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uters logo
专栏节选:台湾亟待一套合身的新税制--今周刊「老谢开讲」
2017年9月7日 / 凌晨12点01分 / 17 天前

专栏节选:台湾亟待一套合身的新税制--今周刊「老谢开讲」

(本文由台湾《今周刊》杂志提供,节选自月日出版的当期「老谢开讲」专栏) 九月初的台北政坛出现了一颗核弹,行政院院长林全在端出任内最重要的税改方案后,也宣布请辞,接替的人选是台南市市长赖清德,预料接下来国内的政局及内阁人事将有重大变化。

林全院长是小英胜选后,蔡总统心目中唯一的阁揆人选;而林全在情义相挺中,放弃独董高薪,接下政党轮替后艰巨的政务改革任务,从《劳基法》的「一例一休」,到冲突不断的年金改革,再到国民党立委发动绝食杯葛的前瞻条例审议,最后的临去秋波是端出税改方案。也就是说,蔡总统接掌政权后,所有艰难的改革政务都在林全院长手上完成,接下来要无缝接轨的赖清德,在林全院长为他扫除了那么多路障后,可望开启新的政绩,让民进党能顺利安度二○一八年的六都首长大选。

**台股上万点,最赚的不是本国投资人**

我们来看看林全院长临去秋波丢出来的税改,也许是大家已受够马政府时代,财政健全方案带来的很多不良后遗症;这次税改内容大致精神是调高企业课税,降低民众税负,社会上仍有些杂音,但整体而言,仍得到较多正面评价,其中让资本市场较有感的是缩小内外资的税负。

大约一个多月前,国内一位重量级企业大老入府晋见小英总统,那天蔡总统似乎心情很好,她开门见山地说,股市站上万点一段时间了,国内经济情势应该很好,投资人都很有收获吧?这位企业大老告诉总统,台股上万点,赚钱的都是外资,如果是像过去那样,那么本国投资人应该欢欣鼓舞,餐厅人潮爆满,到处张灯结彩才对,但他说只有外资赚钱。

总统又说,最近投资人不是开始进场了?这位企业大老对总统说,外资进场那么久了,如果此时散户投资人才要进场,万一外资杀出来,可能对本国投资人造成重大伤害。这是企业大老转述他与总统的对话,这也可能是促使蔡总统要加速完成税改的重要原因之一,税制规范不当很容易衍生出特殊的经济产物。

这些年,台股完全靠外资撑起一片天,其一是过去十年外资卖超台股只有一年,当外资买超较少,或外资卖超,台股容易下跌。二是台股高殖利率吸引外资,从二○一二年酝酿开征证所税以来,外资买超台股逾新台币一.一兆元,而这段期间外资在台股配息拿走一.五六兆元,这等于有七二%的资金是外资领到股息后,继续投入台股市场,这个再投资比率相当高。而外资年年买超,外资在台股市值比重也逐年提高,二○○八年金融海啸那一年,外资占台股比重二九.八%,到今年七月底为止,已拉升到四一.八%,这个比率不断攀高。

**外资独大,凸显出税制问题**

外资在台股影响力与日俱增,背后原因很多,但造成内资式微、外资独大的现象,与二○一四年上路的财政健全方案有关。台湾的税制在二○一二年马总统第一任任期结束之前,算是比较单纯的,那时外资分离课税二○%,本国人最高税率四○%,但两税合一可以扣抵十七%的企业营所税。粗略来说,外资二○%,本国人四○%扣抵十七%后是二三%,本国人税负比外资重,但差距没有那么大。

到二○一二年后,马总统进入第二个任期,为了落实他的追求历史定位,先是祭出证所税,接着又端上财政健全方案,证所税上路不久因窒碍难行,很快喊停;但是财政健全方案上路迄今,大大改变了资本市场生态。这当中的租税新规范是外资仍旧维持二○%,但本国人最高税率从四○%拉升到四五%,再加一.九%二代健保补充费,及两税合一原本全额扣抵,如今减半,从十七%减为八.五%。这个仇富条款又称为富人税,因为内外资差距急剧拉大,于是本国资金努力变身为外资,资本市场形成外资独大,内资逐渐式微的景象,而这项民粹式的税制规范也造成极大民怨,种下后来政党轮替的因子。

这次的税改方案酝酿了很久,最后端出来的方案,大致有三大项,一是减轻薪资所得者及中低所得者的所得税负担,包括标准扣除额从九万到十一万元;薪资所得扣除额及身心障碍扣除额由十二.八万调高到十八万元;综合所得税最高税率由四五%降为四○%,也就是把二○一四年上路的富人税最高级距降回二○一二年的位置。

第二是股利课税新制,取消了两税合一的设算扣抵,并以「部分免税,合并计税」(甲案)与「合并计税或分开单一税率」(乙案)两案并陈择一办理,这当中有几个内容,一是取消外资股东扣抵规定,提高外资扣缴率由二○%提高为二一%;二,甲案是三七%免税,其余合并计税,乙案是单一税率二六%分开计税,或合并计税减除股利可抵减税额上限八万元,这项调整是为了缩小原本过大的内外资差距。

二○一四年的财政健全方案,外资是二○%,本国人是四五%;这次税改调整后外资二一%,本国投资人单一分离课税二六%,不管甲案、乙案,差距大约缩小到四%左右,本国人转换成外资的诱因可以减轻一些,但仍存在一些差距。

三是动得较大的企业营所税,这次税改最大的变动是调整企业营所税,从原本十七%调升到二○%,废除两税合一,同时未分配盈余从十%降为五%。这个保留盈余降税发生在台积电董事长张忠谋批评,保留盈余课税是反成长税,正好也是一个巧合。

我对调高薪资所得扣除额持高度肯定,剩下来的股利新税制,以及企业营所税调高,也大致持乐见其成的态度。我常说,租税是经济活动最重要的游戏规则,这项游戏规则若没有订好,很容易衍生出很大的后遗症。例如,法国社会党的欧兰德当上总统后,他是皮凯提《二十一世纪资本论》的信徒,于是他大胆主张对富人课税七五%,造成企业家出走,最后不到一年就喊停,而法国社会党也沦为小党。

美国也经历过几次税改,在一九八六年雷根时代,美国把个人所得税从五○%降为二八%;同时也降低较低收入纳税人的税负,但后来社会逐渐又有仇富心态,在随后几任总统,美国个人所得税又从二八%逐渐往上调,到欧巴马时代调到三九.五%,同时投资收益还要加收三.八%的税。这次川普在竞选中大力鼓吹税改,要求把企业营所税从三五%降为十五%;同时把个人所得税分成三级:十二%、二五%及三三%;股利所得二○%分离课税,废除遗产税,川普的大减税计画成了他选战中的亮点。

不过大减税计画仍有其难度,川普上任已将近一年,但税改方案迄今仍停留在楼梯响的阶段,可见税改兹事体大。任何一次税改都不可能满足各方意见,所以一个好的税改,就像是球场上竞赛的游戏规则,只要大家都认为相对合理、公平就算是好的税改。

这次台湾的税改,调升企业营所税从十七%到二○%,但未分配盈余课税从十%降为五%。我对保留盈余课税有一些想法,当年保留盈余课税,是因为两税合一为了觅财源加征十%,如今若完全拿掉两税合一制度,其实保留盈余要不要留五%的「尾巴」?是有讨论的空间。

**提高企业营所税,挖东墙补西墙?**

台湾企业营所税当年从二五%降为十七%,是为了增强企业的竞争力。全世界的小国家企业营所税都比较低,像香港十六.五%、新加坡与台湾十七%、匈牙利十六%,最低的爱尔兰只有十二.五%,这是小国体制的精神。然而,大多数国家的企业营所税都较高:美国三五%,日本则是从四○%降为三○%,义大利二一.四%,瑞典二六.三%,中国是二五%。

台湾的营所税原来是站在小国体制这一边,当年的调降营所税从二五%到十七%,就是为了让台湾企业界追上香港、新加坡,保有竞争力,如今时空背景又改变,竞争力不再是优先考量,此时由林全院长拍板的租税政策要调降个人所得税率,只好拉高企业营所税,这也是殷乃平教授批评的「挖东墙补西墙」。也就是说,企业营所税从十七%拉高到二○%,个人可分配的股利也会跟着缩水,所以这是企业付出的三%代价,个人分得股息股利也会缩减。

**保留盈余课税与否,仍具有争议**

另一个争议是保留盈余课税从十%降为五%,这部分引起企业反弹最大,假如未分配盈余仍课五%,那么广泛推算回来,企业营所税变成二四%,此时营所税就很接近中国大陆的二五%。过去台湾的营所税较低,两岸经常会发生转拨计价的租税问题,像丰泰就被课了重税,这次拉高营所税,可能可以消除这个部分的问题。

不过未分配盈余是跟随两税合一而来,现在完全取消两税合一的制度,保留盈余要不要课税?也变得很有争议。如果以台积电来计算,二○一六年台积电税前盈利三八五九.五九亿元,税后净利三三四二.四七亿元,台积电缴了五一七.二亿元的税负,台积电因为受了一些抵减,实际税负比率是十三.三九%,若以去年税前盈利加征三%的营所税,台积电未来要增加一一五.七八亿元的税负。台积电去年配出一八一五.一二亿元现金股息,如果当年为未分配净利转为资本公积,剩下一五二七.三五亿元要加计一五二.七亿元的未分配盈 余课税,如果未分配盈余课税减为五%,台积电税负降为七十六.三亿元,保留盈余要不要课税,对大企业来说是兹事体大的事,未来这一条仍会有争议。

至于股利课税的问题,未来如果内资采分离课税二六%,也许可以增强本国人参与除息的意愿。过去本国人课重税,外资课轻税,形成外资参与除权息,本国人弃息的现象,于是很多具竞争力,股息殖利率很高的企业,最后外资持股愈来愈高,像台积电一度超过八○%。税负影响资本市场生态,这也是我在财政健全方案出炉后,一再大声疾呼这个税制会重创资本市场。如今台股站上万点很久,本国投资人无感,就是税制长期对本国投资人不公平衍生的现象。这次新的税改条例,首先处理内外资长期以来不公平对待,值得肯定。

虽然新的税法修正后,内资税负仍比外资重,但过去严重失衡,已有改善,这点我给财政部肯定。税制改革是小英政府重新聚焦,找回台湾经济竞争力的一次重要手术,希望财政部这次端出的税改,在接受社会各方意见后,台湾可以修出一套适合台湾运行的新税制。 (完)

注: 1.专栏作者老谢--谢金河,为《今周刊》发行人兼财讯文化事业执行长。

2.以上评论不代表路透立场。 (整理 高洁如; 审校 乔艳红)

我们的标准汤森路透“信任原则”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