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uters logo
《全球主要央行动态》--10月5日-10月12日
2017年10月12日 / 凌晨3点13分 / 1 个月前

《全球主要央行动态》--10月5日-10月12日

以下所列为上周四下午至本周四上午(10月5日-10月12日)全球主要国家和地区中央银行相关政策动态报导。

**美国**

美国联邦储备理事会(FED/美联储)公布的9月19-20日政策会议记录显示,决策者对通胀加速上升的前景,以及在通胀停滞情况下放缓升息步伐进行了深入的讨论。会议记录还显示,官员大多对近期飓风造成的经济影响不以为意。多位决策者称,在决定未来利率行动时,他们会关注未来几个月的通胀数据。即便如此,美联储称许多决策者仍感觉今年“可能有理由”再升息一次。

芝加哥联邦储备银行总裁埃文斯主张,随着美联储推动扩张性货币政策回归正常,对下一轮升息应采取等待观望的态度。他表示,美国经济目前状态良好,但仍要谨慎对待撤出超宽松举措。埃文斯是美联储中具有影响力的温和派人士。

旧金山联邦储备银行总裁威廉姆斯称鉴于失业率较低,加上他认为近来低迷的通胀将被证明是暂时的,美联储的确需要继续上调短期利率。他说,只要其他经济数据能表明经济是否在继续增长,他不需要非得看到通胀在好转,才会支持今年再度升息。威廉姆斯预计今年晚些时候再加息一次,明年加息三次,2019年还有几次。威廉姆斯称美联储在未来两年内将短期利率升至2.5%是合适的,并会用约四年时间将资产负债表缩至新正常水准。

堪萨斯城联邦储备银行总裁乔治称美联储需要进一步加息,以助经济逐步实现充分就业和2%的通胀率目标。“在目前的经济扩张阶段,最好谨慎行事,”乔治表示,但等太久再加息可能导致美联储日后不得不大幅加息,会把经济拖入衰退;如果投资者针对低利率而进行风险更大的押注,可能还会滋生金融失衡风险。乔治指出,美联储正达到全面就业和稳定物价的双目标,疲弱的通胀数据是因一次性因素的冲击和较长期因素的影响。

达拉斯联邦储备银行总裁柯普朗称,希望再次升息前能看到更多通胀上升的迹象,不过长期借贷成本偏低,可能限制利率上升的速度和幅度。不过即便美联储瞄准的短期利率攀升,但美国指标10年期公债收益率(殖利率)下降,这种反转现象非比寻常,柯普朗认为有点不妙。“我认为这显示了未来经济增长,”柯普朗在斯坦福大学经济政策研究院称。“我不希望看到我们升息过快,导致收益率曲线倒挂,因为历史显示,收益率曲线倒挂常常是衰退的前兆。”

纽约联邦储备银行总裁杜德利表示,尽管通胀目前略低于中长期目标,但他认为持续逐步解除货币政策宽松是合适作法。

圣路易斯联邦储备银行总裁布拉德称,若通胀数据仍旧停滞,央行持续升息将会有“政策犯错”的风险。他称9月就业数据虽然是受到飓风影响,但仍“让人感到震惊”,“12月会议要决定通胀是否回升恐怕为时过早。”

亚特兰大联邦储备银行总裁博斯蒂克在接受路透专访时表示,他持续认为美联储应该在年底前再次升息,不过他并不坚持这样的立场,且继续密切关注经济数据。

**欧洲**

欧洲央行首席经济学家普雷特表示,将该央行购债计划延长更长时间,可能在平静时期更加有利。虽然普雷特并未明确支持将资产购买计划延长更长时间、但减少每次购买规模,不过他指出,欧元区正处于数年来最好的状态,正经历着稳健、覆盖面广且有韧性的复苏。

欧洲央行执委劳滕施莱格表示,欧洲央行应从明年开始减少资产购买,并以最终结束购债计划为目标。劳滕施莱格是立场最为强硬的欧洲央行官员,她表示压低通胀的因素是暂时性的,因此即便仍需要保持耐心和刺激政策,也无需继续扩大欧洲央行的资产负债规模。

欧洲央行管委诺沃特尼表示,欧洲央行可能在明年初开始温和放缓资产购买速度。

欧洲央行公布的9月会议记录显示,央行决策者在会议上讨论了延长资产购买计划可能的各种情境,权衡延长资产购买计划在规模和存续期之间达到平衡的问题,部分人士认为任何决定都应包含减少资产购买。虽然政策制定者对通胀路径表达了越来越坚定的信心,但一些人指出,欧元上涨的负面影响或许被低估了,从而为部分通胀预估带来了下行风险。

英国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MPC)委员麦卡弗蒂表示,金融市场现在所预计的英国升息时点被央行政策动作打脸的风险较小。市场现预期英国央行今年底将升息,而不是2019年中期。麦卡弗蒂表示,在英国央行考虑开始出售4,350亿英镑(5,710亿美元)量化宽松中的债券持仓前,先需加息“几次”,这样一来出售债券的影响可能有限。

**日本**

日本央行上调对该国四个地区经济的评估,得益于强劲的出口、消费者支出以及建筑业活动。这个积极迹象暗示日本整体经济将继续保持健康增长。央行总裁黑田东彦重申央行保持大规模刺激政策的决心,直到通胀率持续保持在2%的目标水平上方。

日本央行副总裁中曾宏周四表示,继数年来消费者物价成长迟缓后,日本通胀压力上升“前景良好”。

**大中华区**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日前在接受媒体专访时表示,中国对外开放需要继续向前推进,金融机构市场准入和金融市场开放的步伐可以迈得更大些。在财经网周一晚间刊登的专访文章中,周小川指出,中国经济取得长足进步,已到了金融服务业更高层次的市场准入并在国际国内金融市场更广参与的阶段。

周小川还表示,中国对外开放、汇率制度改革及减少外汇管制要整体推进,不管各自速度如何,整个大方向是要往前的。另外,还需要注意时间窗口,有些改革遇到了合适的时间窗口就可以加速推进,有些改革没有时间窗口就可能稍微缓一些。

周小川接受财经杂志专访时表示,人民币汇率改革历来众口难调,争议较多,典型的有“条件论”和“顺序论”,但实践中,改革是大政治,政治家往往要从政治逻辑考虑最优排序,问题往往过于复杂、多元,最终得不出最优解。他并指出,改革需要顶层设计,需要从更高的层面认识开放的意义。即使开放存在各种困难和潜在的危险,依然需要坚持扩大开放的大方向,不断推动有关政策改革。总之,改革不能等、靠、要。

周小川表示,蒙代尔-克鲁格曼的“不可能三角”理论发端于上世纪60-70年代,但随着各国开放程度的扩大,三角形的三个角点的政策定义及其功效模糊化,“不可能三角”在逻辑推理和实际操作效果上就不那么严格成立。他在接受专访时并指出,作为动态演变的转轨经济,作为央行,可以在“不可能三角”中找到一些动态变化的立足点,保持三者的同方向运动。而外汇管制条件下的汇率不可能是真正的市场均衡汇率。从金融改革来看,对外开放的过程就是汇率趋向均衡、可兑换程度提高的过程。

**其他**

土耳其央行副总裁Murat Uysal表示,该央行认为自身的外汇流动性不会有任何问题,其将密切跟踪市场动态。此前土耳其与美国关系紧张,导致土耳其股市和土耳其里拉大幅下滑。Uysal对路透表示,各个银行的外汇账户均处在近些时期的高位,里拉汇价已经较低,实质有效汇率处于具有竞争力的水准。(完) (整理 王兴亚;审校 徐文焰)

我们的标准:汤森路透“信任原则”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