美元的捐款。他表示接受了商务舱机票和相关支出报销参加2015年狄邦的特训营。“我们在招收国际学生时有一个接受资助的上限,”艾伦说。

根据全美大学招生咨询协会(NACAC)招生委员会主席赫什(Louis Hirsh),美国大学的招生负责人在访问国内高中时,获允许接受旅行费用。但他们在招收美国学生时不可提供或收受现金。但他指出,对于他们向国际学生提供咨询服务而企业就此提供现金报酬或报销费用的行为,这一行业规范并不适用。

狄邦的广告向学生承诺在申请学校时可获得优势。去年夏季特训营的一则中文广告里,一名女生就把她能够成功申请韦尔斯利学院,归功于在夏季特训营中与该学院的一位招生负责人会面。“我最终被Wellesley提前录取,特训营功不可没,”她说。

韦尔斯利学院确认,该校的一位招生官员面试了狄邦教育的一名学生。该生已被录取,目前在该校读书。韦尔斯利学院招生办公室主任Joy St. John表示,该名员工并未接受现金馈赠,因为“我们所做的是与我们的职业相关的工作”,但的确接受了商务舱机票。

美国高中邀请韦尔斯利学院举办招生讲座时为后者报销差旅费,St. John将此事与之相提并论。据Hirsh看来,这些费用是可以接受的。St. John并称,韦尔斯利学院去年决定不参加狄邦教育举办的特训营,因该公司市场营销人员在未经允许的情况下制作了一名学院招生官员的影像资料。

**农民的儿子**

狄邦教育管理集团创始人兼CEO张博文来自农村家庭,大学本科为电子工程专业,1980年代获得奖学金在澳洲攻读研究生。1989年天安门事件让他在国外的生活陷入窘境,他说他不得不放弃学业谋生。他创建了为中国学生提供移民和签证咨询服务的狄邦教育。

今天,狄邦已经成为一家为中国学生申请国外大学提供服务的大型机构。狄邦在中国高中开办的国际班每年约有两千人毕业。该公司还提供SAT的应试辅导,大学咨询和其他“增值”服务。单是大学咨询服务,每位学生就要花费32,500美元左右。据张博文称,公司每年的总营收约在3,000万美元。

创立CACE的两位美国人对路透表示,他们当时是以咨询师的身份被狄邦聘用。他们称,创建CACE是为了帮助狄邦与美国知名高校建立联系。

“我们感到,非赢利机构的身份对我们有一定的帮助,”前CACE主管Stephen Gessner称,“帮助我们吸引高校加入进来。”

Gessner表示,他和另一位美国咨询师Thomas Benson三或四年前将CACE的控制权转交给狄邦。狄邦称CACE是独立机构。路透看到的2014年董事会会议日程显示,CACE的所有五位主管都是狄邦雇员或咨询师,其中就有CEO张博文。

狄邦的项目之一是协助南加州大学的美国大学招生政策与实务研究中心(Center for Enrollment Research, Policy, and Practice at USC)并提供资金。该中心目前在做的一个新计划是为申请美国大学的中国学生开具“可验证的成绩单”。据中心主管Jerome Lucido称,这个名为美国大学招生录取与升学指导信息平台(Admission Credentials and Counseling System,ACCS)的项目,本意是为中国高中学生提供一种验证成绩单以及其它文件的途径。

Lucido表示,参加这项计划讨论会的有南加州大学,以及其它至少10所学校,包括斯坦福、麻省理工学院、杜克大学以及哥伦比亚大学。这些会议中,包括两年前的一次有八所学校参加的北京之行,费用由狄邦负责。Lucido称,CACE承担了在美国的几次会议费用。

**可靠且有价值的合作伙伴**

Lucido称,这些想法是一位狄邦员工作为一项防范造假的措施提出的。他证实,张博文通过CACE分三次向中心捐赠75万美元,前两笔资金已经支付到位。他表示,南加州大学对这些捐赠进行了“仔细的审查,认为完全没有问题。”

Lucido回应狄邦前雇员Bruce Hammond在2014年的电邮警告,要求进一步了解这些欺诈指控的细节。根据邮件往来,Hammond对此进行了回复,但没有提供具体细节。

狄邦是“可靠且有价值的合作伙伴”,Lucido在采访中说。他在稍后致路透的电邮中还写到,“我认为,你们从一些人那里了解到的说法并不构成实际证据。”

麻省理工学院、杜克大学和哥伦比亚大学均未置评。

斯坦福大学招生办主任Richard Shaw表示,狄邦为他前往中国参加为期三天的相关会议支付了费用,包括商务舱的机票。“我自己不会掏2.5万美金去北京的,”他说。

当被告知狄邦前雇员对公司的欺诈指控时,Shaw称,这项计划的参与者希望建立一个“安全体系,加入其中的美国大学能够与中国合作伙伴展开合作”,并能够有“一些东西让我们相信这些成绩单”。

Shaw表示,由于路透所提到的这些指控,该计划目前已经暂停。“我们引入这个体系的本意就是为了杜绝你所说的那些事,”他说。

在2010-2012年间担任狄邦大学谘询部门主任的Sarah K. Lee表示,她在2010年曾造访狄邦位于成都的谘询办公室。

“有60个人在列印论文。是咨询顾问、而非学生本人在打论文,”她说。“我直接问他们:‘是你们给这些孩子写的论文吗?’他们称:‘老板让干什么我们就得干什么,要不饭碗就没了。’”Lee还在北京和其它城市的狄邦办公室见到了类似的情况。

**处处是捷径**

Obio Ntia曾在狄邦担任负责管理谘询顾问的经理,指称他也见到过类似的情况。

他说,“顾问上阵,为学生包揽一切,”包括撰写申请论文。他表示他曾试图培训顾问帮助学生构思论文观点,但很难做到。

Ntia表示,有些学生诚实且勤奋,但“到处都是捷径。这种情况太过普遍,你会感觉束手无策。”

一名美国升学顾问曾于2014-2015学年在深圳的狄邦高中任职,指称她的上司要求她重写教师推荐信。“我编造了一些学生的故事,”她说道。这位人士要求匿名。

一名曾于2011-2013年在狄邦高中任职的中国升学顾问称,她的主管要求她为能力较弱的学生撰写论文。她提及曾向一名低分学生转交高中的成绩单。这名学生后来承认在成绩单中抹去了低分,但一名经理让她不要将此事告知录取该名学生的美国大学。

狄邦前员工Hammond曾就狄邦的情况向南加州大学联盟提出警示,但他拒绝就其警示信件置评。Hammond于2010年在狄邦担任大学谘询部门主任。他在信中写道,狄邦向一些学生收取了数万美元的费用。而将狄邦的名称与精英大学的品牌挂钩,正是其经营模式的核心。

他写道:“狄邦之所以能够收取这些费用,部分原因就在于,狄邦制造出其与美国名校的招生官有特殊联系的印象。”(完)

编译 路透中文部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