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3, 2018 / 12:28 AM / 5 months ago

专栏节选:企业建构核心竞争力才是王道--今周刊「老谢开讲」

(本文由台湾《今周刊》杂志提供,节选自5月3日出版的当期「老谢开讲」专栏) 鸿海旗下的富士康工业互联网(FII)只花了三十六天立刻通过上海交易所上市申请,市场预估FII挂牌上市后,至少可享四十至六十倍本益比,对比台湾的鸿海经常徘徊在十倍本益比上下,到上海、深圳挂A股,一时之间成了台资企业的显学。

立法委员曾铭宗在财委会质询金管会主委顾立雄时透露,他接触多家券商,每家券商都告诉他有很多在台挂牌上市柜的企业,准备从台股下市,转赴上海、深圳改挂A股,曾立委曾任金管会主委,他的一席话立刻引起市场高度注目。

其实在此之前,已有鸿海子公司臻鼎旗下的鹏鼎准备在A股上市,南侨的陈飞龙在FII通过上市案次日,即在台湾召开临时股东大会通过分拆子公司到上海上市的案子,同时还有荣成也考虑将旗下子公司荣成环科在A股上市。

四月九日,KPMG安侯建业在台北举办了一场「台资企业A股及香港上市」研讨会,吸引了众多上市公司派出主管到场聆听,这股A股致命吸引力,到底会不会对台湾的资本市场造成加速掏空的效果?上周我提到计程车司机关注这件事,很多人常问我这个问题,这期我就来跟大家探讨。

**不是猛龙不过江,高本益比优势无法持久**

台资企业到A股上市,根据KPMG的资料统计,从一九九三年到二○一七年,台资控股企业在A股挂牌的上市公司有二十八家,主要以电子、资讯、工业制造为主。早期挂牌的A股台资企业,已有四家公司因为经营不善,先变成「ST」类似台湾的全额交割股后,被陆资借壳,第一家最早登陆的国祥制冷,后来上市的成霖洁具、金利科技等相继被借壳。

第一家通过上市申请的国祥制冷立足浙江,○三年十二月三十日在上海交易所挂牌,代号是六○○三四○,IPO发行四○○○万股,每股发行价是七.三六元人民币,首日开盘价是八.七六元人民币,那时发行的本益比是二十倍,实际筹资二十九.二亿元人民币,这是台资企业在中国落脚生根的第一个里程碑。我对国祥制冷印象深刻,因为一九八五年国祥制冷离开台湾,在南京东路正泰大楼的七楼,就是国祥卖给《财讯》的。

可惜国祥制冷后来经营不理想,这个壳后来被经营房地产的华夏幸福借壳,改名为华夏幸福,国祥制冷的名字不见了。第二个被借壳的公司是欧阳明的成霖洁具,这家公司由成霖卖给建筑装修公司宝鹰股份。

另一家公司是斯米克,这家公司○七年八月二十三日挂牌,发行价是五.○八元人民币,筹资四十八.三亿元人民币,斯米克在一九九三年即取得上海外经贸委中外合资企业资格,生产建筑用陶瓷,斯米克上市后经营绩效不佳,虽从瓷砖转型进入生态健康建材及生技医疗产业,但因长期亏损,股价只剩下四.一九元人民币,市值三十五.七亿元,比当年筹资的金额还小。

众应互联原名金利科技,本来是表面材料处理企业,一○年以十五.五六元人民币在深交所挂牌,本益比五十一.六七倍,筹资五十四.二亿元人民币,但一二年十二月由众应互联借壳,公司股价这两年从九十五.二元跌到二十九.六七元人民币,二月停牌迄今。

而较早期挂牌的台资企业,如今大多数表现平平,如○六年以八.○三元上市的广州海鸥住宅工业,以生产水龙头等卫浴用品为主,享有短暂好景,如今股价剩下五.五四元人民币,市值只有二十二.四亿元人民币。

另外在上海交易所算是最早挂牌企业之一的晋亿实业,以生产紧固件为主,这是中国在高铁建设、一带一路中的受益行业。晋亿九五年成立,○七年上市,发行价格四.二六元人民币,实际筹资八十九.五亿元人民币,晋亿去年营收二十九.六六亿元人民币,净利一.六八亿元人民币,EPS○.一九元,目前股价七.八八元,市值六十二.五亿元人民币,也不及当年筹资的金额,不过本益比仍高达四十二.七倍。

这是早期到中国经营有成,然后在A股挂牌的几家先驱和台资企业,但没有看到大鸣大放者,反而因为经营不善,被借壳上市的多。我常说不是猛龙不过江,A股有高本益比的优势,高本益比方便企业筹资,但若本业发展不顺遂,纵有高本益比为护栏,企业本业缺乏竞争力仍然会龙困浅滩,从那么多家台资企业改名被借壳可以看出端倪。

**陆股曾吹大泡沫,暴风科技股价飙破300元**

曾铭宗立委说的从台股下市,到A股上市,真正严格说来只有两家,其中之一是鼎捷软件(代号三○○三七八),另一家是环旭电子(代号六○一二三一),环旭电子是当年日月光并下环隆电气(二三五○)后,重组环隆电气在上海交易所挂牌,真正从台股下市,改挂A股最具代表性的企业是鼎新电脑。

鼎新电脑二○○一年四月九日在台湾上市,代号是二四四七,由孙蔼彬经营的鼎新电脑是一家ERP的绩优软体公司,二○○○年税后净利二.四亿元台币,EPS五.二二元。在台股上市的鼎新电脑表现稳健,不过软体股本益比不高。○七年七月由胡定吾主持的华生资本旗下鼎华投资宣布私有化鼎新电脑,股票在○八年一月二十四日停牌,六月三十一日正式在台下市。

而鼎新电脑○一年已在上海长宁区成立神州数码管理系统公司,一四年改名鼎捷软件正式在深圳创业板以每股二十.七七元挂牌,实际筹资五十九.八亿元人民币。鼎捷软件上市没多久,正好遇到一五年中国股市大吹泡沫的狂热,那年创业板科技股成了股民疯狂追逐的标的,像长亮科技涨到四五一.五七元人民币,暴风科技涨到三二七.○一元人民币,乐视网也曾涨到一七九.○三元人民币,市值一度达三五六九亿元人民币。

鼎捷软件在这股旋风中,股价一度狂飙到一三八.五元人民币,市值达三六○亿元人民币,当年鼎新电脑从台股下市,市值不过六十二亿元台币,一五年膨胀到三六○亿元人民币,变成是当年下市时的二十五.六倍,这样的市值大膨胀,一度掀起台海资本市场的热烈讨论,鼎捷软件去年全年营收十二.一五九亿元人民币,净利六一一○万元人民币,EPS○.二三元,最近股价一度大跌到十.七一元人民币,目前本益比仍达六十.五四倍,市值四十三.六亿元人民币,这家一○○%以软件销售为主的公司是真正第一家从台股下市,到创业板上市的台资企业代表,股价一度享有近千倍本益比,目前回落到六十倍本益比,仍然比台湾软件股本益比高很多。

台湾比较具代表性的软体股如零壹科技,本益比正好十倍,市值二十四.一亿元台币,凌群电脑本益比十五.三八倍,市值只有十四亿台币,华经资讯本益比二十三.七七倍,市值只有八.八亿元,中菲电脑本益比十.九五倍,市值二十五.六亿元,即便是在北京发展软体外包很有成绩的纬软在台股挂牌,目前股价三十五.三五元,本益比只有十三.九二倍,市值也只有十五.五亿元,可见同样是软体股,有中国大市场当后盾的A股市场本益比普遍高出台湾很多,鼎捷软件从台股下市,到深圳创业板挂牌,这个战略是正确的。

以软件服务为主的精诚资讯目前在台湾本益比约十三.四倍,市值是一七三亿元,但精诚持股逾一成的四方精创,昔日在创业板股价一度大涨到一三八元人民币,市值一度跑到一五一.八亿元人民币,如今股价跌到四十二.一四元人民币,市值仍有四十五.五亿元人民币,本益比仍达五十一.三倍。精诚每年对四方精创的释股挹注了不少获利,这是中国大市场创造的高本益比优势。

台资企业日月光改组环隆电气的环旭电子,○三年在上海注册,一二年在上海交易所挂牌,每股发行价格是七.六元人民币,目前环旭电子本益比十八.三八倍,总市值是二四一.六亿元人民币,环旭电子在上海交易所拥有上千亿台币市值,对日月光带来显著的助益。

**上市国家选择多,挂牌A股并非终南捷径**

不过A股市场的高本益比未来会不会是常态?仍值得斟酌,像环旭电子一五年最高涨到五十四.一八元人民币,后来经过配股,股价向下修正,如今剩下十一.一元人民币。一五年A股狂潮中,像涨到四五一.五七元的长亮科技,最惨跌到十四.四二元人民币,从三二七元跌下来的暴风科技最后跌到十九.四二元人民币才止跌,四方精创也从三十八元跌到三十.九五元人民币。

可见高本益比往往只是历史的偶然,很多人关心六月起A股将正式列入MSCI指数,这是A股走向国际的新里程碑,有了外资加持后,A股市场本益比会继续升高?还是会往下走?我的看法是高本益比的个股在外资入场后,本益比会趋向合理化,也就是说,本益比向下调低机率比较大。

台资企业如果纯粹只以追逐高本益比来挑选市场,恐怕会顾此失彼,因为台资企业以中小企业为主,像台湾的软体股市值都只有十亿元台币左右,到中国市场挂牌没有优势,不然就要像鼎捷软件这样,以服务中国大市场为根据地,有大市场当后盾,再加上高本益比,如此才有加乘效果。

台资企业海外投资风潮延续三十年之久,金管会公告上市柜公司赴大陆投资有一一九二家,占七六%,累积投资金额达二.三兆元,而不含中国大陆的海外投资有一二五○家,占八○%,总投资金额达五.九兆元,台资企业遍及各地,未来可选择上市的市场很多,这些年也有台资企业在泰国、越南、马来西亚上市,每一个市场都会有其市场特色,但最重要的是营运择点或生产基地在当地,像元祖深耕中国二十年,在中国有六百多个分店,选择在上海挂牌十分合理。

台湾企业选择的资本化之路,必须量力而为,考虑企业自身的属性,像很多企业在台湾享有高成长与竞争力,市场也愿意给予高本益比,例如国巨本益比三十二.一倍,稳懋二十四倍,环球晶三十八倍,IC设计的信骅本益比五十四倍,高价的精华光学,本益比也有二十五.三八倍,自动化的上银也有四十六倍,牧德有三十四.八倍。

这些年在台湾挂牌的成长股,市场也愿意给这些公司很高的本益比,这代表台股整体竞争力也跟着提升。台资企业可以选择对自己企业最有利的途径,去选择资本市场,而不是追逐虚幻的高本益比,借力使力,力争上游,才能不断创造企业佳绩,因此我的结论是一味西进,不如上进,与其转枱,不如努力转型,把真正核心竞争力摆在中间。(完)

注: 1.专栏作者老谢--谢金河,为《今周刊》发行人兼财讯文化事业执行长。

2.以上评论不代表路透立场。 (整理 高洁如)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