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ruary 28, 2019 / 4:42 AM / 22 days ago

《全球主要央行动态》--2月21日-2月28日

以下所列为上周四下午至本周四上午(2月21日-2月28日)全球主要国家和地区中央银行相关政策动态报导。

**美国与加拿大**

美国联邦储备理事会(美联储/FED)主席鲍威尔表示,美联储将在今年稍晚停止缩减规模达4万亿美元的资产负债表,结束缩表进程。投资者认为这一进程与美联储目前暂停升息相矛盾。“我认为,我们已经制定了这个计划的框架,我们希望能很快宣布,从而让整个资产负债表正常化进程变得一目了然,”鲍威尔告诉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成员,这是他迄今为止对缩表计划做出的最详细评论。

鲍威尔在此前一天对国会表示,美联储“不急于对利率的进一步调整作出判断”,他详细阐述了美联储将会如何应对可能正在放缓的经济成长。鲍威尔表示,“我们具备良好前景所需的条件,我们的(利率制定)委员会确实在监控相反的趋势和风险,目前来说,我们将对我们的政策保持耐心,让时间来澄清一切。”

美联储副主席克拉里达称,美国经济目前“状态良好”,接近充分就业,通胀率也接近美联储2%的目标水平。克拉里达说,由于通胀较低,美联储在决定利率方面“可以保持耐心”。他是在达拉斯联储总部接受采访时对达拉斯联储总裁柯普朗做出上述表态。

他在上周五表示,在今年开始对其货币政策框架进行全面评估时,美联储将保持开放态度,这可能导致其在确保物价稳定和就业充足方面的做法发生变化。克拉里达在今年的一系列社区会议和学术会议上表示,美联储将重新审视其目前的灵活的通胀目标策略,可能会对其进行调整,以更好地考虑到长期以来的低通胀。

达拉斯联储总裁柯普朗表示,在通胀处于低位且得到控制的情况下,美联储有余地采取更多货币政策行动,帮助人们,尤其是贫困社区的人们,加入劳动大军。

圣路易斯联邦储备银行总裁布拉德称,他预计今年不会降息,但他补充说,美联储将观察美国经济今年的发展情况。“我们已经让通胀牢牢锚定,未来我们无需采取预防性行动来控制通胀,”布拉德在接受福克斯商业新闻网采访时表示。

美联储在向国会提交的半年度货币政策报告中称,美国经济在2018年下半年保持“稳健”增长,全年扩张可能“略低于”3%,但消费者和企业支出已开始走软。美联储在这份文件中阐述了其上月暂停进一步升息的原因。该文件对仍在增长的经济基本上持积极展望,但指出了出现的一系列国内和全球风险。

美国旧金山联邦储备银行总裁戴利表示,在美国经济面临重大阻力的背景下,美联储应当让资产负债表政策与新的“耐心”处理利率的政策相一致。“我们不想让资产负债表与利率政策的目的相反,”她对斯坦福大学经济政策研究所表示。

纽约联邦储备银行总裁威廉姆斯表示,美联储需要确保就业市场紧蹙不会引发通胀持续上扬,但同样也要避免通胀预期持续过低。“我们对通胀持续上升必须保持警惕,”威廉姆斯表示,他说他的分析显示,低失业率实际上仍对物价构成上行压力。“我们必须同样保持警惕,确保通胀预期不会持续在过低水准,”他说,“通胀预期持续低于美联储的目标可能会削弱2%的通胀目标。”

加拿大央行总裁波洛兹表示,利率需要在一段时间内上升至中性区间,但目前回归之路“高度不确定”,未来利率走势仍明显依赖于数据。他在蒙特利尔对一些商界人士发表讲话时表示,“我们认为,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需要将政策利率上调至中性区间...然而,回到中性利率区间的道路是高度不确定的,”波洛兹称。

**欧洲**

会议记录显示,欧洲央行决策者在上次政策会议上对欧元区经济持悲观看法,并要求迅速准备向银行提供更多长期贷款。在1月份的会议上,政策制定者们表示,他们不会急于推出新一轮定向长期再融资操作(TLTRO),但要求欧洲央行工作人员开始着手准备这样一个工具。“尽管这方面的任何决定都不应过于仓促,但需要迅速进行为未来流动性操作准备政策选项所需的技术分析,”政策制定者表示。

德国央行总裁兼任欧洲央行管委魏德曼表示,德国经济疲弱持续的时间可能长于预期,但欧洲央行无需正式推迟升息计划。魏德曼认为,此轮放缓可能是暂时的,欧洲央行应该忽略由一次性因素造成的通胀波动。

欧洲央行下一任首席经济学家从容看待欧洲经济放缓,淡化经济放缓对货币政策的影响。爱尔兰央行总裁、欧洲央行执委候选人连恩称,一系列的疲软数据暗示预估仅需做出小幅调整,所有这些都在当前政策策略的限度之内。

英国央行总裁卡尼表示,如果英国经济因无协议脱欧而受到冲击,英国央行可能会给予更多支持,但手头的选择有限。“鉴于与英国退欧相关的特殊情况,我预计政策委员会将尽其所能提供货币支持,”他在提交给议员的年度报告中表示。“但这样做的能力显然有限。”

卡尼在此前一天表示,英国下个月不达成过渡协议就离开欧盟的可能性,是给金融服务业稳定带来最大风险的英退情形。“从金融稳定的角度、从市场规范健全的角度、从连续性的角度来看,最大的问题是在3月底之前无法达成协议,”卡尼在新闻发布会上说。

欧洲央行管理委员会委员维勒鲁瓦德加洛表示,如果当前经济下滑持续时间长于预期,欧洲央行将准备改变其货币政策指引。维勒鲁瓦德加洛在里斯本的一次演讲中表示,德国制造业产出萎缩和法国抗议等临时性因素正在拖累经济成长。“如果这些拖累消失,如果地缘政治风险消退,GDP增长可能从明年春天或者夏天开始反弹,但如果经济衰退持续到那个时期以后,我们将准备调整我们的货币政策指引。”维勒鲁瓦德加洛称。

欧洲央行管委诺沃特尼发表讲话称,目前无需额外的流动性。此前欧洲央行首席经济学家普雷特暗示,向银行提供的新一轮多年期贷款规模将小于之前的水平。随着欧洲央行7,390亿欧元(8,380亿美元)定向长期再融资操作(TLTRO)接近在2020-21年到期。目前尚未决定是否会延长这一操作,诺沃特尼在接受Trend杂志采访时说。

**大中华区**

中国央行金融稳定局局长王景武表示,在宏观大局中把握好稳健的货币政策,高度重视逆周期调节,决不搞“大水漫灌”,并密切关注和动态评估市场流动性及影响因素,警惕市场主体形成“流动性幻觉”和单边预期。

中国央行2月21日召开2019年金融稳定工作会议。央行网站周三刊登会议新闻稿称,2019年要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平衡好稳增长和防风险的关系,控制重点领域信用风险;稳妥化解影子银行风险,推动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有序整改和平稳转型。

中国央行于周一至周二召开2019年金融市场工作会议。会议提出,要全面做好宏观信贷政策指导和金融市场创新发展各项工作,推动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优化融资结构和金融市场体系、产品体系;要以服务实体经济为导向,积极推动金融市场规范健康发展。

中国央行副行长潘功胜表示,受国内外多种因素的影响,中国金融风险出现一些新的演进特点,防控风险的优先顺序也发生一些变化,必须坚持底线思维,稳妥有序处置重点领域风险,并坚决防止金融业脱实向虚、自我循环。

中国央行2018年四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的专栏文章称,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松紧适度,既要防止货币条件过紧引发风险,也要防止大水漫灌加剧扭曲和继续累积风险,其核心是服务好实体经济。同时,要平衡好总量和结构之间的关系,创新货币政策工具,发挥“几家抬”的政策合力,从供需两端共同夯实疏通货币政策传导的微观基础。

政策面消息人士对路透表示,中国央行尚未准备通过下调基准利率来刺激放缓的经济,尽管通胀下滑和人民币升值引燃市场对降息的猜测。参与内部政策讨论的消息人士称,中国人民银行仍期望以现有政策工具来提振信贷增长,并压低企业借款成本。消息人士表示,如果现在下调基准利率,也会抵触中国央行正在进行的努力方向,即改革利率机制及允许市场力量调整资金成本。

**日本和韩国**

韩国央行维持货币政策不变,一如外界预期。面对经济风险上升和通胀乏力,决策层最近的谨慎立场已经预示了这一结果。韩国央行决定维持指标利率在1.75%不变。路透调查访问的11名分析师中全都这样预测。

日本央行审议委员铃木人司表示,如果经济陷入衰退,国内金融机构获利可能会受到信贷成本上升冲击。“日本银行体系仍稳定。但我们必须监控金融机构的业务状况以及他们承担风险的情况,其中包括地方金融机构,”铃木人司在日本东部水户市对商界领袖发表讲话时称。

日本央行审议委员片冈刚士表示,财政和货币政策“必须步调一致”,才能推动通胀率升至央行2%的目标水准。“即使货币政策宽松,但如果财政政策很紧,将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实现我们的物价目标,”片冈刚士在日本高松会见商界领袖之后召开记者会时表示。

日本央行总裁黑田东彦称,截至2021年3月的财年期间通胀率触及央行2%目标的可能性不大。黑田东彦还对议会表示,作为央行大规模刺激计划的一部分,央行购买上市交易基金(ETF)是一项必要举措。“我们将继续观察这一举措的收益和潜在成本,”他在谈到央行购买ETF时称。

日本央行审议委员片冈刚士表示,央行必须加大货币刺激力度以实现通胀目标,因为维持当前政策过久可能导致经济过度波动。“如果目前货币宽松政策的时间延长,将意味着日本经济面临各种不确定因素的时期会更长。这意味着达成我们物价目标的不确定性将会升高,”片冈刚士在日本西部高松市对商界领袖发表讲话时表示。

日本内阁特别经济顾问滨田宏一表示,一旦就业市场足够紧俏,日本央行可以放弃2%的通胀率目标,或者暂停实现物价目标的举措,因为对民众生活有利的是物价下跌而非上涨。“物价无需上升太多。从人民生活的角度而言,民众更希望见到物价下滑,而不是上涨,”滨田宏一对路透说。在谈到日本央行遥不可及的2%通胀目标时,滨田宏一说:”我认为这个目标可以放弃。它并非绝对重要,央行可以决定适宜的通胀目标水准。”

日本朝日新闻报道,日本央行总裁黑田东彦表示,如果日本经济失去实现2%通胀目标的动力,央行“当然”会考虑进一步放宽货币政策。报导引述黑田东彦周四接受该报采访时的话称,日本央行有多种可选择的宽松政策,包括降息和加速购买公债,如有必要,还可将两者结合起来。

**澳洲**

澳洲央行总裁洛威称,央行下一步的利率行动很可能是升息,因楼市明显放缓不太可能导致国内经济脱离轨道。“利率可能有必要上升,”洛威在议会经济委员会表示,“我认为不大可能是在今年,因为通胀前景看起来非常良性。”他补充称,“但是,如果情况大致沿着基本情景发展--失业率下降,通胀率上升--那么明年某个时候升息很可能是适当的。”

澳洲央行副总裁德贝尔称,澳洲经济必须要比当前状况疲弱很多,央行官员才会考虑实施量化宽松(QE)。他在议会一个经济委员会回答议员质询时称,澳洲极不可能需要量化宽松。

完 整理 汪红英;审校 徐文焰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