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uters logo
4 年前
美欧货币巨头重显竞争迹象 增添新兴市场风险
2013年8月23日 / 上午10点36分 / 4 年前

美欧货币巨头重显竞争迹象 增添新兴市场风险

2011年1月26日,在华沙拍摄到的各国货币。Kacper Pempel

作者 钟华

路透北京8月23日 - 美联储退出史无前例的宽松政策预期,再度引发东亚等新兴经济体金融市场的大幅震荡。考察显示,经常项目状况恶化以及外债规模尤其是短期外债规模庞大的经济体,在未来全球宽松政策退出进程中将可能面临更大的负面冲击。

不仅如此,以德国为首的欧元区经济重新开始恢复,正在帮助欧元重拾在全球货币体系中的竞争力。这可能使得全球退出量化宽松政策的步伐加快,从而增添新兴市场的风险。

尽管美国达拉斯联储总裁费希尔周四认为美国经济已经足够强劲,并可禁受住联储缩减资产购买刺激计划所带来的冲击,不过鉴于美国等经济体债务水平依然承重、人口结构老龄化,以及科技进步的经济推动作用短期有限,这都会对政策退出形成掣肘,真正完全政策退出并非一蹴而就。

而东亚等新兴市场在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后逐渐积累起大量外汇储备,并采取相对灵活的汇率政策,这有助于缓冲国际资本撤离,从而避免重蹈过去的覆辙,或减轻其对实体经济的直接伤害。

达拉斯联储总裁费希尔在周四表示,即便美国制造业及其他企业的经营状况受到了宽松货币政策的提振,但美国经济依然可以禁受住美联储缩减资产购买刺激计划所带来的冲击。联储主席贝南克6月曾表示可能今年晚些时候开始缩减刺激计划。

美联储从2008年开始,一直将利率保持在近零水准;其资产负债表扩大了逾三倍,达到约3.6兆(万亿)美元,以此来推动经济复苏。

**美元指数黯然失色**

本周初,包括欧美在内的全球主要股指出现下跌,尤其是东亚股市大幅下挫,这源于投资者忧虑联储可能最早下月开始缩减刺激措施,以及投机力量的推动。其中印尼股市.JKSE周二最大下跌5.76%,今年5月下旬来累计下跌20%左右。

不仅如此,东亚汇市亦大幅下挫,周二印度汇市下跌2%,今年5月来累计下跌逾19%。而贵金属周二同样也差强人意,现货银跌2.96%,现货金跌0.72%。

但和此前不同的是,本次全球市场下挫并未推动美元指数上涨,周二美元指数.DXY不升反降,跌幅为0.394%。究其原因,来自欧元兑美元0.583%上涨,使得美元常规作为全球避险货币的优势在本次却黯然失色。

从更长时间考察,美元指数近期走弱始于7月9日,至今累计下跌3.7%,而同期欧元指数至今上涨0.93%,期间最大涨幅为1.35%。而数据亦可从侧面支撑,6月美国整体资本净流出190亿美元,5月和4月则分别净流入566亿美元和479亿美元。

欧元与美元此消彼长的表现源于两大经济相对强弱变化。美国最新住房开工率为89.6万户,略逊于预估;美国MARKIT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8月初值为53.9,较上月终值提高0.2个百分点;而欧元区制造业PMI8月初值虽低于美国,却较上月提高1个百分点,也就是欧元区变好的速度快于美国变强的步伐。

不仅如此,欧元区近来贸易顺差大幅增加,6月为173亿欧元,较5月顺差扩大20亿欧元;而美国还依然维持着贸易逆差格局,6月贸易逆差规模达到342亿美元,这需要资本流入来弥补。

美国这种经常项目赤字,以及财政赤字的“双赤字”格局,意味着保持美元国际货币地位,采取一定程度上的强势美元符合美国的利益。从这个角度看,尽管欧元区经济恢复有助于美国以及全球经济,但也会对美国造成一定潜在压力,联储退出宽松政策也存在一定迫切性。

**东亚困局**

美联储退出宽松政策预期、东亚等新兴经济体经济放缓、贸易赤字状况等内外交困正在引发资本从本地区流出。为此,我们通过考察这些新兴经济体外汇储备变化情况,来间接观察新兴市场资本外逃情况。

数据显示,印度、印尼、中国香港、菲律宾、俄罗斯和土耳其,以及中国等经济体的外汇储备都纷纷开始持续下降。尤其是本周股市单日暴跌、汇率大幅贬值的印尼国家外汇储备近来一直在持续减少,今年累计减少规模达到201亿美元,较去年底水平下降17.8%。

浏览东亚经济体官方外汇储备减少情况一览图,请点击: link.reuters.com/qeb62v

曾作为新兴投资热土的东亚地区为何又重新面临资本大量外逃的境遇呢?考察显示,尽管东亚地区数年前的确保持了较快的经济成长,但东亚部分经济体并没因此建立起自身的较强外部竞争力,尤其是印度、菲律宾、土耳其,以及中国香港的对外贸易都维持长期的赤字。

不仅如此,曾经风光无限、备受全球投资者追捧的金砖四国近来也开始渐失昔日的光彩,它们纷纷出现经济状况疲软甚至陷入恶化的境地,尤其是经济保持热情奔放增长的巴西对外贸易由盈余开始转向持续赤字。

要知道,凭借资源商品对外贸易,巴西过去十年经济总量增幅创下300%至4.4万亿雷亚尔的佳绩,但从2012年11月开始,巴西由持续贸易盈余转向经常性贸易赤字,今年以来累计贸易赤字规模达到近50亿美元。

而长期贸易赤字的印度近来贸易赤字也有扩大态势,今年7月贸易逆差达到122.7亿美元。印度政府高官还表示,本财年将坚持财政赤字相当于GDP比率为4.8%的目标。而该目标其实已远高于3%的国际警戒线。

也就是说,部分新兴经济对外贸易恶化以及部分国家经常账户赤字的扩大,以及美联储可能开始缩减刺激等因素,共同推动国际资本开始撤离。

国际资本撤离之所以给这些经济体造成巨大伤害,引起资产价格大幅震荡,在于它们经济金融发展模式较为倚重外债规模。譬如,印度今年3月末的外债规模已经达到3,900亿美元,为印度2012年国内生产总值(GDP)的21%,为该国外汇储备的1.5倍。

浏览印尼等东亚经济体外债和外汇储备比例趋势图,请点击:link.reuters.com/seb62v

印尼也是如此。印尼今年6月末的外债规模达到2,585亿美元,为该国外汇储备2.6倍,并超过印尼去年GDP的三成。

因此,尽管东亚等新兴经济体吸取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教训积累起规模较为庞大的外汇储备,从而有助于缓解资本外逃对本国的冲击,但鉴于这些经济体倚重外债的发展模式,造成外债规模仍迅速扩张,从而也相应增添资本外流的负面影响。

不过,中国经济近来显现企稳回升迹象可能给这些经济体带来福音,这有助于提升东亚等新兴市场经济景气状况,从而放缓国际资本撤出步伐,巴西、澳大利亚、以及泰国等经济体外汇储备规模7月转增或为一个侧面佐证。(完)

(审校 张喜良)

路透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让您在每日清晨收到路透全球财经资讯精华和最新投资动向。请点击此处(here)开通此服务。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