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29, 2018 / 3:55 AM / 17 days ago

《综述》中国严禁治污“一刀切”,财税金融环保力托“稳增长”

* 生态环境部强调严格禁止“一刀切”,将出台更详尽文件

* 9月工业利润增速创六个月低点,经济下行压力益增

* 更大力度减税降费措施正酝酿推出--报载

* 舒缓经济下行压力,财政、金融、环保政策齐发力

作者 沈燕

路透北京10月29日 - 中国9月工业利润同比增速创六个月低点,凸显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企业面临盈利放缓困境的现实,也让中国严格治污的环保重拳似有放松迹象。环保部周末再度重申严格禁止“一刀切”,表明限产政策正变得更加灵活、务实。

同时,更大力度减税降费措施将推出,增值税和社保费率有望下调,均表明在“稳增长”与“调结构”的多重经济目标前,中国政策的着力点正不断平衡调整。

周末在北京召开的2018年全国生态环境系统改革工作座谈会,中国生态环境部部长李干杰强调严格禁止“一刀切”、保护合法合规企业权益,并将出台更加详尽的坚决禁止环保“一刀切”的文件。

“严格禁止‘一刀切’、保护合法合规企业权益,是深化环保领域‘放管服’改革的重要内容。一些地方出现的环保‘一刀切’问题,既损害了党和国家形象和合法合规企业权益、给人民群众生产生活带来不便,也违背生态环境保护工作的初心和使命,更对生态环境保护工作造成了干扰,必须态度鲜明、坚决反对,严格禁止。”李干杰强调。

受工业产销增速放缓、价格涨幅回落、上年利润基数偏高等因素影响,中国9月工业企业利润同比增速降至4.1%的六个月低位,主营业务收入增速则创下年内新低。结合此前公布的工业、信贷等宏观数据,表明经济下行压力日益增大,企业面临盈利放缓困境,稳增长政策可望加速出台。

“更为灵活的环保限产政策是一个积极的调整,但工业企业整体盈利能力大幅下滑表明,提振内需的政策需要加强力度和协调性,以达到预期的“稳增长”效果,”中金宏观团队在报告中称。

该团队认为,更为务实的环保限产政策有助于化解稳增长政策传导过程中存在一些的“障碍”,促使盈利分布由国企和上游行业向非国企和下游行业转移;只不过需求疲弱使得上游利润向下游再分配的效果不明显。

“三季度工业企业盈利增长大幅下滑、资产负债表边际恶化表明,政策亟需更协调、有力的调整,以化解货币政策传导过程中存在的‘障碍’,”该团队认为,首先,财政政策应当更为积极;其次,以解决中长期结构性问题为目的的监管政策的调整,需要更务实,提供合理的“缓冲期”,切忌操之过急。

**重拳治污或屈服于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现实**

近几年中国为实现“青山绿水”不断加大重拳治污力度,深化供给侧结构改革,不断淘汰钢铁煤炭等过剩行业落后产能,环保督查风暴更是一波接一波,治污成效明显提升。

此前环境部屡次声明重拳治污对经济增长影响不大,但过于简单粗暴的环保执法模式一度也引起公众热议,尤其“一刀切”容易构成误伤,让企业多有不满;在经济数据欠佳时,严格的环保亦往往被视为是经济下行的原因之一。

李干杰在周末的座谈会上表示,生态环境部下一步将采取三方面措施深入扎实推进禁止环保“一刀切”工作。首先会出台一个更加详尽的坚决禁止环保“一刀切”的文件,针对可能产生“一刀切”现象的环保领域和监管措施,逐一提出工作要求,压实工作责任,同时在既查不作为又查乱作为、信息公开、信访举报、量化问责、规范自由裁量权等方面,制定措施,建立长效机制。

其次,组织两个环保“一刀切”专项检查。结合正在进行的中央生态环保督察“回头看”和强化监督,把环保“一刀切”作为其中重要内容,开展专项检查。三是查处通报一些典型案例,要求和督促地方严肃处理,并向社会公开通报,发挥警示作用。

李干杰要求,针对污染防治的重点领域、重点区域、重点时段和重点任务,按照污染排放绩效和环境管理实际需要,科学制定实施管控措施。在生态环境保护督察执法中,严格禁止“一律关停”“先停再说”等敷衍应对做法,坚决避免以生态环境保护为借口紧急停工停业停产等简单粗暴行为。

对于符合生态环境保护要求的企业,不得采取集中停产整治措施。对工程施工、生活服务业、养殖业、特色产业、工业园区以及城市管理等重点行业和领域,要出台细化防止“一刀切”的有效措施,及时向社会发布公告。坚决遏制假借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等名义开展违法违规活动,对不作为、乱作为现象,发现一起、查处一起,严肃问责。

“更为灵活的环保限产政策是一个积极的调整,更为务实的环保限产政策有助于化解稳增长政策传导过程中存在一些的‘障碍’,但工业企业整体盈利能力大幅下滑表明,提振内需的政策需要加强力度和协调性,以达到预期的‘稳增长’效果。

中国工业和信息化部7月下旬发布关于坚决打好工业和通信业污染防治攻坚战三年行动计划的通知也称,重点区域实施秋冬季重点行业错峰生产,加大秋冬季工业企业生产调控力度,加强错峰生产督导检查,严防错峰生产“一刀切”和扩大范围情况的发生。

**减税降费仍有空间**

应对经济下行压力,中国的财政、金融等方面的政策也在明显加力。政策着力点瞄准生存艰难的小微和民企。而减税降费,优化企业营商环境更是实体经济迫切的诉求。

中国证券报周一报导,从有关人士处获悉,在一系列减税降费政策推出后,更大力度减税降费措施正酝酿推出,包括把增值税税率从三档简并至两档同时下调税率,以及降低社保费率等。

报导援引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院长刘尚希称,“目前,中国有18个税种,要真正实现减税,重点要放在大税种上,主要是最大的两个税种--增值税和企业所得税。”

他并表示,增值税税率三档并两档应尽快实施,16%的基准税率可考虑下调,这在完善增值税税制同时,也能实现增值税总体税负下降。

中金也在报告中称,2019年有望继续下调增值税税率,企业所得税也有下降空间;据其测算,社保费率下调6-8个点或能降低从严征收对企业的影响,降低税费可以通过划转国资充实社保实现。

“从增值税结构看,最高档税率的税收份额最大。如果明年将最高档税率从16%下调到14%,预计可降低增值税有效税率0.4个百分点,为企业部门减税约4,000亿元。如果政府其他收入和支出力度不变,可以通过将预算赤字率从2018年的2.6%提高到3%来实现收支平衡。”报告称。

中金指出,中长期看,增值税税率向“三档并两档”方向调整,企业税负将进一步减轻。出于债务可持续性考虑,预算赤字率可能会维持在3%以内。如果不扩大赤字,减税会带来政府收支如何平衡的问题。短期内,可以通过缩减政府开支或盘活存量实现政府资金平衡。从中长期看,如果进一步降低企业部门税负,居民部门承担的税负比重可能上升。

此前召开的国常会议指出,对有市场需求的中小金融机构加大再贷款、再贴现支持力度,提高对小微和民营企业金融服务的能力和水平;并决定设立民营企业债券融资支持工具,以市场化方式帮助缓解企业融资难。

央行随后宣布,引导设立民营企业债券融资支持工具,稳定和促进民营企业债券融资;同时在6月已经增加了再贷款和再贴现额度1,500亿元人民币基础上,二者再增加1,500亿元额度,发挥定向调控、精准滴灌功能,支持金融机构扩大对小微、民营企业的信贷投放。(完) (审校 乔艳红)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