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uters logo
专栏节选:下一个30年,这一甲子看中国的起与日本的落--今周刊「老谢开讲」
2017年11月2日 / 凌晨12点04分 / 21 天前

专栏节选:下一个30年,这一甲子看中国的起与日本的落--今周刊「老谢开讲」

(本文由台湾《今周刊》杂志提供,节选自11月2日出版的当期「老谢开讲」专栏) 亚洲两个大国开启政治新局面,中国正式进入习近平时代,日本安倍也顺利连任首相; 不同的是,前者经济已奔驰30年,后者则失落了30年,这次权力重组是新的转捩点吗?

十月以来,亚洲两个重要国家完成政党权力重组,对未来的影响十分深远,值得深入探究。一个是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提前解散国会,结果他在自民党及公明党的执政联盟囊括了三一一席,在四六五席的众议院囊括了六六.八八%的席次,安倍突袭成功,任期可以一直到二○二一年,有机会成为日本战后在位最久的首相。

另一个全世界关注的焦点是中国的「十九大」,大家注意的中央政治局七常委出炉,其中王岐山年龄超过六十八岁,正式退出中央政治局,而中国一直以来的隔代接班团队,这次广东省委书记胡春华、重庆市委书记陈敏尔都没有「入常」,堪称是打破惯例。

最后的七常委名单是习近平、李克强、栗战书、汪洋、王沪宁、赵乐际、韩正,七人当中,李克强有胡锦涛的影子,韩正代表江系人马,习近平已完全掌握中央政治局,而且没有钦定接班人,也使得下一个中国二十大留下更多想像空间。

**十九大后,正式进入习近平时代**

安倍的逆袭与中国的十九大有什么关系?可以回头看看在一九九○年前后,日本与中国正好是在历史重大的转捩点上,九○年是日本经济最高峰,八九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日经指数涨到历史上的三八九五七点,当时日本资产大膨胀,包括洛克斐勒大楼、哥伦比亚影业公司、梵谷、莫内最贵的名画,都被日本大企业或保险公司买走,那时日本号称买遍全世界。 但九○年日本经济盛极而衰,日经指数后来惨跌到六九九四.九点,日本资产大崩溃,企业纷纷破产倒闭,从九○年迄今,日本进入失落的年代。

而在日本的泡沫爆破中,中国开展了精采的三十年,日本经济跑到最颠峰的时候,中国发生「六四天安门事件」,当时的外资紧急撤出中国,中国经济出现很大的困难;六四之后,十三大的总书记赵紫阳下台,新的总书记由江泽民接棒,从九○年迄今,江泽民左右了中国政坛将近三十年。

这次的十九大,真正进入习近平时代,因为习近平经过奋战,从此进入大一统的新权力时代,在习近平的擘画下,未来中国有几个新的里程碑,二○一八年是改革开放四十周年,从一九七八年邓小平的摸石过河,开始走改革开放的大路,这是中国辉煌的四十年。这次习近平宣示「继续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坚定不移深化各种改革」,这是习近平的霸气。

接下来有几个重要的进程,一为二○一九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七十周年;二是二○年中国要全面达成小康之年,人均GDP(国内生产毛额)超过三○○○美元,帮助八千万人脱贫,习近平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一个也不能少,共同富裕道路上,一个也不能掉队。」三是二一年中国共产党建国一百年,这是中国共产党的第一个一百年;再下一个就是二二年的中国二十大,习近平完成十年任期,会不会修改党章,继续再连任,留给外界很大的想像空间。

从一九八九年的六四事件迄今,中国完成各种改革,如今摇身一变,成为GDP超过十一兆美元的世界第二大强国,中国国力达到最高峰,与一九九○年代的日本正好成了强烈对比。九○年代,日本经济到达最高峰,日本GDP约六兆美元,距离美国的八兆美元不远,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是日本经济泡沫吹破,从世界第二的舞台跌下来,如今由中国坐上世界第二的宝座。

**安倍大胜,政局稳定利于推政策**

近三十年来,世界局势丕变,中国的经济像跑百米速度,狂奔了三十年,如今跑到峰顶上;日本则从山峰之颠,跌落山脚下,如今仍在调整气息。但是安倍这次的逆袭,习近平的十九大定于一尊,也意味了下一个三十年,又将有另一次巨大变化。

首先值得探讨的是日本衰败,失落三十年后,有没有翻身再起的机会?日本的政局稳定可能是一个转捩点,在日本经济颠峰的后期,中曾根康弘从一九八二年起,当了四年首相,八七年的竹下登当了两年,之后宇野宗佑只当了两个月,即因绯闻下台,此后日本首相像走马灯,换人频繁。

从海部俊树、宫泽喜一、细川护熙、羽田孜、村山富市、桥本龙太郎、小渊惠三、森喜朗,从宇野宗佑后的日本首相换了八位,平均任期大约一年,一直到○一年至○五年的小泉纯一郎,日本终于见到第一位任期五年的首相。

小泉之后交棒给安倍,他以健康问题为由,一年就下台,之后的福田康夫、麻生太郎、鸠山由纪夫、菅直人、野田佳彦任期都很短暂,一直到一二年安倍复出,他在十二月二十六日登上首相大位,任期即将届满五年,这次日本大选确立安倍可以延任到二一年,如果他不出什么差错,会是日本战后任期最长的首相,日本的政局进入稳定时代,是不是经济重生的转捩点?这是可以观察的重点。

这次安倍决定提前解散国会,外界都为他捏一把冷汗,因为安倍潜在的最大敌手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在东京都议会选举痛击对手,小池在声势最高的时刻组成希望之党,企图乘胜追击,安倍在此刻撄其锋,很多人都不看好。

不过,政坛命运难测,这次前党魁莲舫辞职后的日本民进党声势低迷,前原诚司率民进党集体加入希望之党,但小池排除了新加入的枝野幸男,逼得枝野重组立宪民主党,结果在野势力分裂,小池声势惨遭重击。

这次希望之党推出二三五人参选,结果只有五十人当选,反而不为小池接受的枝野重组的立宪民主党,这回七十八人参选,却有五十五人当选,这么一来,立宪民主党反而取代日本新希望党,成为日本最大在野党,而安倍的自民党与公明党的执政联盟囊括了三一三席,安倍解散国会的逆袭,算是大获全胜。

现在安倍当首相进入二一○○天,下一个目标将挑战吉田茂的二六六六天,再来是佐藤荣作的二七九八天,然后是桂太郎的二八八六天,这算是安倍的惊奇之旅。

**办好东京奥运,摆脱失落颓势**

安倍接下来的新任务,是办好二○二○年东京奥运会,上一次东京奥运会在一九六四年,揭开日本八○年代盛世的序幕,这次以筑地市场周边为奥运场馆,日本也展现极大企图心,希望从此摆脱失落的颓势,是日本的新转捩点。

日本大选后,日本股市急遽走高,安倍胜选,日经指数来到二二○八六.五点,看起来有挑战一九九七年亚洲金融风暴之前二二七五○.七点的气势,日本的产业在泡沫经济后出现巨大变化,日本的银行不断进行重组,如今,最大金控三菱日联控股市值约九○○亿美元,是日本第四大市值企业;以住友集团为主的SMFG金融集团市值五四七.三亿美元,市值排在第十位;第三大的瑞穗控股四四五.二亿美元,市值排行第十六位。在八○年代,日本出现很多金融怪兽,后来在泡沫危机中阵亡,日本的金融版图已今非昔比。

经过失落三十年的调整,日本再也找不到昔日买遍世界的霸气,从现在的轮廓可以看出几个点,一是日本汽车业在全世界仍占有一席之地,目前丰田汽车市值超过二○○○亿美元,与台湾的台积电在伯仲之间,丰田(Toyota)仍是亚洲最大汽车厂,在全球汽车界也是执牛耳;而本田(Honda)市值五四七.七亿美元,仍是日本第九大企业;日产汽车则以四○一.七亿美元市值排行第二十一位,汽车产业撑起日本重工业的一片天。

此外,日本也是汽车零组件生产大国,像电装(Denso)市值四○二亿美元,在日本排行第二十名;普利司通轮胎市值也有三九五.五亿美元,排行第二十二名,日本的汽车产业仍是重要产业聚落,且汽车创造的周边产业效应仍大,未来仍将扮演要角。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日本在新经济竞争中的未来角色,可从两个角度来探索,一是由孙正义领衔的日本软体银行,这两年软银并下总部位在英国的安谋(ARM),在AI(人工智慧)时代,软银扮演关键角色,过去这一年软银股价从五一九四日圆涨到一○三五○日圆,市值达到一千亿美元门槛,成为日本第二大市值企业。

软银是日本发展新经济的中枢神经,去年董事长孙正义出售阿里巴巴股权,套现七十九亿美元之后,软银仍持有阿里巴巴二八%股权,到目前为止,阿里巴巴仍是软银投资组合的核心。孙正义是阿里巴巴的董事,而马云也是软银的董事,今年阿里巴巴股价一度涨到一八四.七美元,市值拉升到四七三○亿美元,软银单是持有的阿里巴巴市值已达一三二四亿美元,远远超过在日本挂牌的软银市值,软银与阿里巴巴的连结,也让日本在新经济的角色中取得定位。

**AI当道,日本机器人扮全球要角**

不过,日本最难得的,仍是日本工匠技术,在工业四.○时代,日本的机器人产业将扮演重要角色,像是发那科(Fanuc)、安川电机等都是日本产业发展的新焦点。今年发那科股价从一五三○○日圆大涨到二六七六○日圆,市值达四五○亿美元,已是日本第十五大企业;而安川电机股价从一一一四日圆涨到四一七○日圆,大涨二倍多,市值攀升到一兆日圆。日本在机器人产业占有一席之地,这是日本产业发展的强项。

另外,进入AI时代,日本在光学镜头领域仍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像光学镜头始祖佳能(Canon)今年股价从二七八○日圆涨到四一七八日圆,市值四七四.一亿美元,是日本第十三大企业。而过去几年股价惨跌到七八五日圆的索尼(SONY),今年股价涨到四六一六日圆,市值四七二.六亿美元,追紧佳能之后,成为日本第十四大企业,这是索尼的重生。

过去几年,日本经历了夏普(SHARP)的破产,显示器产业被迫重组重生,数位相机、底片厂掀起连锁倒闭风潮;今年也有高田、神户制钢的舞弊事件,但日本的产业仍充满重生的力量。日本的老龄化问题是天敌,日本泡沫调整时间够久了,如果对照中国的崛起,日本调整了三十年的经济,重新再生的力量,值得大家仔细探究。

投资的切入点是低基期,九○年代发生的六四事件是投资中国三十年千载难逢的机会,现在中国经济奔驰三十年,已不是好的切入点,反而是衰败三十年的日本,似乎出现些微重生的曙光。(完)

注: 1.专栏作者老谢--谢金河,为《今周刊》发行人兼财讯文化事业执行长。

2.以上评论不代表路透立场。 (整理 高洁如; 审校 杨淑祯)

我们的标准:汤森路透“信任原则”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