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本:
中国

焦点:市场结构改变丰厚利润不再 全球共同基金业者艰难抗压

路透伦敦/纽约9月21日 - 执掌数以万亿计美元全球财富的共同基金公司,如今面临有些生疏的收紧政策周期,人们投资方式的改变以及成本上升,让其丰厚的利润缩水。

数年来的低息环境下,储户们的投资回报一直不那么突出,如今他们抛弃高收费的基金,转而投向廉价的投资产品,迫使一些资产管理机构不得不密切关注收入与成本之间的平衡。

全球金融危机后,金融监管愈发严格,推高了成熟基金业者的经营成本,与此同时,运用灵活科技的竞争对手迅速崛起,提供了价格低廉的替代投资产品。

“数年来资金强劲流入的势头,降低了基金业者就削减成本做出困难决定的必要性,”惠誉基金和资产管理部门欧洲、中东、非洲和亚太地区主管Alastair Sewell表示。

尽管现在已经感受到初步压力的迹象,但Sewell表示,如果经济寒冬促使更多投资者转移投资,或将带来最严重的冲击。

“当周期发生转变,资金开始有外流的趋势,则是削减成本问题开始变得棘手之际,”他补充说。

企业可以通过裁减岗位、尤其是办公室后勤工作人员、精简产品范围、增加科技手段的使用来进行应对。另外,全球范围内数以千计的小公司可能会被兼并。

路透对全球最大的上市独立资产管理公司2005/6年度至2015年期间的年报进行的分析显示,这方面的压力已经出现。有些业务已被削减,而且可能还会出现更多的裁减。

在截至2015年底的10年,被分析公司的资产平均增长逾200%,但11家公司只有五家管理的资产在去年出现增长,而这是营收的主要推动因素。

在2014年和2015年期间,有八家公司的员工单位营收下降,四家公司发布了管理费利润率,也都下滑。管理费利润率是费用净收入与平均管理资产的比率。

2015年,有九家公司通过增加资产基础、转向更有利可图的产品组合等措施,仍设法提高营业利润率,只有一家公司裁员,这家公司是瑞士GAM Holding (GAMH.S)。

尽管如此,一些公司高管仍为自己赚得盆满钵满。比如,全球最大资产管理公司贝莱德(Blackrock)(BLK.N)执行长Larry Fink去年就赚进2,580万美元薪酬,比2014年高出8%。

不过消息人士说,贝莱德和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PIMCO)今年都已启动计划将裁员3%。

**资金流转向**

普华永道会计师事务所(PwC)暗示,全球基金业所管理的总资产在2020年之前将增长至100万亿美元,不过成本上升料将使利润承受压力。

在这样的数据范围内,全球对低廉的上市交易基金(ETF)需求也将上升,一如美国的先例。根据美国投资公司协会(ICI)数据,ETF在美国基金管理业整体资产的占比为17%。

PwC表示,2012-2020年之间,被动投资型共同基金资产预计将从3.4万亿美元增长至10.5万亿美元;而被动投资的机构委托资产将从3.9万亿增加至12.2万亿美元。

业界最大的几家基金公司已对此予以关注。

“管理基金有固定成本。资产管理公司要么压低成本,不然就是得设法把成本转嫁给投资者,”美国领航集团(Vanguard Group)执行长Bill McNabb说。领航所管理的主动型和被动型资产总计达3万亿美元。

“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他说。

受此影响,平均费用已开始下跌。ICI称,例如,美国股票投资者每年需要交纳的费用,已从世纪之交时相当于资产的1%降至去年的0.68%。

投资研究机构晨星(Morningstar)的数据显示,欧洲投资者需交纳的费用在过去三年间下降了8%。

惠誉的Sewell说,在欧洲,投资者习惯的改变已经体现在其他方面。欧洲家庭正在将资金更多投向养老和寿险产品,促使资管公司推出规模很大但利润较低的产品。

在美国,劳工部有关养老账户的新规料将使资金流向较少的提供商和成本较低的基金。

与此同时,监管机构还加强了披露和透明度规定。要达到这些规定,需要付出很高的成本,包括雇佣人员来确保合规。

**调整开始**

欧洲的资产管理公司可能会通过削减向中介机构支付的费用,来节省部分成本,但要提高利润率,需要对基金产品范围和职员总数进行更大的调整。

这或许涉及减少每只基金的股份类别,整合产品,使用区块链(BlockChain)等技术,来降低托管和交易核对过程的成本。

业内分析师说,行政管理人员的数量不太可能会大幅减少,但销售、分销和交易岗位面临风险,交易岗位或许会被程式化交易取而代之。

雇员超过13,000人的贝莱德(Blackrock),已经在使用数据来确定哪些金融顾问最有可能向客户推荐其基金。富兰克林坦伯顿(BEN.N)现在则使用软件来撰写部分基金评论。

一些资产管理公司也在探索使用“机器人建议(robo advice)”等方法,在网上更便宜地出售基金,而且计划使用人工智能来改善选股。

“我们一直能投资于新技术来简化我们的全球交易业务,提高效率,”领航集团的McNabb表示。

“我们当然相信,那些仍想从业的必须继续寻找和利用新技术。”

虽然在分析的公司中,有九家在2015年维持或提高了股息,但路透数据显示,其他股东回报指标趋弱,六家公司的股东权益报酬率(ROE)和投资资本回报率下滑。

这增强了行业整合的可能性,汤森路透理柏追踪的全球7,723家基金公司和284,422只自筹基金,都在寻求最佳的生存方式。

较小的基金将到较大竞争对手羽翼下寻求庇护,以更好地因应监管费用增加、管理费较高的产品销售下滑和来自新贵科技公司的更大竞争。

“你能够以较低的成本运营,原因只是你更大,”理柏的欧洲、中东和非洲研究主管Detlef Glow表示,“规模很重要。”(完)

(编译 李爽/侯雪苹/李婷仪/汪红英/杜明霞;审校 陈宗琦/张荻/龚芳/艾茂林/于春红)

更多 深度分析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