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25, 2019 / 12:30 AM / a month ago

专栏节选:四小龙的经济竞赛--今周刊「老谢开讲」

(本文由台湾《今周刊》杂志提供,节选自7月25日出版的当期「老谢开讲」专栏) 一九八○年代共同度过一段飞跃成长的四个亚洲经济体,经过三十几年不同的发展命运,今年经济发展格局又出现了巨大变化。我一向不太喜欢用「四小龙」这个名词,因为原来算是「小」的经济体韩国,去年GDP总量已跑到一.六一九兆美元,经济总量直逼全球第十大经济体俄罗斯。所以拿韩国来和台湾、新加坡、香港比,可说是不同等级的竞赛。

不过习惯上,大家仍然会将四小龙比在一起,像今年有两个经济预测机构,就把四小龙今年的经济表现放在一起比,其一是IHS Markit五月预测,台湾今年经济表现会成为四小龙之首,这项预测总统蔡英文很喜欢,她在下乡的时候,拿出这项数据和乡亲分享,行政院长苏贞昌也拿这项数据说,台湾经济表现不错。

但另一个预测机构标准普尔则称,台湾今年经济表现会与韩国在四小龙的竞赛中殿后。同样看经济表现,IHS Markit说台湾会夺冠,标准普尔说台湾会殿后,这样的经济预测与解读,正好印证了台湾同时有两派的人,一是乐观派,一是悲观派,大家的看法截然不同,但四小龙今年都面临不同的命运,值得大家深入检讨。

四小龙今年不同的发展格局,有四个不同的际遇,一是台湾今年出现过去三十年从来没有出现过的台商回流议题。过去,政府当局对台商回台投资漫不经心,今年经济部总动员,成立「投资台湾事务所」,并每周公布台商回台投资金额及家数。根据最新至七月二十日的统计,台商登记回台投资九十三家,申请登记回台投资金额四五二○亿元,预计会创造四万二一○○个工作机会。

**台湾受惠台商回流、香港巨变前景堪忧**

小英总统给经济部长沈荣津五○○○亿元的目标,沈荣津预估,今年台商回台投资金额可达七○○○亿元,财政部长苏建荣预估八○○○亿元,政务委员龚明鑫则预测,到二○二五年,台商回台投资金额上看四兆元新台币。这是台湾三十年来最大的变化,过去,台湾的人、台湾的钱不断往外流,制造业不投资台湾,也造成年轻人失业、台湾薪资长期冻涨的结果。在最巅峰的时候,台湾接单、海外生产比重一度达五五.一%;这两年台商回台投资制造业,已让这个比率降到五○.三%,这是台湾经济今年最大的变化。

二是香港的巨变。我用「巨变」来形容香港,这是一八四二年清朝与英国在鸦片战争中,清政府把香港割让给英国,成为一百多年来香港面临最巨大的改变。过去,香港虽然是殖民地,但是在英国人统治下,享有完整的法治基础,香港也成了百年来最大的避风港,其低税优势,加上港币盯紧美元,让全世界的资金愿意「parking」(停泊)于此,香港也成了亚洲最重要的金融中心。

但这两年,香港角色逐渐改变,首先是中国加强对香港的治理,中联办(中央人民政府驻香港特别行政区联络办公室)直接指挥香港特首,使得香港政治出现变化。过去香港人只听特首,现在特首上面多了一个「上级指导员」,这次反送中冲突愈演愈烈,引爆点是《逃犯条例》,但真正的源头是港人对落实《基本法》第二十三条,香港快速从一国两制通往「一国一制」的恐惧。在港珠澳大桥及广深港高铁通车后,香港快速与中国内地连结,这次香港连续两次出现百万人上街头,让全世界都感到震撼。

受到反送中冲击,香港今年经济会出现很大变数,今年第一季香港特区政府预估,今年GDP成长率在二至三%,IMF(国际货币基金)估二.七%,渣打估二.二%,中银香港估二.三%,瑞银估二.四%。最近汇丰银行亚太区顾问梁兆基发表今年经济预测,他认为香港全年出口零成长,今年GDP成长率一%;瑞士银行财富管理投资总监办公室董事林世康则说,美中贸易谈判影响香港经济前景大,若双方谈判破裂,港股可能再跌十五%。这几天香港更发生白衣人打黑衣人的暴力事件,港人对香港前途都感到忧心。

**韩国蒙受日本锁喉功,情势最险恶**

三是韩国的情势错综复杂。今年美中贸易战影响韩国经济表现,但韩国多了一个四小龙没有的变数,那就是日韩贸易战。七月一日,日本经济产业省宣布,三样化学材料「光阻剂」、「氟化氢」、「氟化聚醯亚胺」将对韩国禁售。韩国向日本进口这三样化学品,今年前五月统计达一六○○亿韩元,今年全年预估四○○○亿韩元,换算美元约三.六亿元。这只是一个小小的贸易数字,但是日本这三样化学材料却牵制了韩国半导体产业,堪称是最有威力的「锁喉功」,因为日本限制这三样化学材料出口,影响到的是三星一年二○七八亿美元的产值;再进一步来看,又牵制了韩国一.六一九兆美元的GDP。

日本对韩国施展锁喉功,韩国企业也展开备料行动。三星向德国、中国寻找替代材料,但日本这三样化学材料市占率高达七至九成,同样是化学制剂,单是纯度、良率就大大不同,纵使三星向中国求援,仍不容易找到合规的厂商。

这三样金额不大的化学材料,让韩国半导体及面板产业受到巨大冲击,韩国民间也发起抵制日货、拒到日本观光的行动,这又是另类贸易战;但整体来看,韩国受到的伤害远远大过日本,而过去百年来,日韩之间的恩怨情仇也全都浮现出来。

除了三样化学材料的冲击,韩国今年很多产业都面临中国国家队的打击,像是三星手机背后有华为追兵。三星仍是全球手机老大,但领先华为的差距缩小到三.八%,若不是美国牵制华为,很快就会被华为窜位。另一个是韩国的强项产业显示器,今年有京东方、华星光电追兵,三星、LGD已开始面临亏损压力,三星上半年营业利益锐减五六%。此外,韩国重工业的汽车、石化、造船、钢铁都有中国追兵。

过去,韩国凭藉半个国家队的力量,产业领先亚洲国家;现在,韩国面对整个国家队夹击,压力比台湾更大。过去二十年,台湾有很多「惨业」被中国国家队打趴,现在苦主变成韩国。再加上贸易战带来的影响,韩国出口已连续七个月出现衰退,而且衰退幅度不断扩大,四月出口衰退二%、五月衰退九.四%,六月又衰退十三.五%,相较于台湾六月出口小幅成长○.五%,韩国的情况比台湾严重很多。进入七月,受到日本锁喉功打击,韩国前二十天的出口衰退十三.六%。经济情势快速恶化,韩国央行率先宣布降息一码,看起来韩国今年经济情势最险恶。

**新加坡制造业遇乱流,GDP难逃衰退**

至于新加坡,原来就是小型经济体,受到美中贸易战的冲击尤其大。新加坡贸易和工业部年初预估,今年全年经济成长率在一.五至二.五%,但美中贸易的科技战造成电子供应链的断链,让新加坡的电子制造业受到很大的冲击,新加坡电子及精密工程产业连续两个季度出现衰退。

巴克莱银行分析师认为,制造业一直是新加坡经济成长的主力,现在已成关键疲软的来源。新加坡今年第一季GDP成长率一.二%,第二季成长率只有○.一%,相较去年同期衰退三.四%,IMF也将今年新加坡GDP成长率下修到二%左右。

从这个态势来看,韩国情况最严重,重量级产业遭到中国国家队夹击。现在日韩再掀贸易战,双方都不退让,韩国经济下半年出现负成长机率不低。而香港的情势不可预测性最大,如果反送中抗争持续,最后演变成暴力对峙,中国会不会派出解放军镇压?这可能是最大变数。如果是这样,香港资金外逃,资本市场受到伤害,金融中心地位动摇,香港经济今年保一恐怕也很难。

剩下的是台湾与新加坡能否保二。这方面,台湾多了一个台商回台的变数,也是台湾得天独厚的正能量。这次美中贸易战唱衰台湾的居多,这当中,我特别注意到晶华酒店董事长潘思亮的谈话,他说,贸易战造成供应链的调整,台湾与越南受益最大,台商回流带来的内需力量增强。

上周《今周刊》(一一七八期)报导台北高档餐饮生意大好的景况,这是台商新增的力量。潘思亮说:「台湾未来可因台商回流增加一至二%的GDP,如果政府调整得好,可以有三十年的大运。」潘董事长是最早看出台商回台投资,拉升台湾经济契机的企业家。

从实际数字来看,中华经济研究院的经济预测中发现,今年上半年国内投资年增率达六.五六%,下半年成长率约六.一七%,民间投资力道增强,对GDP贡献一.二一%,这是台湾罕见的经济成长新动能。过去几十年来,台湾都靠出口拉动GDP成长,现在政府与民间投资动能都不足,这次台商回流成了拉抬经济的主力,值得高度重视。

**五缺疑虑、劳动力限制,台须克服的难题**

二○一九年一开年,众多经济预测机构都卖力下修台湾今年经济成长率,中研院、元大宝华都是二.四五%,行政院主计总处是二.四一%,台经院是二.二%,中经院是二.一二%,星展银行是一.九%,三月中央银行估二.一三%,下半年中研院再下修到二.○六%,行政院主计总处先是下修到二.二七%,再进一步下修到二.一九%,这些数字都是下修的,下半年全球经济仍是下降的状态。美国联准会已预备降息,全球经济往下坠将会是常态,此时台商回台投资,会不会是台湾力争上游的最大变数?是可以期待的新力量。

从过去两年的台湾GDP来观察,一七年台湾GDP平均年成长是三.○八%,四个季度分别是二.九四%、二.五%、三.三六%及三.四八%;一八年平均年成长是二.六三%,四个季度分别是三.一五%、三.二九%、二.三八%及一.八%。一九年首季是一.七一%,第二季尚未公布,可能与首季相去不远。但整体来看,台湾今年经济表现,在亚洲四小龙经济名列前茅的机率很大。

这当中必须克服一些变数,一是大家对五缺疑虑未解,美国商会频频警告,台湾有缺电的危机,四六%的德商则忧心两岸关系,还好这是常态性的问题;但是对解决缺水、缺电、缺地等问题,政府可以更有魄力。二是劳动力的限制,企业界对民进党执政通过的一例一休抱怨不已,这也成为台湾企业「怨恨小英」的源头,加上长期以来本劳、外劳薪资不能脱钩,造成企业必须要出走,这才是台湾当前必须克服的最大问题。

现在台商回流,当众多资金回流台湾,政府一方面必须引导这些巨额资金挹注生产事业,尤其是投资有未来性的五加二产业,这时候,除了解决五缺问题,政府必须适度松绑法规,包括金融、教育层面,重新找回台湾的经济活力。另一方面,香港之变,可能造成很多港人想移民来台,台湾的税制若适时调整,会更有竞争力,台湾发展的格局也会更大。

过去三十年来,台湾的人、台湾的钱跑了;现在这些人和钱要回来了,政府若能蜕变成一个服务的团队,台商回流对经济推升的力量,一定会更大。(完)

注: 1.专栏作者老谢--谢金河,为《今周刊》发行人兼财讯文化事业执行长。

2.以上评论不代表路透立场。 (整理 高洁如)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