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uters logo
2 个月内
股神巴菲特的挣扎--今周刊「老谢开讲」
2017年5月11日 / 凌晨1点42分 / 2 个月内

股神巴菲特的挣扎--今周刊「老谢开讲」

4 分钟阅读

(本文由台湾《今周刊》杂志提供,节选自5月11日出版的当期「老谢开讲」专栏)一年一度的波克夏股东大会,永远是全球投资界朝圣的焦点,大家都想听听股神巴菲特在新的年度有什么新的投资观点。

今年是波克夏第五十二周年的股东大会,五月六日,现年八十六岁的巴菲特与高龄九十三岁的副主席蒙格(Charles Munger),共同出席在内布拉斯加州奥马哈市的股东大会,并回答股东提问,而波克夏也选择在股东大会前夕公布今年首季的季报。

美国股市经历了史上最长的牛市,如果从二○○八年起算,今年已是第九个年头。美股在川普当选后,第一季道琼指数狂涨到二一一六九点,不过波克夏公布的首季成绩单却显得差强人意。

波克夏今年第一季的税后净利为四十.六亿美元、A股EPS(每股税后纯益)为二四六九美元,相较于去年同期的税后净利五十五.九亿美元、A股EPS三○四二美元,都不出色。若扣除今年的投资及衍生性商品交易获利五.○四亿美元,以巴菲特一向偏爱扣除投资利得的营运利润三十五.六亿美元来计算,也就是A股的EPS为二一六三美元,对照去年同期也是年减四.八八%。

波克夏只发行一六四万股,就像大立光一直维持在一.三四亿股一般,因为发行股数少,股价永远居高不下,巴菲特靠着精准的投资眼光,撑起波克夏超高股价。波克夏A股五年的EPS高达一四六四五美元,若以一七年五月八日的收盘价二十四.七一六万美元来计算,市值是四○六四.六二亿美元,在全球大企业排行榜,排在苹果、Alphabet、微软、亚马逊、脸书之后,是全球第六大市值企业。

**波克夏受寿险业务拖累,财报不佳**

相较于前五大科技公司,波克夏纯粹以投资收益回报投资者,而让市值如滚雪球般越滚越大,这也是巴菲特一生最受投资人尊敬的地方。一家投资公司经历半个世纪,且历久不衰,巴菲特的投资眼光及坚持毅力令人尊敬。

不过这些年科技股奔驰,巴菲特也曾挣扎过,这次波克夏股东大会,波克夏的财务报表透露出最强大的讯号是波克夏被寿险业务绊住了。波克夏最核心的投资General Re,因澳洲一场飓风增加成本支出而陷入亏损,另外汽车保险公司GEICO获利衰退三四%,保险业务整体亏损二.六七亿美元,其他在铁路及能源仍保持稳定成长。

不过,最受大家瞩目的是巴菲特坦承他对科技股看走眼,其中最让他耿耿于怀的是他押错IBM,放走了谷歌和亚马逊,只有苹果稍微让他称心。另一个是他对中国股市的未来长线看好,但短线他认为太投机,不过,他说美国股市百年来也是这样走过来的。

先从美国科技股的奔驰谈起,这些年美国股市真正吸睛的焦点仍在科技股,美国史坦普五○○从一九八九年的二七三‧八一狂涨到二四○一.三六点,但更可怕的是那斯达克从二九一.八八大涨到六一○六点。二○○○年网路科技泡沫,那斯达克从五一三二.四六惨跌到一一○八.四九点,如今飞越六千点大关。代表科技大型股的那斯达克一○○则从七九五.二五狂涨到五六五九.○七点,单是苹果、Alphabet、微软、亚马逊及脸书这五家科技股市值就占那斯达克一○○的四成。换言之,美国科技巨擘才是撑起美国经济最重要的支柱。

**新经济浪潮,只有少数市值股王存活**

如果从美国历任市值股王兴衰来看,从九○年代迄今,只有微软还能从败部复活,其他都逐渐从此隐没,最具代表性的是GE。当年GE领衔美国股市市值天王很长时间,如今GE虽不断求变,但是现在市值只有二五三一‧六二亿美元,已难跻身全美市值前十大的行列。

九○年代,电脑时代曾经创造微软及英特尔的Wintel架构,这两家公司市值一度成为美国市值之首。二○○○年微软股价到五十九美元左右,后来惨跌到二十美元以下,如今直逼七十美元大关,市值来到五三二二.五亿美元,微软算是在这一轮新经济浪潮中调整有成的企业。相对来说,英特尔在二○○○年股价曾经大涨到七十八美元,如今股价不到当年天价的一半,市值剩下一七二○.六六亿美元,已经不复当年勇。

二○○○年科技网路时代也诞生了思科,当年思科曾登上市值天王宝座,市值一度直逼五千亿美元,股价将近八十美元,如今股价只剩下三十四.二九美元,市值剩下一七一七.一九亿美元。英特尔和思科在二○○○年都曾叱咤一时,如今却是今非昔比。

另一个是埃克森美孚石油,这家石油业巨无霸在苹果崛起之前,一直都是美国市值冠军,这些年油价大跌,埃克森美孚石油虽然维持在八十美元左右的高档,但市值大约在三五○○亿美元。埃克森美孚石油在全球只能排行第七。

现在新经济的狂潮不断奔驰,美国前五大市值企业这两年可用「追赶跑跳碰」来形容。一七年五月八日苹果股价首度站上一五○美元大关,收盘价一五三.○一美元,最高价来到一五三.七美元,收盘市值来到七九七七.六九亿美元,盘中市值一度突破八千亿美元。如果拿苹果的市值与台湾二千三百万人打拚出来的GDP来比,苹果的市值是台湾的一.五倍。若以苹果手上持有高达二五六八亿美元的现金来说,也是台湾GDP的一半,苹果真正到了富可敌国状态。

二○一六年十二月底前,巴菲特握有苹果电脑六一二○万股,到目前为止加码到一.三三亿股,只要苹果大涨,巴菲特就成了最大赢家之一,帐面上市值二○三.四九亿美元。过去有很长一段时间,巴菲特从不碰科技股,后来苹果股价跌破一○○美元,本益比只有十一倍左右,巴菲特显然看中苹果配息率逐渐升高,再加上ROE逼近四○%,巴菲特等于是用投资传统产业的眼光去买进苹果电脑。他盛赞苹果不只是科技公司,更是消费者产品公司,令人安心投资。

但同样在科技股投资,巴菲特大买IBM。目前IBM股价一五三.○三美元,正好与苹果电脑一样,但IBM是从二○一三年二一五.九美元的高价跌下来的,那时IBM市值来到二○二八.三八亿美元,如今只剩下一四三七.七一亿美元,市值缩水近三成。IBM股价在二○一五年大跌一八.五%,一六年继续呈现跌势,巴菲特的波克夏持有IBM八.五九%的股份,他承认,IBM越来越不像是科技公司,其主业也变得越来越模糊,令人有点难过。巴菲特坦承投错了IBM,也逐渐减码IBM股票,但是真正让他最扼腕的是他没有投到谷歌及亚马逊。

巴菲特说,他投资的GEICO也曾在谷歌上打广告,但他始终没有投资谷歌的股票,到一七年五月八日为止,谷歌市值来到六六三一.七二亿美元。今年以来,谷歌的股价从七七一.八二涨到九三四.三美元,涨幅达二一%。今年初谷歌市值也刚刚越过五千亿美元,如今跑到六六三一.七二亿美元,向苹果的八千亿美元挑战,谷歌快速狂奔令人惊艳。谷歌目前已是全球广告收入最大的企业,去年全年EPS二十八.六美元,本益比三十三.五二倍,几乎比苹果多出一倍。市场对谷歌未来仍有高度期许,这两家全球最大市值企业最后鹿死谁手?仍然是全球最受瞩目的焦点;但是没有重押亚马逊恐怕才是巴菲特的最痛。

**金融海啸后最大新经济传奇:亚马逊**

亚马逊从一家网路书店蜕变成为电子商务公司,如今跨向新经济的各个领域。巴菲特在接受CNBC专访中大赞亚马逊的老板贝佐斯,巴菲特说:「我从未见过像他这样的人,可以几乎同时发展两个截然不同的领域,无论是客户或事业都很成功。」巴菲特指的是亚马逊的云端运算事业及网路零售,他认为贝佐斯是「我们这个时代最伟大的企业家」。

亚马逊堪称是金融海啸后新经济最大的传奇,从股价来看,在金融海啸后,亚马逊股价曾经跌到三十四.六八美元,到了二○一四年,亚马逊股价涨到四○八美元,大家已经觉得很不可思议了;但这两年亚马逊继续蜕变,股价从一五年最低的二八四美元大涨到现在九五四.四美元。今年以来亚马逊大涨二七.二七%,比谷歌的二一%还出色,目前亚马逊市值四五三六.一七亿美元,已是全美第四大市值企业。

另一家紧追在后的是脸书,公司公布上季整体营收八○.三亿美元,成长四九%,其中广告收入七十八.六亿美元,成长五一%,净利三十六亿美元,成长七六%,EPS一.○四美元,市值来到四三七六.五八亿美元,稳居全美第五大市值企业。最近脸书预告高成长将渐告一段落,对股价是不是会带来压抑,值得拭目以待。

**无法预知的新时代:不断奔驰的科技股**

不论是亚马逊或是脸书,他们都是新经济的代表作,也是新科技发展的先驱,市场给予极高的本益比,至今,亚马逊的EPS只有五.三四美元,但市值那么高,是因为市场给予亚马逊一七七.八二倍的本益比。脸书的本益比逐渐合理,但是以其去年全年EPS四.○一美元来计算,本益比仍高达三十七.六五倍。市场给予的高本益比,让新科技股不断奔驰,这恐怕是巴菲特无法预知的新时代。

到目前为止,除了全美五大科技公司外,亚洲的新经济股也快速崛起,最近带动韩国股市的是三星电子,三星在一七年五月八日股价大涨三.三一%,来到二三五.一万韩元,市值拉升到三六五.八兆韩元,换算成美元已高达三二二八.八亿美元,已追过摩根大通(JP Morgan),成为全球第九大市值企业。

而亚洲紧追在后的腾讯,一七年五月八日在香港挂牌的市值来到二.三一九五兆港元,换算成美元是二九八二亿美元,是全球第十一大市值企业。中国的阿里巴巴股价来到一一六.八六美元,市值是二八九一.二三亿美元,在全球排行第十二。台湾的台积电市值也冲过一八○○亿美元,来到一八一四.○八亿美元。全球科技股不断向前奔驰,也意味了巴菲特半个世纪以来的投资眼光可能面临重大考验。

从新经济的奔驰来看,苹果、Alphabet、微软、亚马逊、脸书,到亚洲的三星电子、腾讯、阿里巴巴,可能是未来主导全球经济最具分量的八家重量级企业,在这个大趋势中,股神巴菲特的投资眼光也将受到时代严厉考验,也许廉颇老矣,今年奥马哈的股东大会将是股神告别股东的关门之作。(完)

注: 1.专栏作者老谢--谢金河,为《今周刊》发行人兼财讯文化事业执行长。

2.以上评论不代表路透立场。

整理 高洁如; 审校 杨淑祯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