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uters logo
《Saft专栏》市场主导因素来自欧洲,而非美国大选
2012年11月8日 / 早上6点04分 / 5 年前

《Saft专栏》市场主导因素来自欧洲,而非美国大选

(本文作者为路透专栏撰稿人,以下内容仅代表其个人观点)

撰稿 James Saft 编译 程琳/张明钧

路透11月7日电---一味关注美国大选带来的财政和货币影响,你就危险了,因为真正的新闻可能来自欧元区.

面对国会依旧分裂和奥巴马连任总统这样一个选举结果,周三金融市场做出迥然不同的反应,美股.SPX下跌,美国公债US10YT=RR和美元.DXY则大涨.

近几周来,铺天盖地的大选新闻、广告、影像、谎言、数据和更多谎言几乎占据了我们全部视线,无怪乎多数市场分析都把走势归因于大选的影响上了.

不过,欧洲消息可能才是真正的市场推手.

诚然,美国大选与市场确有关联.两党割据的美国国会不太可能在财政政策上达成有利于经济增长的大妥协,因此更可能发生的情况是,无论跛脚鸭会期敲定什么折衷方案,都只会凸显削减支出和增税计划对经济的拖累.共和党把持的众议院可能采取强硬态度,使会程陷入混乱乃至国会瘫痪.

这个选举结果在很大程度上保证了货币政策连贯性,如果贝南克像预期那样在2014年初卸任美国联邦储备理事会(美联储,FED)主席一职,奥巴马或将任命与贝南克看法相似的人选.这就意味着美联储将继续购买美国公债.

但除民主党新增几个参议院席位外,其它选举结果大致符合博彩市场和许多占卜家的预期.因此,把所有市场走势都归因于大选结果,似乎不太现实.不出意外的话,对资本利得和股息的征税都将上调.

美元上涨也很难归因于大选结果.继续实施量化宽松和紧缩性财政政策,很难说是利好美元的因素.

事实上,美元和其它大部分金融市场走势,很可能是受到欧元区忧虑重燃的推动.对欧洲而言,欧元需要下跌,一方面可以间接缓解南欧国家困境,另一方面坦白讲,也可以为经济大幅减速的德国带来安慰.

**德拉吉的话**

欧元走贬将有助于解决上述两大问题,且显然会不利于美国市场的获利及销售,使之成为一个美股的重大利空.固定收益投资人也和往常一样,会从美债寻求避险,而以欧元计价来看,美债近期表现极佳,同时美债也不像欧元区公债那样背负着系统风险.

“疲软的整体经济情势,加上货币成长缓慢,意味着中期通胀风险极低,”德拉吉在法兰克福一场会议演说中表示.“德国至今大致免于受到欧元区其他地区困境的打击.最新数据显示这些情势发展正开始影响德国经济.”

欧洲央行周四会议料将不会降息,但若德拉吉在记者会上发表更多不利于欧元的评论,也不会令人感到意外.

风险并不止于欧洲央行方面.希腊则是在街头的抗议声浪中进行节约措施的表决,若未获通过则可能无法取得下一批纾困资金,令该国陷入无法支应各项支出的窘境.

就算希腊节约法案一如预期地通过了,这也不过是该国未来诸多表决的起点,让希腊一次又一次地危及其在欧元区内的地位.

改述前美国财长John Connelly的说法,欧元虽然是他们的货币,但却是全球共同问题.若欧元区要在现有架构下维系在一起,且德拉吉看来已经用买进公债计画加以力挺,则我们将见到起码在来年会有一波波的通缩及衰退.若欧元区分崩离析,则我们将见到深具毁灭性的巨浪一次袭来.

这正是债券及美元上涨、同时股市下跌的理由,市况也是正如此反应,而随着今年步入尾声,市况可能就此延续下去.(完)

--译文审校 徐文焰

我们的标准汤森路透“信任原则”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