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4, 2020 / 12:00 AM / in 2 months

专栏节选:冷眼看彰银经营权之争,台湾新金融版图势必有大变化--今周刊「老谢开讲」

(本文由台湾《今周刊》杂志提供,节选自6月4日出版的当期「老谢开讲」专栏。)

又进入一年一度的股东会旺季,今年股东会的经营权之争比往年更热闹,而且是各出奇招,令人眼花撩乱,像大同市场派代表人物王光祥接到两颗子弹,警方立刻循线逮人,这简直是身家性命之争,大家几乎都搏命演出。

刚刚召开完毕的友讯临时股东会,由台钢集团谢裕民幕后主导的经营权逼宫大战,原先大家以为公司派与市场派势均力敌——因为在先前的前哨战,佳世达与友讯公司派结盟,明泰董事长李中旺遭到解任,之后友讯又解任友讯的两位独立董事,而以为会是一场五五波战役。没想到临时股东大会,出席率达六六.六九%,市场派以七五.二一%的悬殊优势打败由创办人高次轩遗孀胡雪主导的友讯公司派,这是试水温的一役,六月十五日的友讯股东会,如果没有太大意外,胡雪的经营权恐怕保不住。

**友讯大势底定,后续关注大同、彰银**

今年第一场经营权争夺战,几乎已判定市场派获胜。接下来是大同市场派的逼宫,王光祥力邀前立委黄国昌助阵,能不能顺利打败林郭文艳主导的公司派,目前双方使尽全力,等最后一刻摊牌,双方几乎已动用所有可用资源,这是一场惨烈的歼灭战。

每一年股东大会都会出现热闹桥段,今年特别引人注目,一方面是许多上市柜公司「怀璧其罪」,这些公司拥有可观资产,但经营者持有股权少,加上消极不作为,结果市场派挟巨资默默买进股权,像台钢集团看中友讯,着眼于网路设备产业是远景看好的明日产业,友讯的D-Link原是台湾网通第一品牌。

在高次轩的时代,友讯是绩优公司,股价一度涨到一四六.五元;那个时候智邦经营结构纷乱,经营者步调不同,股价一度跌到四.九四元。如今两家公司出现巨大变化,智邦变成绩优公司,股价冲上二四七元,友讯则是经营阶层数度更替,几乎年年亏损,股价去年在面额附近打滚。对市场派来说,可透过找到好的经营者来扭转颓势,友讯股价只要能跟上智邦一半,入主的经营者即可获取暴利。这是台钢集团从介入台苯、荣刚、沛波、久阳一直以来的策略,现在的友讯看起来已入囊中。

另一种则是市场派看中公司资产,大同市场派努力了好几年,就是看中庞大土地价值。王光祥出身房地产业,他知道大同的价值,就像是南港轮胎的林学圃,他这些年努力开发南港土地,「世界明珠」的案子让他信心大增,这回他看中泰丰轮胎的土地价值,一出手就拿下一成多股权,变成单一最大股东,惊动沉睡许久的泰丰,立刻展开二十亿元的私募,希望巩固经营权。

友讯、大同的经营权之争,掀起市场巨大波涛,还有一个是每三年肉搏一次的彰化银行经营权之争。这次公股集团与台新金控双方总动员,除了财政部总动员,官股行库不断吸进筹码护盘外,还在市场上公开征求委托书,而且把委托书价格喊到天价,看起来台新阵营已落居下风,假如这次吴东亮在彰银经营权之争落败,台新集团似乎得进一步思考退路。

**台新彰银案拖戏十五年,今年公股占上风**

彰银官股民营化的案例始于扁政府时代,当年要促进官股民营化,彰银特别办了一次私募,本来是要引进新加坡淡马锡集团,没想到台新的吴东亮半路杀出,拿下彰银二二.五五%的特别股,成为最大股东;本来台新可以主导台新与彰银合并案,但那时遇到万泰银行「乔治与玛莉现金卡」风暴,台新也面临很大困难。那个时候的银行民营化整合,包括国泰合并世华银行,中国商银与交通银行合并改名兆丰,永丰金控并台北商银,台新金控在并购的路上稍有耽搁,到了二○○八年政党轮替,扁政府的二次金改被污名化,台新金合并彰银的案子因此卡住。

台新金并彰银不成,经历了马政府八年任期,到了蔡政府,期间只有短暂时间由台新负责经营。台新一度派出陈淮舟出任彰银董事长,但不久官股绝地大反攻,在陈冲当行政院长时代,台新金控完全丧失主导权,到了林全担任行政院长后,官股掌握彰银力道更强,这次的彰银经营权之争,吴东亮看起来情势不利。

最近彰银公布股东名单,前十大股东大洗牌,最显著的变化是原本进逼彰银经营权的龙岩集团李世聪原有六%股权,这回全数出脱,他的筹码可能被中华邮政拿下,中华邮政在过去一年持有股权从一.七三%跃升到六%。从股价来看,彰银去年十月三十一日创下二十四元最高价,这一天成交五九三四七张,次日是五七一九四张,最大一笔出现在十一月八日,二十三元以上一天成交超过二十三万张,以成交量来判断,龙岩的六%股份应该是在去年十一月前后抛出,由中华邮政承接。李世聪高价抛出彰银股权,全身而退,成了最大赢家,官股行库为了帮彰化银行巩固经营权,过去一年来,持股都出现巨大变化。

例如兆丰金控上一次董监改选持股○.三五%,这次上升到二.一七%;第一金控从二.八六%上升到三.八六%。把兆丰金、第一金、华南金、合库及台企银五大官股行库加起来,比三年前增加了一○.一三%,华南金一.四五%,台企银一.二%。三年前彰银的经营权之争,双方在委托书及外资股权争夺都卯足全力,最后摊牌的结果,公股阵营拿下四五%,台新阵营拿到三六.五七%,今年双方再度力拚,但官股挟「国家资本」,实力更上一层楼。

台新阵营,除了合兴石化的吴澄清枱面上股权略增到二.八五%外,台新仍维持原来的二二.五五%,双方果真摊牌,台新已显著落居下风,因为单是五大官股行库就增加一成股权,又加上中华邮政六%,台新想要翻盘,恐怕比三年前难度更高,与其每三年都要来一次近身肉搏战,其实吴东亮董事长经过十五年的努力,也到了该思考未来新经营方向的时候了。

换句话说,如果前进不得,那么后退有没有路?目前台新金控握有彰银二二五万一三○七张普通股,占比二二.五五%,财政部持有十二.一九%,国发基金二.七五%,加上中华邮政、五大官股银行,官股持股明显高于台新金控,如果当初扁政府承诺的这一笔二二.五五%附经营权交易不可行,那么台新金控应该考虑从彰银退出,吴东亮可主动与财政部讨论退场机制,如果能顺利退场,台新可进一步思考这数百亿元资金的新用途。

我自己制作了一张表格,从各大金融机构的股价、营运、市值排行,从上到下,列出前十五大金融机构,可从中看出目前金融机构的实力。从市值排行来看,国泰金控目前市值五九一七.七五亿元,遥遥领先;富邦金控以四八八七.六二亿元居次,最大官股银行兆丰以四一七五.一三亿元排行第三,这是国内排行前三大金控公司,也是台湾最具竞争力的前三大金控集团。值得注意的是玉山金控以三一四八.九亿元,居第五位,是纯民营金融机构力争上游的典范。

玉山银行是在一九九○年前后,当时财政部长王建煊开放的十六家新银行之一,这些开放的新银行,多数半路夭折,有的并入大型金控,像是台北银行并入富邦金控,大安银行并入台新金,玉山银行则自力更生,不断奋勇前行。

二○○二年玉山银行改制为玉山金控,过去十几年来,靠着每年赚来的盈余转增资,也透过现金增资及海外可转债充实资本,如今资本额达一一六一.九五亿元,与众家金控公司资本额旗鼓相当。玉山金控是民营金融机构中第一家市值超越三千亿元的金控集团,更不可思议的是,其市值超越拥有百年历史的三家商银(第一银行、华南银行、彰化银行),及合作金库等金融机构。

**彰银错失发展机会,经营者应思考新方向**

往下看,市值介于二千至三千亿元这一级的金融机构有三家,第一金市值二八六○亿元,排行第六;合作金库二六七九.七八亿元排第七;华南金控二三九一.七三亿元,排第八。过去三商银平起平坐,现在彰银市值一九○七.一九亿元,只能排第十一,落在上海商银及元大金控之后,显示彰银在过去十五年定位不明的处境中,错失了很多发展的机会。同样是百年老店,如今第一金、华南金,很明显与彰化银行拉出差距,财政部必须思考彰银未来新经营方向。

国内金控及金融机构市值以落在一千亿至两千亿元之间最多。资本额只有四四八.一六亿元的上海商银,市值一九四九.七三亿元,排行第九;元大金控市值一九四三.六亿元,排行第十;彰银第十一;台新金以一五一二.六四亿元排第十二;后面是开发金的一五六三.八六亿元、永丰金一三四六.八九亿元及新光金的一○五八.三九亿元,最后一名的新光金控,市值正好跨过一千亿元门槛。

**玉山金成典范,元大金未来潜力雄厚**

从这个顺位来看,同样有大型寿险机构,新光金的实力与国泰金、富邦金差距非常大。当年在王建煊主导下开放新设立的银行,看起来玉山金控遥遥领先,是台湾最出类拔萃的新银行经营典范,领航的黄永仁董事长令人敬佩。

值得注意的是元大金控,马家遭遇劫难重生,这些年元大金控非常重视公司治理,努力延揽社会贤达加入董事会,旗下证券、投信、银行业务蒸蒸日上。从获利来看,元大金控前四月获利七十七.三四亿元,每股盈利○.六六元,在金融机构中这个数字非常亮眼,第一季的税后纯益四十.九六亿元,EPS(每股盈余)○.三五元,都比华南金的负○.一二元、第一金○.二四元、合库○.三元、兆丰金控○.一四元出色。

目前元大金控每股净值已拉升到十九.六二元,目前本益比一○.一五倍,股价净值比只有○.八五倍,殖利率高达六.三一%。从战略角度来看,元大金如果要走出如玉山金的新格局,一是把本益比拉高到玉山金的十六.二倍、股价净值比一.七八倍,市值从站稳二千亿元往上看三千亿元,这是元大金控未来的新里程,我相信以马家落实企业治理的努力,元大金控未来潜力雄厚。

回过头来说,台新金控如果吞不下彰银这块肥肉,不如退而求其次,思考自力发展的未来金融版图。目前台新金本益比十二倍,股价净值比只有○.八四倍,其实还有很大的发挥空间。除了彰化银行外,台新还有台新证券、台新资产管理、台新投信、台新投顾,几乎涉入所有金融领域,但是没有像元大金控在证券业务独揽半边天。

从业务发展的角度来看,台新还有更大的金融版图可以发挥,如果消极一点,把彰化银行当成一个长期标的,每年净领大约四%左右的股息回报也可以,但可以更积极一点,退出彰化银行,思考资金新用途,也许可让台新金控未来的路更宽广。

注:1.专栏作者老谢--谢金河,为《今周刊》发行人兼财讯文化事业执行长。

2.以上评论不代表路透立场。(完)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