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22, 2019 / 12:00 AM / a month ago

专栏节选:天下大乱,形势大好?珍惜台湾的新机遇--今周刊「老谢开讲」

(本文由台湾《今周刊》杂志提供,节选自8月22日出版的当期「老谢开讲」专栏) 台湾政府因应贸易战,开路促使台商资金回流,而今又逢香港巨变,台湾是否准备好抓住这30年首见的机遇,布局未来。

小英总统及苏贞昌院长不约而同在他们的粉丝专页上,贴出二○一九年亚洲四小龙第二季经济成长率,台湾勇夺第一的图文。今年第二季台湾GDP成长率初估是二.四一%,修正后是二.四六%;韩国二.一%;香港初估是○.六%,修正后是负○.四%;新加坡则只有○.一%,这回台湾真的拿了冠军。

**亚洲四小龙经济表现,台湾今年不会殿后**

今年初,很多经济预测机构对台湾经济预测都是下修再下修,主计总处一度把今年GDP成长目标下修到二.二七%,台经院是二.二%,中经院是二.一五%,星展银行预测只有一.九%,中研院及元大宝华算是比较乐观的二.四五%。在美中贸易战愈演愈烈的情势下,今年全球经济本来就没有乐观的理由,但对台湾经济在四小龙的定位,国际预测机构又有截然不同的看法。

IHS Markit很早就预言,台湾今年经济表现会成为四小龙之首,标准普尔则说台湾与韩国会在四小龙中殿后。我立即投了IHS Markit一票,我十分坚定地认为台湾今年的经济表现一定不会是最后一名,而且夺冠机率很高。理由不是台湾有什么惊人的表现,而是同为四小龙,新加坡的经济规模最小,由于美中贸易战导致全球贸易总量下滑,其所受的冲击会最大,新加坡已预告今年经济会出现下滑的压力,将GDP成长目标值从一.五%~二.五%之间,调降至○%~一%之间。

而香港正陷入反送中抗争漩涡中,这是香港百年巨变,最近李嘉诚挺身而出,刊登报纸广告「黄台之瓜,何堪再摘」,受到全球高度关注,香港的反送中抗争最后如何落幕,没有人知道答案,但香港过去百年资金避风港角色可能出现很大变化。香港特首林郑月娥九日邀集三十三位香港商界人士共商对策,她特别提到香港面临的经济情势比金融海啸险峻,香港首季GDP成长率只有○.五%,第二季○.六%,再修正后又变成负值,今年香港经济变成负成长机率不小。

至于韩国今年也有多本难念的经,韩国首季GDP成长一.八%,第二季是二.一%,乍看还算不差,但困难的在后头。韩国面临几个重要关卡,一是韩国的主力产业近年来面临极大的外部挑战,面板大厂LGD上半年在京东方、华星光电夹击下,呈现亏损状态;三星现在只靠半导体支撑,第二季营业利益只剩六.六兆韩元(约五十六亿美元),比去年同期衰退五六%。而华为手机步步进逼,上半年全球市占率华为追到只落后三星三%,很快地三星可能被超越。

更严重的是韩国的石化、钢铁、造船、汽车产业,后面都有中国的追兵,过去韩国以国家之力发展重点产业,堪称是半个国家队,现在中国全国家队席卷而至,韩国压力逐渐加大,尤以汽车产业中的现代受到挑战最大。

二是今年日韩关系交恶,日本宣布对韩国禁售光阻剂,氟化氢、氟化聚醯亚胺三项化学材料,差一点就让韩国半导体产业窒息。韩国一年从日本进口这三样化学关键材料只有三.四亿美元,但这三样化学材料的日本市占率七至九成,日本不卖韩国,韩国也很难从别国找到合格的料源,三.四亿美元的化学材料牵制了三星二四○○亿美元市值,也牵动韩国一.六五五兆美元GDP,堪称是近年全球产业链中经典的点穴功。

韩国还有第三个痛点,在朴槿惠下台后,文在寅全力主导韩国的加薪运动,韩国最低时薪在○八年只有三三七○韩元,大约八十七元新台币;文在寅上任后,最低时薪调整到七五三○韩元,去年底又调升到八三五○韩元(约二一六元新台币),文在寅原本打算明年把最低时薪调整到一万韩元(约二五九元新台币),但企业大喊吃不消,文在寅暂时打住。

台湾最近调整最低工资,行政院拍板调薪三%,企业界颇有微词,现在台湾的最低工资从二三一○○元再调至二三八○○元;韩国最低工资是一七四.五万韩元,约四.五万元新台币,最低时薪是八三五○韩元,约二一六元新台币。台湾刚出炉最低时薪是一五八元,乍看台湾仍远远落在韩国之后,可是文在寅好大喜功的无限加薪机制,却让韩国企业不敢用人,现在韩国年轻人称「要找到一份好工作,比登天还难」,韩国企业钻各种漏洞找派遣工人,韩国的年轻人失业率逾一○%,自杀率节节攀高,今年下半年韩国经济考验更大。

**台商资金回流,三十年来未有之佳兆**

如果比亚洲四小龙经济竞赛,台湾没有特别的本领,香港、新加坡、韩国也各自有难题,但台湾今年增添了一个三十年来从未有的机遇,就是台商资金回流。今年立法院三读通过《境外资金汇回管理运用及课税条例》,台商资金汇回第一年课税八%,第二年课一○%,如果投入实业,可以享受减半优惠,这项法案在立法院争执了很久,今年终于拍板,给予吸引台商资金回台的法源依据。

过去,台商争执不休的是希望政府为他们开辟一条回家的路,从金融帐外流现象来看,台湾不是没有钱,而是多数资金流到境外。到今年第一季为止,台湾金融帐连续三十五季净流出,金额达四二八九.七四亿美元,这个金额换算成新台币高达十三.四五兆元,这其中单是国内寿险机构投资海外资产即达十七兆元新台币,今年第一季单是国人投资海外证券的净流出即高达一二七.七亿美元,如果政府能积极引导资金回流,台湾经济立刻可以得到改善。

今年在美中贸易战下,引发了台湾三十年来从没出现的「佳兆」,就是台商回台投资。过去台湾接单,海外生产比重最高曾达五五.一%,过去三十年,台湾的制造业都在境外,台商四处投资海外,就是不在台湾投资,这也是台湾低薪之源。台湾没有制造,研发的根部被铲除了,供应链也跟着移除了。

制造业为什么重要?川普当选美国总统时,除了喊出「让美国再伟大」,又号召「制造业重返美国」。他知道制造业移出,研发带走了,供应链也走了,产业整个掏空。这次美中贸易战,川普对中国祭出高关税,就是要逼中国的制造业供应链出走。美中贸易战加剧,意外促成台商大规模回流,这是今年台湾经济再起的契机。

根据经济部八月十五日的最新统计,台商承诺回台投资已达一一一家,投资金额达五四八四亿元,可以在台湾创造四万七六六○人的工作机会,这是台湾三十年来最大的改变。这次从中国离开的台商,传统产业迁往越南等东协国家,精密机械及智慧制造则移回台湾,经济部部长沈荣津粗估今年回台投资台商金额会超过七千亿元,财政部部长苏建荣估八千亿元,而行政院政务委员龚明鑫估这一股浪潮将持续到二○二五年,加计前瞻基础建设及离岸风电投资,可望为台湾带进四兆元新台币的投资,这是台湾再起的机遇。

**大乱中创造大好形势,韩战、越战为监**

这让我想到一九七三年七月十三日中共开国元老之一的叶剑英,以「要经常按着地球脉搏的跳动」为题,对中央军委会发表讲话,引述毛泽东说法:「天下大乱,同时又是形势大好,大乱和大好要辩证地看。敌人愈乱愈好。敌人骂我们愈凶,我们就对了。在这个地球上,哪个国家内部怎么乱,哪个集团内部怎么乱,天下大乱具体表现在哪些方面?要研究!乱的形势对我们有利,至少可以争取更多时间。」这就是毛泽东最有名的一句话:「天下大乱,形势大好。」

其实过去半个世纪,台湾经常是在「大乱」中创造出「大好」形势的。第一个是一九五○年爆发的韩战。二战日本投降后,南北韩以北纬三十八度线为界,但一九五○年六月二十五日金日成在苏联协助之下,出兵越过三十八度线,美国被迫加入冷战后的第一场大规模「热战」。国共内战后,原本美国打算抛弃蒋介石政权,合谋与中共对抗苏联,没想到意外爆发韩战,美国将领麦克阿瑟来台,派出第七舰队协防台湾,而台湾在古宁头战役中挡下中共登陆,从此避过一场危机,台湾在韩战中稳住局面。

台湾第二个转捩点是越战。一九五五年胡志明完成越法战争,统一了北越,展开对南越的作战,这场越战从一九五五打到一九七五年。美国在这场战争中,经历了艾森豪、甘乃迪、詹森到尼克森四任总统,最后南越仍被北越统一。这场仗打了近二十年,台湾成了越战重要补给站,台湾经济的起飞,其实得力于越战,这也印证了毛泽东名言「天下大乱,形势大好」。

过去三十年,台湾的人流、物流、金流,全往中国流,我们最常听到一句话是两岸关系不好,台湾经济不会好,但如果是这样,台湾怎么会跟日本一样陷入失落的二十年、三十年?最大的源头是台湾的人和钱,像浴缸没有塞子一般,源源不绝流出去了,国民党总统参选人韩国瑜说,台湾经济鬼混二十年。其实,问题在于台湾的人、钱、企业全都跑掉了,任谁来领导台湾也无解。

如果说两岸关系大好,台湾经济也会跟着好,那么在马政府时代,台湾经济有大好吗?看起来也没有。这次中国取消陆客来台自由行,很多人为台湾经济捏一把冷汗,认为观光内需会受到重创。陆客来台,在马英九执政的一四年达三九八万人次,一五年有四一八万人次,而去年剩下二六六万人次,但其实陆客来台最高峰的时候,也不是台湾经济大好的时候。

这次台商回流,这是三十年来第一个大变化,当中还有一个香港变数。过去一百多年来,香港号称是「东方之珠」,香港靠着港币钉住美元的联系汇率、相对低的税制,成为全世界资金避风港;过去三十年背靠中国,并且转化为中国对外的窗口,香港完全抓到中国经济快速发展的机遇。如果比较台湾与香港,正好是两个对照组:一九九○年台股涨到一二六八二点的时候,香港恒生指数只有二八九四.七○点,经历三十年,台股还没有攻克当年一二六八二点天险,但恒生指数今年一度跑到三三四八四点。香港是亚洲经济过去三十年最大亮点,台商征战全球,也把香港视为资金停泊基地,香港成为亚洲金融中心,重要的财富管理业务都在此进行。

**香港巨变,台湾应思考能否继位承担**

今年香港经济有难,恒生指数一度跌到二四八九九点,香港民众的反送中抗争愈演愈烈,上周港人瘫痪机场,造成九七九班航班停飞,这个去年运载七四七○万人次的国际枢纽出现巨大变化,也惊醒了世人。这两周汇丰控股及国泰航空都传出人事大地震,香港进入高度不确定状态,如果台湾有足够的调整力,应该思考自己有没有机会承担香港原来的财富管理或资金停泊角色?亚洲的形势因为香港而出现变化,台湾不能假装没有看见,香港的危机对台湾来说反而是契机,台湾有没有调整能力,就看政府有没有这个觉醒与警觉。(完)

注: 1.专栏作者老谢--谢金河,为《今周刊》发行人兼财讯文化事业执行长。

2.以上评论不代表路透立场。 (记者 董永年)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