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本:
中国

综述:中国力推“一带一路”战略 再释资金、政策全方位大礼包

作者 沈燕

路透北京5月14日 -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四年前提出“一带一路”倡议,此次中国专门召开“一带一路”高峰论坛并在会前频频召开吹风会,周日习近平在论坛开幕式上又释出包括资金、政策等全方位的大礼包,均展现出中国力促“一带一路”的诚意和所作的努力。

而在高峰论坛召开前夕,国新办临时加场的“中美全面经济对话框架下经济合作百日计划早期收获相关情况”吹风会,以及美国将派代表出席在北京举行的“一带一路”高峰论坛,无疑也让中国对力推的“一带一路”大战略更添自信。

“要将‘一带一路’建成开放之路。开放带来进步,封闭导致落后。对一个国家而言,开放如同破茧成蝶,虽会经历一时阵痛,但将换来新生。‘一带一路’建设要以开放为导向,解决经济增长和平衡问题。”习近平在开幕式主旨演讲中称。

在此次“一带一路”国际高峰论坛上,中国再释出力推“一带一路”大礼包,包括将加大对“一带一路”建设资金支持,向丝路基金新增资金1,000亿元人民币;鼓励金融机构开展人民币海外基金业务,规模预计约3,000亿元人民币。

中国国家开发银行、进出口银行将分别提供2,500亿元和1,300亿元等值人民币专项贷款,用于支持“一带一路”基础设施建设、产能、金融合作。中国还将同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世界银行及其他多边开发机构合作支持“一带一路”项目,同有关各方共同制定“一带一路”融资指导原则。

2013年秋天,习近平在哈萨克斯坦和印度尼西亚提出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即“一带一路”倡议。四年来,全球10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积极支持和参与“一带一路”建设,联合国大会、联合国安理会等重要决议也纳入“一带一路”建设内容。

**路漫漫其修远兮**

虽然古丝绸之路沿线地区曾经是“流淌着牛奶与蜂蜜的地方”,但如今很多地方却成了冲突动荡和危机挑战的代名词。

从四年前“一带一路”理念的提出至今,无论是国际经济环境抑或地缘政治冲突均有诸多不确定因素。中国作为“一带一路”的提出者,要将理念落在现实的土壤并获得参与国家的认同显然并不容易。

“从现实维度看,我们正处在一个挑战频发的世界。世界经济增长需要新动力,发展需要更加普惠平衡,贫富差距鸿沟有待弥合。地区热点持续动荡,恐怖主义蔓延肆虐。和平赤字、发展赤字、治理赤字,是摆在全人类面前的严峻挑战。这是我一直思考的问题。”习近平在开幕式上语气沉重地说。

他指出,中国愿在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基础上,发展同所有“一带一路”建设参与国的友好合作。中国愿同世界各国分享发展经验,但不会干涉他国内政,不会输出社会制度和发展模式,更不会强加于人。

“我们推进‘一带一路’建设不会重复地缘博弈的老套路,而将开创合作共赢的新模式;不会形成破坏稳定的小集团,而将建设和谐共存的大家庭。”习近平称。

据统计,2014年至2016年,中国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贸易总额超过3万亿美元;中国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投资累计超过500亿美元。中国企业已经在20多个国家建设56个经贸合作区,为有关国家创造近11亿美元税收和18万个就业岗位。

相较四年前中国提出“一带一路”倡议时的壁上观态度,此次美国代表团的参会,显然也是峰会关注的焦点。

上周五,中国财政部副部长朱光耀在国新办举行的吹风会上称,中美经济合作百日计划不是一方对另一方简单的让利计划,是合作的计划;未来中美双方要在更加宽阔广泛的领域加强政策协调。

国新办吹风会提供的新闻稿并称,美方认识到“一带一路”倡议重要性,将派代表出席即将在北京举行的“一带一路”高峰论坛。

**大战略下实现利益双赢需要时间**

“道路通,百业兴。”在举办此次高峰论坛前夕,涉及“一带一路”沿线地区的地方官员的吹风会上,介绍各地在“一带一路”战略中的成果时,扩大基础设施建设几乎是共同的选择。

据介绍,中国已和相关国家一道共同加速推进雅万高铁、中老铁路、亚吉铁路、匈塞铁路等项目,建设瓜达尔港、比雷埃夫斯港等港口,规划实施一大批互联互通项目。

“目前,以中巴、中蒙俄、新亚欧大陆桥等经济走廊为引领,以陆海空通道和信息高速路为骨架,以铁路、港口、管网等重大工程为依托,一个复合型的基础设施网络正在形成。”习近平称。

“一带一路”作为国家的大战略,虽然内容涵盖政治经济等方方面面,但作为重要内容的基础设施建设,落地主体仍是企业。

国资委主任肖亚庆在峰会前夕的吹风会上曾提到,在“十三五”规划中,“一带一路”建设项目有长期发展的指南,但企业是市场的主体、是“走出去”的主体、是建设的主体,每个企业在未来五年当中,他们都有自己的规划。这些项目的实施,有前期项目的立项、尽职调查、可研报告、经济分析等一系列程序。

“也应该看到,我们走出去实施国际化的进程,相比欧美国家,时间很短,我们的经验应该是不丰富的,所以我们在走出去过程中,特别是‘一带一路’建设过程当中,应当是一个开放的、包容的,我们也期望通过和世界上排在前面的这些顶级公司的合作、和各个国际组织合作,使得我们不断减少风险。”肖亚庆称。

而在地方政府介绍“一带一路”的吹风会上,虽然地方官员纷纷罗列了“一带一路”的成绩单而对存在的问题和挑战避而不谈,但透过一些项目建设的不对称进程不难看出,部分项目中方因有政府支持企业推进积极,但涉及外方的项目则因资金等各方面因素推进迟滞,也拖长了建设工期。

黑龙江的一位官员就表示,对“一带一路”要有理性认识客观理解,目前的成果都是阶段性的;而黑龙江由于重化工业的结构,目前按照中国产业结构调整困难较大,还需要时日。

“现在参与‘一带一路’建设的都以企业为主,政府只是搭台服务,东北经济比较困难,有重量有实力的大型企业不多。”该官员称。(完)

(审校 张喜良)

我们的标准: 汤森路透“信任原则

更多 深度分析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