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uters logo
专栏节选:从巧新到健信,股价总是预告我们不知道的未来--今周刊「老谢开讲」
2017年9月14日 / 凌晨12点01分 / 11 天前

专栏节选:从巧新到健信,股价总是预告我们不知道的未来--今周刊「老谢开讲」

(本文由台湾《今周刊》杂志提供,节选自9月14日出版的当期「老谢开讲」专栏)

台股站上万点,已持续进入第八十个交易日,印证了先前我说过:这一波台股上万点会很久,但是同样的万点行情,这次的万点行情与一九九○年的一二六八二点的万点行情,却是完全不同的面貌,这是市场结构改变了。

首先是上次的一二六八二点万点行情是台湾钱淹脚目,造成全民皆股的行情,资深的投资人都有印象,当年证券商未开放新设,要到号子开户不容易,证券营业大厅挤满人,当年证券股股价数百元,如今券商股价不值钱,上市柜证券股大约有半数在面额以下。

最强烈的对比是一九八九年台火股价涨到一四二○元。当年台火除了有土地资产,最大的号召是台火是永利证券的大股东,结果股价飙涨,最后惨跌到剩下二元。这次万点行情较上次更久,但是证券股普遍乏人问津,最具代表性的是福邦证券,黄显华先生顶下了福邦证券经营权,去年初,福邦证券以每股九.五元上柜,这几年福邦证券励精图治,上半年税后净利二.四亿元,EPS○.九九元,但是股价不捧场,最近才站上票面以上。

**避免遭万点灭顶,基本面是选股首要条件**

最近报载台股价量齐扬,当冲倍增,但是排名很前面的群益证券终于勉强站上票面,专业券商的大庆证券也站上十元,但康和、宏远股价都只有七元多,原因是这次的万点行情是外资拉抬权值股创造的,这次税改后,内外资股利税率差距缩小,也许本土券商会有扬眉吐气的机会。

第二个特色是,上次万点行情,因为发行公司从一九八七年的一二一家缓步向上增加,市场钱多,但筹码有限,于是太多钞票追逐股票,形成多数股票开盘就涨停的景象。最有趣的是一九八一年鸿源吸金的时代,台湾四档封闭型股票基金居然每天涨停飙涨到六十六元,在一二六八二点的年代,全市场只有一档中纺股价不到五十元,现在股市发行公司到一六三○家以上,筹码比资金多,基本面成了选股最重要的条件,选股若不够细腻,很容易在万点行情灭顶。

最近有几个市场比我们早知道的个案,一是锻造铝圈大厂巧新,《今周刊》报导了两造双方的内斗恩怨,巧新在兴柜市场一直着手准备要上市,从金融海啸以来,巧新不断给市场惊叹号,原因是巧新是锻造铝圈大厂,在汽车轻材质革命中,巧新的锻造是以高压直接将铝材挤入模具中成型,这个技术门槛很高,全世界只有四家厂具有这个能力。

巧新在金融海啸中,差一点因为福特、通用逼近破产面临经营危机,股价最惨跌到三元,后来搭上汽车轻量化流行趋势,众多跑车与这两年很夯的特斯拉都找上巧新,而巧新的业绩也扶摇直上,二○一一年巧新全年EPS只有○.六七元,在石呈泽博士领军之下,巧新业绩年年成长,到了去年创下税后净利十六.○三亿元佳绩,EPS达八.○六元,而巧新股价也涨到二二九.五元,今年一到八月巧新营收小幅衰退六%,上半年税后净利六亿元,EPS仍有三.○二元,但是巧新的股价却从去年八月一路反转向下,最惨居然跌到七十元,这段跌势堪称投资学上的经典之作。

**技术面跌破年线,巧新内斗现端倪**

首先在技术分析上,年线是多方非常重要的停损位置,假如你是巧新的股东,在市场上,你不可能知道巧新公司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年线是非常重要的支撑,巧新最大的起涨点是二○一一年从九元起涨,这五年期间,巧新都在年线上面,但是巧新在去年十月七日首度跌破季线,亮起第一个警告讯号,尤其是季线开始反转以后,多头的架构开始转差,但要命的是跌破年线,巧新在今年六月十九日大跌、首度跌破年线,但巧新在年线上僵持了三个月,手上有巧新股票的人,在四月二十四日看到巧新大跌七.三九元,那根长黑是巧新有效跌破年线,这是强烈卖出讯号,此后各条均线交叉向下,巧新已经没有机会了。

到了这个时候,我们仍然不知巧新公司发生了什么事,但是技术面已预告了巧新公司发生了事情,随着业绩成长趋缓到衰退,最后爆出公司两派发生内斗,巧新股价就出现排山倒海般的下跌,此时股票套牢的股东已经来不及了。

其实从股价大跌,消息面每天都有新讯息,巧新大跌后,股价已不容易再破底,但未来要观察巧新在走了灵魂人物石呈泽之后,后继接手的人,能不能把过去石呈泽打下的江山接下来,如果顶不住,巧新的未来仍然不能太过乐观。

回头看巧新的内斗,这又跟另一家公司源恒有关系,当年铸造铝圈厂源恒在台中大肚,因为家族经营不善,股价也掉到三.六五元,此时的大股东丘世健,以他在两岸金融创投的经验,入股源恒,连续减资、私募改变源恒的体质,其实到二○一五年源恒已转亏为盈,那年小赚七○○万元,并改名健信的源恒,每股净值从三.五六元变成十二.五二元,这一年健信办了一个一.四八亿元的私募,每股十六.九二元,但是在一五年十一月健信完成减资、私募之前,一五年最低价仍然只有四.九五元,这一年十一月六日健信在减资前股价是八.八元,减资再增资后,开盘是二十六.八元,这段时间健信股价最低二十元,到了去年健信悄悄涨到五十八.九元,市场上对健信仍然十分陌生。

今年即使到了三月,健信仍然只有三十七.二五元,此时健信的业绩还没有正式发酵,二○一六年健信税后净利三二○○万元,EPS○.七六元,这个业绩仍然引不起市场太大注意。

主要原因是铸造与锻造工法仍有所不同,锻造是以铝材挤入模具中成型,铸造是把铝材熔融为液态再注入模具成型,铸造门槛低,全球有上千家在竞争,不过有了丘世健在背后操刀,今年健信帐面开始出现获利数字,首季EPS○.九九元,第二季EPS跳升到一.○四 元,此时健信有了业绩加持,有如加足马力的马达,在巧新内斗掀开之前,健信的股价在六月已涨到一○一元。

等到巧新内斗搬上枱面,大家赫然发现石呈泽下台是跑到健信当总经理,而石呈泽在巧新董事会与另一派闹翻,有一部分原因是巧新把一部分单子给了健信,最后石呈泽与健信藕断丝连的关系成了他去职的理由。但后来市场也发现石呈泽持有健信股票一○五五张,原来在二○一五年健信以每股十六.九二元私募,石呈泽当时也是参与私募的人。

**石呈泽接任健信总经理,健信股价一飞冲天**

虽然锻造铝圈与铸造铝圈制程有所不同,但同是铝圈行业,当年源恒艰困的时候,石呈泽原来打算用巧新把源恒并进来,但遭到另一派股东反对,现在谜底揭开,才发现石呈泽参加了健信最关键的一次私募,这个瓜田李下,对石呈泽的信誉其实十分负面。

石呈泽转战健信,对巧新是重伤害,但是对健信则是如虎添翼,健信在公布石呈泽到健信当总经理后,健信的股价也冲到一四一元,不过这也可能是健信股价的最大张力。因为此时健信的年线仍在五十八.七一元,股价与年线乖离太大,容易产生拉回的后座力,这是健信的冲高与巧新的破底的忧与喜对照。

同样一个石呈泽效应,健信股价跑到一四一元,巧新却杀低到七十元,其实巧新从二○一六年八月的二二九.五元,跌到今年八月的七十元,巧新的股价已经历了漫长跌势,这段时间,知道内情的巧新大股东,几乎都站在卖方,等到消息揭露,才轮到之前不知情的散户追杀最后一段。

从巧新的漫长跌势,可以发现市场总是预告我们不知道的内情,巧新从二二九.五元跌到年线,我问了很多人:巧新发生了什么事?大家原本以为是那位从迅捷投资转来持股的大户在追杀,但最后的谜底是公司派内斗,导致灵魂人物石呈泽去职,而且最后投靠敌营。从股价来看,巧新的股价是杀到最低点,健信是涨到最高点。

后续要看的是健信能不能在石呈泽操盘下再创高峰?而巧新能不能在石呈泽离去后,找到一个能干的接班人?

**持股跌破年线是警讯,适时停损以保本**

另一个焦点是丘世健背后的团队,丘世健成大毕业,有香港私募基金背景,曾加入国泰君安的团队,他从二○一二年起,连续三次参加源恒的减资、私募,掌握了健信近半数股权。

他帮健信取得苏州铝制品公司股权,也让健信成为源成铝制品公司及源成汽车零组件股东,他把中国布局成果让健信收成,这个放长线钓大鱼手法,让健信业绩稳健成长,股价大涨背后是有实质基本面当后盾,这个手法下一步会不会复制到瑞利?值得拭目以待!

目前瑞利董事长及总经理都由健信枱面上的董事长吴政哲挂名,吴政哲代表港信公司持有一.○一%股权,大股东仍未浮上枱面。以汽车零组件为主的瑞利,工厂在高雄仁武,从一三年亏损迄今,今年上半年又亏损二.○四亿元,每股净值剩五.三七元,这次健信入主将进行八亿元私募,到时候最大股东是谁才会浮出枱面,不过健信看来已展开拯救瑞利的大动作。

假如把瑞利想成二○一二年之前的源恒,经过三次减资,再增资,也许瑞利可以重新复制源恒成功的模式,在资本市场,主力胡乱炒作股票,经常会发生「车毁人亡」的惨剧,像生技股的基亚炒到四八六元、浩鼎到七五五元,最后的命运是伤害到新药生技产业,而浩鼎也赔上了中央研究院前院长翁启惠一生的清誉。

这次巧新的内斗,又给股票市场上了一堂课,公司合作无间才能创造股东最大报酬。公司内斗,除了两败俱伤,也会让无数市场股东付出惨重代价,这个时候,不知内情的小股东不妨以技术分析为念,当手上持股跌破年线,市场上大家耳熟能详的「停损」观念就要派上用场,如果在巧新跌破年线一七三元时出场,总比在跌到七十元才出场,更能保护自己,所以,所谓的执行停损,其实就是跌破年线。

这次巧新重挫,健信大涨,也告诉投资人,股价总是比我们知道的事情领先一步!巧新、健信(源恒)、瑞利,这些故事,未来仍然会继续在股市上演。(完)

注: 1.专栏作者老谢--谢金河,为《今周刊》发行人兼财讯文化事业执行长。

2.以上评论不代表路透立场。 (整理 高洁如; 审校 张喜良)

我们的标准汤森路透“信任原则”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