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uters logo
专栏节选:两块钱的老板与奋进经营者--今周刊「老谢开讲」
2017年9月21日 / 凌晨12点01分 / 1 个月前

专栏节选:两块钱的老板与奋进经营者--今周刊「老谢开讲」

(本文由台湾《今周刊》杂志提供,节选自9月21日出版的当期「老谢开讲」专栏) 台股站上万点已长达八十五个交易日,最近常常被问到的问题是,这次万点和二十七、八年前的万点行情,有什么不一样?我在电视上邀请福邦创投董事长黄显华,与刚刚出任康和证券董事长的叶美丽畅谈往事。

叶美丽来自云林古坑乡下,高中毕业来到台北六福客栈当小妹,因缘际会摇身变成股市的四大金钗,她说当年万点行情一天接单超过三十亿元,一天奖金分到五十几万元。

在那个台湾钱淹脚目的时代,很多人在股市翻身,还有一个特色就是钱多追逐有限的股票,在一二六八二点的年代,台湾的上市公司只有一档中兴纺织股价在五十元以下,台湾股市全都变成高价股的时代,连几档封闭型基金居然都炒到离谱的六十六元高价。

**台股仍有55家沦为全额交割股**

这次台股站上万点很久,大家都知道这是外资创造的万点行情,市场的焦点都在台积电、大立光、鸿海身上,但大家可能不知道,台股现在居然还有五十五家公司沦为全额交割股,其中股价不到三元的达十四家之多。

而这些低价股,有不少是富爸爸大集团撑腰,例如股价二.○九元的剑湖山,背后大股东是以爱之味闻名的嘉义耐斯集团,东讯是东元集团的子公司,华映是大同集团的,新世纪有群光集团当后盾。

股市上了万点,被市场竞争淘汰,就像球赛落入败部的公司居然有那么多,令人不胜唏嘘。假如,台股持续在万点之上,这些股价低残的公司有没有重见天日的一天?是值得深入研究的功课。

今年台股上万点,也出现很多丑小鸭蜕变的案例,最近我给记者出了一个题目,现在两块钱左右的公司还有十几家,谁最有翻身的潜力?

过去一年,从两块钱翻身的公司最经典的是旺宏,去年大约这个时候,旺宏股价最惨跌到三.六六元,但谁也没想到,经过减资又碰上产业景气翻扬,如今股价涨到五○.一元;如果还原权值,旺宏过去一年来,股价大涨了十几倍,这才是真正的股市大黑马。

在快闪记忆体崩跌的时候,旺宏从二○一二年亏到一六年,总共亏损二三○.五三亿元,每股净值从十二.四三元掉到五.○七元,今年执行了一次大减资计画,一次减资五○.八一%,资本额从三六一.五四亿元减为一八○.五亿元。

旺宏执行这次减资前,去年第三、四季连续两季出现获利,今年上半年本业获利九.九八亿元,比去年同期亏损十六.五一亿元,已扭转了颓势,现在股本减为一八○.五亿元,净值一九三.八八亿元,每股净值回升到一○.七五元,旺宏扭转颓势,变成一家营运正常的公司,毛利率也从一四.五八%变成三○.六%。

旺宏在「摆烂」的年代,市场上对董事长吴敏求有很多负面评价,如今记忆体看涨,旺宏股价回春,吴敏求也扬眉吐气。

第二个案例是光宝集团。光宝集团旗下有很多上市公司,像敦南、闳晖、力铭、金居开发,昂宝也归属光宝集团旗下,这些年董事长宋恭源励精图治,成为奋进老板的典范,以金属铜箔为主的金居开发,从创立以来年年亏损,到了一五年股价掉到七.三三元,每股净值剩下七.四五元,宋恭源苦思改造之道,派出专业经理人李思贤重整金居,从去年第一季起,终于转亏为盈。

**金居转亏为盈,带动光宝整治子公司**

这些年,电动车锂电池产业热络,铜箔需求也跟着炙手可热,去年金居转亏为盈,税后净利六.四三亿元,每股税后纯益(EPS)三.○五元,今年上半年税后净利已达七亿元,每股净值从七.四五元回升到十三.六三元,今年八月二十五日,金居完成四.二亿元额度的现金增资,每股四十七.八元,体质完全改变,股价更是大蜕变,从最惨的七.三三元来到六十三.七元。金居最惨的时候,市值只有十五.四三亿元,如今变成一三○.三亿元,大股东成了最大赢家,专业经理人也赢得很大肯定。

有了金居当范本,光宝集团开始用心整治旗下两家待转型的公司,一家是以生产面板变压器为主的力铭,这家资本额十一.七亿元的电子零组件厂,○三年设立,○七年股票上市,年年出现亏损,到今年上半年仍亏损二六○○万元,每股净值从十七.四四元减到五.五九元,光宝集团索性把公司交给新的经营团队,全力朝汽车电子产业转型,今年第二季已出现转亏为盈契机。力铭股价最惨跌到六.二四元,如今翻身涨到十五元以上,金居的故事,似乎在力铭身上复制。

另外是生产手机按键的闳晖,这家生产按键的公司,在金融海啸前,股价曾经大涨到二五六元,但后来手机主流改成触控,闳晖的按键成了沉重的负担。一四年公司一年亏损十三.八三亿元,EPS是负七.三元,股价也跌到十三.二元,为了扭转局势,光宝集团现在力图转型,全力朝光机电产业发展,集结精锐团队,全力整治闳晖,看起来下半年会逐渐显现效益。

有了金居当范本,光宝集团把旗下亏损的企业重新整治,金居翻转为光宝集团带来百亿市值,现在力铭、闳晖也力求脱困之道,这是一个尽责的经营者对股东最好的回报,宋恭源也成为投资者心目中积极进取的老板。

这些年被动元件产业兴旺起来,对国巨、华新集团都产生非常正面的助力,陈泰铭的国巨在金融海啸后,股价惨跌到三.○一元,这些年经过四次大减资,把资本额从二二○.五三亿元,到今年减资完成,股本缩减为三十四.九一亿元,每股净值提升到五○.二一元,股价创下二三九元新天价。

国巨最惨时,市值不到一○○亿元,如今减资四次,市值最高逾八○○亿元,陈泰铭堪称是这次被动元件产业景气的最大赢家。国巨旗下的奇力新股价从六元也涨到九十四.二元,过去经营不善的凯美,从三.五元涨到三十三.八元,智宝更是从二.○四元涨到三十一.五元,这是景气加上经营者努力打拚出来的江山。

与陈泰铭一直处在激烈竞争状态的华新集团老三焦佑衡,这些年的表现也令人刮目相看。华新科股价最惨跌到五.四二元,如今涨到八十二.一元,信昌电最惨跌到三.七一元,后来涨到四十七.五元,由焦佑麒负责经营的精成科、精星、华东到瀚宇博德,业绩都有很大的改善。

很多企业界人士告诉我,焦佑衡十分投入本业,像亏损多年的华新科,去年EPS三.九五元,过去不赚钱的信昌电,去年EPS也有一.三六元。经营亏损的PCBA厂精星,去年EPS一.○三元,PCB的瀚宇博德去年EPS也有二.一元的好成绩,可见经营是一步一脚印,焦佑衡的拚劲值得肯定。

过去华新集团常给人低价股的印象,但今年全都变了样,像是记忆体厂华邦最惨股价一.九四元,如今跑到二十七.七元,IC设计厂新唐科技最低十七.七元,如今跑到六十三.五元,这是老大焦佑钧负责的事业;老二焦佑伦主导的华新也从六.○二元涨到十五.九元,都是可圈可点;老四焦佑麒的彩晶,过去以大尺寸面板为主,股价最惨跌到一.二元,如今涨到十三.八元。今年九十几岁的焦廷标老先生看到四个儿子各有一片天,应该会感到很欣慰,今年堪称是华新焦家展翅飞翔的一年。

彩晶从大尺寸面板转战小尺寸,业绩也跟着转型,一一年每股净值跌到五.○二元,股价跌到惨不忍睹的一.二元,今年一八:九手机面板拉货,彩晶五.三代线产能几乎全满,上半年净利二十八.七亿元,EPS○.八九元,每股净值也回到十一.八五元。

**彩晶转攻小面板,每股净值大回升**

回头看,彩晶股价是从一.二元涨到十三.八元,国巨最惨是三.○一元,如今二三九元,旺宏最惨是二.一一元。现在沦为全额交割的公司,像力铭力图挣脱重围,我最近把股价在两块钱附近的公司扫描一遍,从彩晶看到华映,似乎有转机。

首先是股价两块钱的公司,本业都是亏损累累,像剑湖山上半年本业亏一.二二亿元,看起来不易有转机;本业在小赚小赔之间的是东讯;新世纪上半年本业亏三.六一亿元,金额仍太大;只有华映本业是赚钱的,上半年营业利益是九.七九亿元,去年第二季毛利率是五.五八%,今年首季上升到三一.九九%,第二季也有十五.九九%,营业利益率从负的变成正的十三.八四%及五.八九%,每股净值也从○.○九元慢慢爬升到二.○五元。再看资产负债表,华映帐上现金还有二九五.四亿元,虽然总负债仍达七○五.九八亿元,但现金流转正,也代表华映已度过危险期。

过去华映在大尺寸面板惨赔,如今转型为中小尺寸面板厂,拥有完整的四.五代线及六代线,现在当红的一八:九手机面板,华映已是中小尺寸面板厂强力竞争者,可惜华映掌握在形象欠佳的大股东手上,假如能仰赖一位睿智的经营者,像旺宏一样来一次大幅度减资,然后好好在中小尺寸市场奔驰,翻身机会应该很大,林蔚山夫妇应该好好把握这一波脱胎换骨的机会。

**东讯被WIMAX拖累,经营尚待改善**

有富爸爸当靠山的两块钱公司,除华映外,东讯是比较有希望的公司,造成东讯最大伤害的是WIMAX的投资,当初政府鼓励业者投资无限宽频,后来又抽腿,业者惨赔,东讯在那段时间年年出现巨额亏损,到了一二年,每股净值只剩下○.八五元。

这些年东讯打掉WIMAX的亏损,却也苦苦找不到出路,今年上半年本业小亏二八二一.四万元,税后亏损三○四七.九万元,EPS是负○.一元,每股净值只剩下○.五七元,东元电机持股二七.一一%,董事长刘兆凯个人持有三.七七%,东讯的本业是网路设备,以宽频产品为主,这些年在网路建置需求蓬勃发展的时代,照理说,东讯应该乘浪而上才对。

不过,WIMAX投资造成的重伤害,东讯迄今似乎无力挣脱困局,股本仍高达二十九.七三亿元,假如东讯希望重生,把股本打掉一半都不够。其实,东讯所有债务只剩十七.五六亿元,帐上现金还有三.三二亿元,旗下还有冠德光电等有价值的子公司,以东元集团的实力,只要董事长黄茂雄调兵遣将,从东元集团找来能干的经营者,要让东讯重生其实并不难,否则像黄茂雄董事长曾经是工商协进会理事长,刘兆凯又是行政院前院长刘兆玄的兄长,他们手上有一家两块钱的公司,其实面子并不好看。

这次的万点行情,留下五十五家企业在全额交割的榜单上,也许大家只看到台积电、鸿海、大立光风光的一面,竞争力每况愈下的企业,也比比皆是,大股东面对这种业绩差的企业,是积极整治或存心摆烂,市场上的投资人会给经营者评价的。(完)

注: 1.专栏作者老谢--谢金河,为《今周刊》发行人兼财讯文化事业执行长。

2.以上评论不代表路透立场。 (整理 高洁如; 审校 杨淑祯)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