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uters logo
〔专栏节选〕重视福益现象--减资、下市可能也是一条不错的路--今周刊「老谢开讲」
2012年11月8日 / 凌晨12点42分 / 5 年前

〔专栏节选〕重视福益现象--减资、下市可能也是一条不错的路--今周刊「老谢开讲」

(本文由台湾《今周刊》杂志提供,节选自11月8日出版的当期「老谢开讲」专栏)

证所税还没有正式上路,台股已面临七千点大关保卫战,目前台股十年均线的位置在六九二六点,换句话说,十年来股民进出股票的平均成本,大约就在七千点上下。不过这个七千点看起来有点虚,因为这是由台积电、联发科、「三电」(中华电、台湾大与远传)等支撑起来的高股价,其实很多个股价值低残,可看出台股正隐藏另一个潜在的新危机;也就是,下市或减资的价值,可能胜过继续留在资本市场里面。

**资产条件不差,股价遭低估**

我们先来看几家公司,从代号「一六」的电器类股谈起。第一家是中华电线电缆,代号一六○三,这家一九六一年成立,比台湾股票市场还老的公司,目前的股价是十.二元。华电近十年来没有一年赔钱,最好的一年二○○九年每股税后纯益(EPS)是一.五八元;今年前三季净利二.七八六亿元,EPS是○.九八元。华电的本业经营铝电缆、统包铝门窗及帷幕,资本额三十四.二三亿元,负债二十八.七四亿元,总资产达七十六.○九亿元;上半年每股净值十五.九四元。

华电多年未分配股息,目前净值达四十七.三五亿元,若今年EPS一元,再拿一元现金出来配,股价会如何?更何况,华电资产雄厚,单新庄厂就有二三二一五坪土地,中坜厂也有一五一五三坪,利泽工业区有五.九万坪土地,其他零星土地还有很多,假如把资产拿出来处理,还清负债,公司创造的价值,恐怕不会只目前面额附近的股价。

第二家是在灾难中重生的声宝公司,代号一六○四。声宝大规模减资过二次,股本从一三一亿元降到五十九.一五亿元。今年前三季声宝净利五.○六亿元,EPS○.九一元,但股价却一度跌到八.七元,到目前为止,连面额都构不上,距离上半年每股净值十四.○八元,仍相去甚远。目前声宝仍专营家电本业,业内业外都赚钱,股本五十九.一五亿元,负债四十五.九四亿元,自有资本率六三.○四%。但因声宝在○六年、○七年有大亏六十二亿元的纪录,股价无法引起市场共鸣,如今仍在票面下。

第三家是华荣电线电缆,代号一六○八。荣电目前资本额六十三.二八亿元,负债三十.九九亿元,自有资本率达七○%,每股净值十四.六四元。今年前三季荣电EPS一.○四元,股价也只有十.六五元。荣电目前手上有一块近高雄高铁站的高楠厂土地三七二五二坪,这块地如果处理掉,可能价值超过一个股本,但前三季EPS一.○四元的荣电,股价仍在面额附近。

第四家是宏泰电工,代号一六一二。宏泰是一家以电线电缆为主的公司,股本三十二.四亿元,负债只有六.五七亿元,自有资本率八八.五%;最难能可贵的是,宏泰在南非有一家上市公司,且每股净值达十五.四七元。今年前三季宏泰净利一.八五亿元,EPS○.五七元;过去十年来,宏泰保持年年配息的纪录,最高一年配过一.六元现金。除年年保有获利外,宏泰电工桃园南坎厂有六九七○坪、观音厂一二一○○坪、大园厂五六○九坪土地,都正好在桃园航空城范围内,宏泰有获利,且从未有亏损纪录,但股价却仅九.四九元。

在代号「一六」的类股中,像亿泰连三季都有获利,资产条件不差,但每股只有五元左右,合机前三季EPS○.九八元,每股净值达二十.三五元,但是股价只有十.四元。这是信手拈来,我从电器类股中,看到几家股价低残的公司。

正常情况下,我们要投资一家公司,公司开始设立,什么前景也看不到的情况下,原始投资每股成本是十元。但今天在资本市场里,很多不太差的公司,像宏泰前三季EPS○.五七元,每股净值十五元以上,负债很少,自有资本率八八.五%,这样的公司却没有人要。

未来如果有心人慢慢吸纳这种公司的股票,进而处分资产,进行减资,减资后还可以进一步卖壳,这将是一本万利的投资。这个范例,今年福益纺织苏天财董事长,给了大家很好的示范。福益是一家老牌的纺织厂,代号一四三六。过去十年本业前景茫然,苏天财把本业愈做愈小,最后乾脆把厂房也处理掉,专心做投资;负债也降到九五○○万元,自有资本率达九六%。过去十年,福益有两次小规模的减资行动,但是今年福益进一步有了大动作。由于下一代不愿接棒,于是苏天财把桃园杨梅厂与新北土城厂处分的利益拿来减资,福益一口气减资二十七.○六亿元,减资比率八一.八五%,资本额从三十三.○六亿元减为六亿元。

**福益减资卖壳,皆大欢喜**

福益减资前,股价约在票面附近,市值三十几亿元,减完资后,股价变成五十四元左右,已经减资八一.八五%的福益市值不减反增;目前福益股本六亿元,每股净值三十四.一七元。苏天财再把五○.○○二%股权以每股五十四.三元卖给高雄陆姓建设公司老板,他个人仍保留近半股权。

苏天财这个卖壳的动作,创造了好几个赢家,一是他全身而退,而且对股东负责到底。二是股东的八一.八五%减资,等于一股几乎拿回全部的股款。也就是说,减资前十元买进福益的人,每股可退还股权八元多,且这八元多因为是减资退还股款,完全不用缴税,当股东的人可说是皆大欢喜。三是减完资,股本变成六亿元后,苏天财再把福益这个乾净的壳,用每股五十四.三元卖给高雄的陆老板,正好印证了有人辞官归故里,有人进京赶功名,大家皆大欢喜。

目前台湾的上市柜公司已超过千家,在证所税效应下,台股成交值萎缩到七百亿元以下,很多个股成交量都在百张以下,这些成交急冻的个股,上市与不上市其实差别已不大,公司上市原本为了集资,从大众身上取得更多资金,进一步扩展事业版图,但是今天很多类似华电、宏泰、荣电的例子,赚一元,股价十元,面对这种窘况,增资根本不可能,这个时候如果不进则退。像苏天财这样,第一步停止本业投资,第二步卖掉厂房,第三步获利拿来减资,第四步减资后变成乾净的壳,第五步是待价而沽,为公司找一个值得付托、可把公司经营得更好的老板,如此对股东有交代,并可全身而退。

先前,我曾经在脸书上写过「苏天财与王雪红」,我说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行业,完全没有关联的两个人,我怎么会把他们放在一起?这是在说,苏天财经营的纺织本业没有明天,于是采取消去法,把公司剩余价值全部分润给股东,对股东完全有交代。反观王雪红征战全球,一年内少了九千亿元,很多股民被送上断头台,但是王雪红集镁光灯与掌声于一身,苏天财却默默地对股东做了最完美的交代。

**本业找不到出路,纺织业处分资产牵连不大**

目前在纺织业,类似福益的例子很多。像大东纺织股本九亿元,今年前三季亏损二四二二万元。大东本业是棉纱与成品布,竞争力不强,不过却拥有台中振兴路土地一○五一五坪,这块土地价值应该值好几个股本,扣掉九.二

我们的标准汤森路透“信任原则”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