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uters logo
综述:中国经济去杠杆行在途中 官员学者呼吁监管合力多协调
2017年6月22日 / 凌晨12点48分 / 3 个月前

综述:中国经济去杠杆行在途中 官员学者呼吁监管合力多协调

资料图片:2014年11月,中国上海,行人走在浦东金融区附近的过街天桥上。REUTERS/Aly Song

作者 李铮

路透上海6月22日 - 去杠杆无疑是当前中国经济最热门的词汇,实体和金融业降杠杆伴随着监管部门各项政策的陆续出台正纵深推进。业内人士普遍认为,去杠杆政策已经初见成效,但监管趋严的趋势不会改变;同时,各监管部门应探索如何形成强大合力以减少冲突和摩擦,避免政策叠加引致新风险,并补齐监管短板筑牢金融安全根基。

参加周三“宏观审慎政策”金融与发展论坛和2017陆家嘴论坛的官员和专家指出,从目前货币政策和宏观审慎政策双支柱角度看,稳是下一步的最重要目标,要平衡降杠杆、金融稳定和服务实体经济三者的关系。

“整个利率水平上升,流动性相对偏紧,事实上实体经济已经受到了影响。”交通银行(601328.SS)(3328.HK)首席经济学家连平表示,这种影响其一最直接体现在债券发行今年明显承压,更大影响在于实体经济的信贷融资可得性更难以及信贷成本的上升。

他谈到,从银行的负债端来看,由于流动性偏紧,负债端成本大幅度上升带来贷款定价价格大幅度上升,“二季度压力更大,下半年贷款定价会出现明显的上升,这恐怕是大概率的事件,估计可能幅度不会很小,不会是加一次息0.2%,应该是大于这个水平。”

浙商银行(2016.HK)首席经济学家殷剑峰表达了相同的担忧。他表示,金融部门去杠杆速度如果过快有可能会影响到实体经济,现在从信贷可得性和信贷成本的变化来看,中小企业的融资成本存在一定上升的压力,应注重控制节奏。

农业银行(601288.SS)(1288.HK)副行长张克秋亦指出,企业杠杆率过高反过来会加大金融风险,去杠杆关键是按照结构调整的要求,分类施策,对于僵尸企业坚决压缩退出。对于发展前景好、暂时遇到困难的企业要降低杠杆率水平帮助脱困发展转型升级,对于薄弱领域环节要坚定不移地加大补短板的力度,在这个过程中特别要注意不能一概而论。

央行数据显示,3月一般贷款加权平均利率为5.63%,比去年12月上升0.19个百分点。执行上浮利率的贷款占比为58.57%,比去年12月上升5.84个百分点。

而据路透不完全统计,5月中国债市共有66只短融、超短融、中期票据及企业债等取消或推迟发行,总金额661.83亿元;今年前五个月信用债累计取消金额已达到3,203亿元。

不过,银行间市场清算所副总经理李瑞勇表示,从融资成本角度据初步统计, 2A以上的企业1-5年之间债券发行的成本比银行基准贷款利率低约100个BP左右。

**去杠杆的方向**

去年至今,去杠杆作为未雨绸缪防范金融风险的必要举措,其成效已显现,在坚定去杠杆与维护稳定的多重目标下,下一阶段去杠杆的着力点也是业界热议的焦点。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银行研究中心主任曾刚就提出这样的思考:杠杆率在什么样的水平是合适?金融去杠杆到什么样的水平算达到目标?目前都尚未有明确的答案。

在他看来,同样值得讨论的问题是要解决监管套利的问题是不是用更强更有力的监管,更多更微观更细的监管制度解决这个问题?“很多套利行为和监管规则细化有关系,越是细化的规则可能套利行为越多,有时候不一定是监管强化可以解决监管套利的问题,有可能是监管的简化,也可能降低监管套利的行为,这两者之间如何平衡?”

殷剑峰则指出,需要纠正对中国杠杆问题的错误看法,比如此前一个普遍的认识是企业部门杠杆率太高,就不准确,剔除基建、房地产企业以外的企业的资产负债表已经有所好转。

他认为,未来,中国应该实施杠杆的部门间腾挪,而不是简单的“去杠杆”。

中国-中东欧基金董事长姜建清表示,金融业去杠杆有三种办法,第一是增加资本,现在由于利润下降等各种因素,外延扩张资本也受到一定约束,实现这点较困难。第二是重组资产负债表,比如把经营重点放在主要业务,剥离不重要的业务,国际上一些金融机构采取的办法是从某些领域撤退,重组资产负债表以降低资本消耗。第三是调整资产的结构,走轻资产、轻资本的道路。

而对于实体经济去杠杆的下一步做法,上海银行(601229.SS)董事长金煜提到,对存量的债务杠杆,应该去研究一些相关的金融改革措施,比如是否可以考虑把基于降低债务杠杆作为目的的债转股纳入评估范围。

**监管的协同性**

兼顾稳增长和去杠杆两个目标,货币和金融监管责无旁贷,但结构性改革和财政政策等同样不应“袖手旁观”,这也就意味着各监管部门需要加强沟通协调,形成监管合力。

央行研究局局长徐忠指出,在短期内监管和发展可能出现政策不一致,存在目标冲突的情况下,存在以发展为重,监管激励不足的问题。比如在同样的金融产品,缺乏统一规制前提下监管竞争容易演变成竞相降低监管标准,导致劣币驱逐良币,损害监管的有效性和稳定性。

“可见即使中央银行可以调控外在货币,但是如果没有有效的监管保障,外在货币投向何处,效率如何,这是中央银行无法控制的,也无法保证金融支持实体经济。”他表示,“中央银行的宏观调控离不开金融监管政策的协调配合,从现代货币创造理论来看,中央银行货币供给是外在货币金融体系,尤其是银行体系内部创造的货币是内在货币,货币调控是通过外在货币影响内部货币。”

上海市金融办主任郑杨建议,下一步加强金融监管方面应该注重协调性功能性和前瞻性。具体来看,要探索有利于弥补现有监管模式不足的监管协调机制,进一步加强金融部门之间以及与各方之间的协调、合作,进行政策的协调和行动的协同,加强跨界产品和交叉行为的监管。

其二,要探索从机构管理向业务产品、活动、行为管理转型,适应综合经营的趋势,要接受大体一致的监管,要消除监管的重叠,避免监管的套利。

同时,探索建立有效防范金融风险的监测预警体系,通过创新信息,互联共享框架,全面掌握金融业态的发展情况,消除监管的矛盾点和空白点,提高监测预警和分析能力,有效预防区域性、系统性风险。

毋庸置疑的是,去杠杆继续推进,金融创新亦不会停。正如曾刚所言,“不管未来监管是如何的,在新的监管下面会出现往有些方向的发展和创新,这是长远来看仍然是一个不可逆的方向。”(完)

审校 林高丽

我们的标准汤森路透“信任原则”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