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本:
中国

中国经济呈L型阶段性走势 要彻底抛弃宽松货币加码的幻想--人民日报

路透北京5月9日 - 人民日报周一刊登权威人士谈当前中国经济的文章称,综合判断中国经济运行不可能是U型,更不可能是V型,而是L型的走势。这个L型是一个阶段,不是一两年能过去的。在现实情况下,要彻底抛弃试图通过宽松货币加码来加快经济增长、做大分母降杠杆的幻想。

文章称,不能也没必要用加杠杆的办法硬推经济增长。明确了股市、汇市、楼市的政策取向,即回归到各自的功能定位,尊重各自的发展规律,不能简单作为保增长的手段。对各类金融市场存在的风险隐患,监管部门要密切配合,摸清情况,做好预案。

“最危险的是不切实际地追求‘两全其美’,盼着甘蔗两头甜,不敢果断做抉择。保持战略定力,多做标本兼治、重在治本的事情,避免用'大水漫灌'的扩张办法给经济打强心针,造成短期兴奋过后经济越来越糟。”文章称。  按照这个思路,就明确了股市、汇市、楼市的政策取向,股市要立足于恢复市场融资功能、充分保护投资者权益,充分发挥市场机制的调节作用,加强发行、退市、交易等基础性制度建设,切实加强市场监管,提高信息披露质量,严厉打击内幕交易、股价操纵等行为。

汇市要立足于提高货币政策自主性、发挥国际收支自动调节机制,在保持汇率基本稳定的同时,逐步形成以市场供求为基础、双向浮动、有弹性的汇率运行机制。

房子是给人住的,这个定位不能偏离,要通过人的城镇化“去库存”,而不应通过加杠杆“去库存”,逐步完善中央管宏观、地方为主体的差别化调控政策。

文章称,要把控好“度”,既不过头,也防不及。即使方向正确、政策对路,一旦用力过猛,不但达不到预期目的,还会酿成风险。比如,恢复房地产市场正常运行,去掉一些不合时宜的行政手段是必要的,但假如搞大力度刺激,必然制造泡沫,这个教训必须汲取。

中国已明确今年的主要任务是三去(去产能,去杠杆,去库存)一补(补短板)一降(降产能 )。尽管一季度经济指标好于预期,但周日公布的以美元计价4月份进出口增幅双双重返跌势,也让外界对中国经济的乐观预期有所降温。

中国海关周日公布,以美元计价,4月出口CNEXP=ECI1,727.63亿美元,同比下降1.8%;进口CNIMP=ECI1,272亿美元,同比下降10.9%,降幅均超预期。4月贸易顺差CNTRD=ECI455.62亿美元。

**中国经济呈L形**

文章称,中国经济运行的总体态势符合预期,有些亮点还好于预期。但经济运行的固有矛盾没缓解,一些新问题也超出预期。很难用“开门红”“小阳春”等简单的概念加以描述。

不可否认,中国面临的固有矛盾还没根本解决,一些新的问题也有所暴露。“稳”的基础仍然主要依靠“老办法”,即投资拉动,部分地区财政收支平衡压力较大,经济风险发生概率上升。特别是民营企业投资大幅下降,房地产泡沫、过剩产能、不良贷款、地方债务、股市、汇市、债市、非法集资等风险点增多。

一些市场化程度较低、产业低端、结构单一的地区,经济下行压力还在加大,就业问题凸显,社会矛盾有所加剧。因此,在面临的主要矛盾是结构性而不是周期性的情况下,“进”才是“稳”的根基。“进”,就是解决经济运行中的供给侧、结构性、体制性问题,这需要时间,目前还处在起步期,新动力还挑不起大梁。  综合判断,中国经济运行不可能是U型,更不可能是V型,而是L型的走势。这个L型是一个阶段,不是一两年能过去的。“退一步”为了“进两步”。中国经济潜力足、韧性强、回旋余地大,即使不刺激,速度也跌不到哪里去。

今年一季度,中国GDP同比增长6.7%,仍运行在合理区间,好于市场预期。刷新2009年一季度以来最低水平,当时为6.6%。年初设定的经济增长预期目标为6.5-7%。

文章提到,处理好物价问题,是宏观调控的永恒主题。一方面,产能过剩依然严重,工业品价格总体下降的趋势一时难以根本改变,物价普遍大幅上涨缺乏实体支撑;另一方面,市场流动性充裕,居民消费能力旺盛,出现严重通缩的可能性也不大。

“但是必须保持警觉,密切关注价格的边际变化,尤其是工业品价格、消费品价格、资产价格及其相互作用。对部分食品涨价问题,既要加强调配、保障供给,也不能反应过度,干扰价格信号,对城市低收入群体,各级政府要及时跟进补贴政策,做好托底工作。”权威人士称。

文章提到,宏观经济政策不能摇来摆去。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政策导向越明确,落实越有力,市场预期就越好。反之,如果还走需求刺激的老路,市场就会担心迟疑、无所适从。并要善于进行政策沟通,加强前瞻性引导,提高透明度,说清政策目的和涵义,减少误读空间,及时纠偏,避免一惊一乍,不搞“半夜鸡叫”。

**防范经济风险**

文章指出,今年伊始发生的股市汇市动荡,反映出一定的脆弱性。要避免把市场的这种“超调”行为简单理解成只是投机带来的短期波动,而要从整个金融市场的内在脆弱性上找原因。

其中,高杠杆是“原罪”,是金融高风险的源头,在高杠杆背景下,汇市、股市、债市、楼市、银行信贷风险等都会上升,处理不好,小事会变成大事。  文章称,目前银行坏账处于上升趋势,是经济问题在金融部门的必然反映。只要勇于面对,主动应对,不掩盖和拖延风险,结果就没那么可怕。对那些确实无法救的企业,该关闭的就坚决关闭,该破产的要依法破产,不要动辄搞“债转股”,不要搞“拉郎配”式重组,那样成本太高,自欺欺人,早晚是个大包袱。

文章指出,完成“五大任务”,各级政府要积极作为、主动作为、带头作为:去产能,各地要明确具体任务和具体目标,加大环保、能耗、质量、标准、安全等各种门槛准入、制度建设和执法力度;处置“僵尸企业”,该“断奶”的就“断奶”,该断贷的就断贷,坚决拔掉“输液管”和“呼吸机”。  去杠杆,要在宏观上不放水漫灌,在微观上有序打破刚性兑付,依法处置非法集资等乱象,切实规范市场秩序。去库存,要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建立健全农民工进城的财税、土地等配套制度。  降成本,就要把整体税负降下来,把不合理的收费取消掉,把行政审批减下来。补短板,就要注重脱贫攻坚的精准度,紮实推进科技创新和生态文明建设,完善基础设施建设“钱从哪里来、投到哪里去”的体制机制。(完)

(发稿 沈燕; 审校 杨淑祯)

更多 中国财经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