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本:
中国

大到不能倒?德银预告全球金融业的穷途--今周刊「老谢开讲」

(本文由台湾《今周刊》杂志提供,节选自10月6日出版的当期「老谢开讲」专栏)

美国司法部有意在十一月总统大选前,把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简称德银)、巴克莱银行及瑞士信贷不当销售抵押担保证券(MBS)一并处理,并倾向与上述三家大银行达成一次性赔偿协议,其中,最受瞩目的是德银。

双方谈判消息曝光,美国司法部要求德银要为不当销售MBS赔付一四○亿美元,这是福斯汽车被要求一六五亿美元天价、和解民事诉讼以来,德国企业最大的一宗赔偿案。

德银是欧洲最大的银行,这回遭到美国监管机构重罚,金融市场担心德银陷入困境,造成全球金融危机,九月二十六日德国股市重挫二三三.二六点,大家更害怕的是,德银会不会演变成二○○八年九月雷曼兄弟破产倒闭的风险。

**德银爆危机--市值跌、股价净值比也是后段班**

德银遭重罚消息传出后,彭博资讯报导,至少有十家知名的对冲基金,大举减持了德银发行的衍生性金融商品,并转到别的金融机构。这代表了聪明钱开始撤退,德银可能出事。

美国股市在九月二十九日大跌一九五.七九点,恐慌指数(VIX)也一度飙高;同日德银股价一度暴跌八.九%,再度写下九.八九八欧元的历史新低价。一年来,德银已暴跌逾六成,若从金融海啸前的高点来算,股价暴跌八九%。

从几项数据来看,德银都十分积弱不振,首先是股价经过长期下跌,过去一年市值从三三○亿欧元暴减到一四三亿欧元,比起苹果市值逾六千亿美元,Alphabet逾五千亿美元,微软逾四千亿美元相比,顶着大银行光环的德银,市值已和一般中小型企业无异。

二是在负利率时代,金融业经营越来越艰困,德银目前股价净值比(PB值)只有○.二三三倍,在欧元区的银行是倒数第三。目前各国银行业股价净值比普遍都很低,像中国的浦发银行是一.一倍,招商银行是一.二倍,中国建设银行是○.八八倍,中国银行只有○.七九倍,中国工商银行是○.八九倍。中国的大银行股价净值比大多在一倍以下,但德银只有○.二三三倍,远低于各主要银行。

台湾的银行股价净值比也不高,像富邦金控是一.一四倍,国泰金控是一.一二倍,中信金控一.二七倍,华南金、第一金、合库金都在一倍以下,这次疑涉洗钱遭重罚五十七亿元的兆丰金控是一.○五倍。呆帐打得比较乾净的台湾金融业,股价净值比普遍在一倍左右。

三是德意志银行的CDS(信用违约交换)溢价由年初的一.四三%拉高到二.三九%,跟义大利很多陷入困难的金融机构,如Siena银行都有同样的困境。CDS持续攀高,这是欧洲银行业最不安定的变数。

当年美国次级房贷泡沫吹破,冲击金融产业,美林不支,并入美国银行,AIG差点破产,最后政府出面重组救援,贝尔斯登券商等则宣布破产倒闭。

雷曼兄弟破产揭开全球金融风暴的序幕,美国的次级房贷危机,导致抵押债券市场乃至信用市场价值的重估,信贷市场因此萎缩,风险溢价急遽上升,而市场流动性匮乏,大量抵押贷款债权及衍生性商品大幅贬值,形成巨额亏损,导致全球资金杠杆吹断,伤痕迄今未癒。

**IMF示警,三地雷:德银、汇丰及瑞士信贷**

这次德银也不轻松,目前德银持有未到期的衍生性金融商品规模达四十二兆欧元,相当于欧盟GDP(国内生产毛额)的二.八倍,而面临的衍生性产品信用风险缺口达五一五六亿欧元,加上德银缺乏稳定的零售业务及信用卡业务,以平衡风险极高的投行业务。而且,负利率影响整个金融业经营环境,梅克尔又拒绝义大利政府对银行业的纾困方案,这回德银虽有「大到不能倒」的优势,但德国政府仍投鼠忌器。

最近IMF(国际货币基金)警告:德银是全球对金融系统稳定最具潜在威胁的银行。报告指称,具有全球系统重要性的银行(Global systemically important banks,简称G-SIBs)中,德银是系统风险最重要的净输出者,汇丰及瑞士信贷则紧追其后。

其实,从股价就看出端倪,若以金融海啸为分水岭,这些年从QE(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到负利率,各国政府都以宽松货币救经济,市场上充斥了游资,全球股市、房市都在相对高点。例如,美国道琼指数仍站在一万八千点的历史高位,很多新兴市场股市,例如菲律宾、印尼、印度、阿根廷等频创新高,中国房地产也可能炒出史上最大泡沫,但是全球金融体系却残破不堪。

例如,从○八年金融海啸前的高价,对照现在的股价,德银重挫近九成,花旗集团跌八六%,瑞士信贷跌七九%,摩根士丹利跌六二%,能够在金融海啸后昂首者,只有富国银行与摩根大通。

再以汇丰控股为例,在香港挂牌的汇控从一三○港币跌破四十港币,如今浮沉在六十港币左右,这次英国脱欧,汇控又挨了一记闷棍;而渣打银行则从二五六.二港币跌到六十五港币,如今仍只有六十三港币左右。这些年油价惨跌,汇控与渣打承作不少油元贷款,也承担了沉重的压力。

瑞士信贷与德银几乎是欧洲银行业的「难兄难弟」,瑞士信贷在金融海啸前,股价曾逼近一百欧元,如今浮沉在十欧元上下,道尽了银行业经营的苦境。

这些年,欧洲央行(ECB)不断地宽松货币救经济,今年总裁德拉吉祭出火箭炮:六大救市宽松措施,包括将利率推向负○.四%,基准存款利率从○.○五到○,扩大QE规模,每月购债从六百亿欧元拉高到八百亿欧元,同时把非银行业的企业债纳入购债范围,再加上一个定向长期再融资操作(TLTRO II),银行以零利率无息向央行借贷,只要符合条件,利率可由基准利率减至存款利率,以鼓励银行信贷。

**宽松后遗症,欧洲银行业掀裁员潮**

但这些宽松措施的后遗症,都由银行业承担,目前欧洲银行业正兴起新一轮的大裁员,首先是ING宣布未来五年裁减五八○○人,以加速朝行动银行自动交易系统发展;德国商业银行(Commerzbank)为减低成本,也宣布裁员九六○○人;西班牙的Banco Popular Espa?ol准备关闭上百家分行,并裁员三千人,这些举动被视为是这一波欧洲银行大裁员的前哨,欧洲的银行业情况持续恶化中。

今年来,随着银行业股价走跌,Stoxx欧洲六○○指数金融类市值已蒸发二八○○亿美元,德银是今年股价跌得最惨的欧洲银行股之一,这次美国司法部如果使出重手,德银恐怕面临更大的处分资产命运。

不过,最后一刻,双方达成和解协议,据传罚金是五十四亿美元,比先前的一四○亿美元要减轻很多,而原本重挫的德银股价也从九.八九八欧元拉升到一一.五七欧元,最后收盘是上涨六.四%。受此激励,原本大跌八.五%的德国商业银行,最后也小跌一.二%,美国司法部罚金减轻,总算让德银喘一口气,但其财务危机,恐怕仍将折腾全球经济。

新债王冈拉克(Jeffrey Gundlach)警告作空德银仍要小心,市场虽可能压低德银股价,迫使德国政府出手相救,但是在负利率下,欧洲银行的惨况是「卖楼、卖车,连老婆、小孩也卖掉」,德银去年第三季大亏六十二亿欧元,第四季再亏一一.五亿欧元,今年仍持续亏损。

**欧盟添隐忧,枱面下救急,仍难填财务大洞**

为了救亡图存,德银最近以大约十二亿美元出售英国保险业务,进一步预告把持有一九.九九%的华夏银行股权出脱。

华夏银行在A股上市,目前市值一○七三.九亿元人民币,如果德银把这个股权顺利卖给中国人民财产保险,大约可变现二三○亿至二五七亿元人民币。目前这笔交易正在洽谈,已接近完成,德银可拿回现金,虽然痛苦难免,至少有筹措资金的能力。

其次,德银是德国最大银行,也是「大到不能倒」的重要支柱,一旦倒下,德国甚至整个欧洲,势必面临海啸般的撞击,德国政府表面上也许表明不会出手,欧盟也会暂时观望,但枱面下救急的动作仍不断,所以,市场也逐渐认清,德银这次的状况,不会和○八年的雷曼兄弟事件相提并论。

安联集团首席经济顾问伊尔艾朗指出:「德银不是雷曼兄弟,不会出现○八年让全球经济顿挫的威胁;但也提醒了大家对欧洲银行业脆弱性的关注,及欧洲整体经济背后潜在的问题。」

目前德银的麻烦未了,纵然美国司法部罚款减轻,但德银第二季业绩大减九成,净利只剩二千万欧元,财务压力仍不轻,况且欧盟对于透过公帑抢救金融机构条件苛刻,加上这次为了难民问题,梅克尔的政党在地方选举中大败,梅克尔声望已下滑,而且她对希腊债问题又有「严以律人」的前科,恐难对德银有太大纾困动作。

银行灰色地带业务不能做,推展新业务又要面对更严格监管,更是举步维艰,而银行新平台如FinTech仍然混沌未明,就算银行要固守传统业务,但全球实体经济复苏乏力,信贷需求疲弱;而投资银行业务在全球资金乱窜,四处潜藏泡沫的资产环境中,风险与收益不成比例,德银的处境,正是当前全球银行业深陷泥淖的写照!(完)

注: 1.专栏作者老谢--谢金河,为《今周刊》发行人兼财讯文化事业执行长。

2.以上评论不代表路透立场。

(整理 高洁如; 审校 杨淑祯)

更多 财经视点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