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27, 2018 / 12:02 AM / 22 days ago

专栏节选:天堂与地狱之间,飙涨股的代价--今周刊「老谢开讲」

(本文由台湾《今周刊》杂志提供,节选自9月27日出版的当期「老谢开讲」专栏) 最近,很多投资朋友来电询问国巨股票套牢了怎么办?他们不解地问,国巨的基本面那么好,股价从一三一○元跌下来,怎么会一直跌到四百多元,不但年线守不住,且五○○元整数关卡也不支,问题出在哪里?我说是筹码压倒基本面,因为看好国巨基本面的散户及法人不断加码买进,把股价炒得太高,现在跌势形成,大家都在这艘船上,甚至有人断头了,散户仍频频补缴保证金,这是国巨股价「跌跌不休」的关键。

九月某个周末,我搭捷运去北投春天酒店泡汤,旁边坐了一位中年男士用iPad看股票,我偷偷瞄了一下他的「自选股」组合,从国巨、华新科、禾伸堂到日电贸,几乎清一色都是被动元件股。再看到《经济日报》主办的投资组合竞赛,参赛的四人中,有三人投资组合都押国巨、华新科、禾伸堂及奇力新。从这个现象来看,不难发现从散户投资人,到自营商、投信、外资,几乎全都参与了这一波被动元件股的狂热。

**法人争相调高目标价,投资人成了套牢族**

在国巨一路大涨的路上,各家法人机构频频调高国巨的目标价,最具代表性的是国票证券投顾把国巨目标价调高到一八五○元、摩根大通是一六五○元、群益投顾一六○○元、统一投顾一五二○元、汇丰证券一五○○元、法银巴黎证券一二○○元,尤其是国票投顾的研究报告上写着:「产业盛况空前,国巨营收将成新常态。」

事实上,国巨到目前为止,基本面都没有出现颓势,营收每月都创历史新高,单月营收从四十多亿到六十多亿元,六月有八十.五四亿元,七月有九十八.一二亿元,八月达到一○六.○二亿元;国巨的营业毛利率,从二○一七年第三季的三○.三三%、第四季的四三.七一%,到今年首季的五一.四%、第二季的六四.一%,营业利益率上半年则达五○.八九%。

第二名的华新科,一七年第二季营业毛利率二四.四二%,今年第一季是三五.七九%,第二季是五六.六七%;今年上半年的营业利益率是四○.五五%。如果把国巨及华新科的毛利率,拿来与最会赚钱的台积电一起比,更令人惊艳。

今年台积电首季毛利率为五○.三三%,第二季为四七.八一%;上半年营业利益率为三七.六六%,都比不上国巨与华新科。晶圆代工是有高门槛的产业,但国巨与华新科的被动元件门槛不高,这是市场供需造成的涨价效应,市场波动一定激烈。国票证券把被动元件产业的盛况空前、营收创新高,当成新常态,这是很危险的看法。

到目前为止,国巨及华新科等被动元件股,营收创新高,所有出来的数字都很完美,但股价巨大变化的背后,似乎暗藏玄机。今年国巨上半年净利一五一亿元,EPS三十五.八五元,以营收来估算,国巨第三季EPS很可能超过三十元,假如被动元件盛况依旧,国巨今年EPS说不定可挑战一○○元,这是十分可怕的数字。那么国巨股价站在千元以上应是「新常态」,怎么会从一三一○元一直杀到四六一元,而且股价似乎仍未看到底部形态浮现。

通常股价先于基本面,被动元件股的急杀,透露了产业基本面可能出现巨大变化。在中美贸易战带来不确定变数,让产业供需往最坏的方向预期,此时国巨股价崩跌,加上投资人对基本面信心十足,于是在下跌中套牢者频频摊平,断头者频频补缴保证金,让这个跌势周而复始。当筹码面出现了重大变化,股市在下跌过程中,最害怕股价下跌、成交量不减反增,融资余额不断上升,这是最坏的情况。

很多在国巨套牢的投资人都会问,国巨到底会跌到哪里?其实这没标准答案。国巨现在最需要的是筹码的沉淀,像最近国巨股价下跌,成交经常在三万张,在九月二十日国巨一天成交金额为一四四.四四亿元,华新科成交金额为九十八.五六亿元,单是国巨及华新科两档股票就成交了二四三亿元,占当天大盘成交一三五一.八九亿元的十八%。两档股票占大盘将近五分之一的成交值,且这两档个股比台积电的七十六.七四亿元还大,这不是很正常的现象。

一档个股回档的底部现象,通常都有一段量缩的盘整期,随着成交量萎缩,股价盘出底部形态,这个极度压缩是股价止跌的重要讯号。到现在,国巨及华新科都没有出现这些底部讯号的现象,很可能要等到散户绝望杀出筹码,国巨等被动元件股才能找到真正的底部。对于喜欢追逐市场、参与创造出来的飙涨股的投资人来说,过去二、三十年来,所有飙涨股都是一段令投资人哀号的血泪斑斑史。

**盘点台湾不同年代飙涨股,记取教训**

我们来见证一下几个不同阶段的飙涨股。一是台湾的金融业在寡占垄断的时代,最早创造台股飙升的是金融股,以及随房地产大涨的资产股。最具代表性是一九九○年台股涨到一二六八二点的万点狂热,台湾有六档金融股涨到千元,国泰人寿更创下一九七五元的天价,北企涨到一一八○元,三商银则在一一○五到一一三○元之间,然后是中华开发飙到一○七五元,当时的台火还一度涨到一四○二元。

这些飙涨的金融股后来都很惨烈,最惨的台火跌到剩下二元,北企剩下八元,中华开发剩下个位数。到了一九九一年,王建煊担任财政部部长,金融业大开放,新设十六家银行,金融业炙手可热的黄金时代完全结束。

二是到了九○年代,台湾的PC产业崛起。在这个浪头上,施崇棠带领一群年轻人开创了华硕,让华硕股价一度涨到八九○元,这是主机板的新梦幻。后来,台湾从PC切入NB,英业达上市不久,股价就涨到四二八元,广达更是涨到八五○元的新天价。这场PC的狂热,最大赢家是英业达集团创办人叶国一,当年他是「三爱帮」的老大,股价飙升为他赚进可观的资本财,有人估算叶国一身价超过千亿元,到今天为止,叶国一仍是多家上市公司真正的老板。

伴随着PC、NB产业狂潮,台湾也出现很多零组件供应链,约在一九九七年前后,鸿海股价一度涨到三七五元,给了郭台铭西进的最大动能。PCB(印刷电路板)大厂,则以吴健的华通为代表,当年华通股价最高涨到三三七元,董事长吴健在广东惠州建立庞大的生产基地。

三是进入到二○○○年的新时代,台湾半导体产业崛起。此时,资本市场诞生两支新奇兵,一是联发科从联电切割出来,在蔡明介领军下,股价曾经冲到七八三元;另一支奇兵是威盛,股价涨到六二九元,股价大涨,也捧红了陈文琦、王雪红夫妇。当年威盛自制的CPU(中央处理器),一度成为台湾之光,没想到只是昙花一现,而在威盛节节败退之际,王雪红又创造宏达电传奇,宏达电股价一度冲上一三○○元,王雪红一手打造两家成为股王的企业,在台湾实在是个传奇。

不过这两家当过股王的公司,命运都很坎坷。威盛减资多次,股价最惨跌到四.三元,宏达电则从一三○○元跌到最近的三十七.○五元。去年,宏达电把Pixel手机代工部门卖给谷歌,换得三三○亿元现金,但颓势仍然无力扭转,单是从一五到一七年,三年就亏掉四三○亿元。这些年,王雪红以AR(扩增实境)、VR(虚拟实境)打造宏达电,但都没收到预期效果,一直都没交出好的成绩单。

**别把外资报告当明牌,祭出库藏股也是警讯**

宏达电从一三○○元跌下来,其实是资本市场一个十分鲜活的个案。一是宏达电在上涨的过程中,外资像高盛等频频调高目标价,最高喊到二○○○元。其实一档个股频频出现目标价的喊价,通常都是法人出货的讯号。这两年最具代表性的,是麦格理证券喊鸿海目标价到二○○元,套牢众多台湾散户。另一个代表作是力旺,当时知名的外资分析师侯明孝出具一份研究报告,直喊力旺目标价到七五○元,这份报告引来热烈讨论,力旺在一五年炒到四九四.五元后无力为继,最近缓慢跌到二五三.五元。这次国巨的目标价喊到一八五○元,其实也是一个警讯的通知。

另一个启示是宏达电从一三○○元跌到千元附近,宏达电大股东宣布执行库藏股,这个动作后来成为重创宏达电业绩的重要因子。这次国巨在大股东抛股一万两千张后,也祭出库藏股,立刻给市场带来非常负面的印象,大家立刻联想到国巨可能是下一个宏达电。

很多产业在盛极的时代,会出现令人无法想像的高股价,最具代表性的是在金融海啸前的太阳能狂热。那时最早切入太阳能的茂迪,股价一度涨到九八五元,跟随而上的益通最高涨到一二○五元,当时仍未上市的昱晶在市场上也有八○○元身价。太阳能的初阶段,带给股市前景无限的想像空间,但随着中国的太阳能无限扩张,中国的无锡尚德、江西赛维都宣布破产,台湾的太阳能沦为「惨业」,益通最惨剩下三.三五元,茂迪从九八五元跌到九.三八元,连台积电都不得不认赔出场,这是一个血淋淋的投资教材。

**被动元件飙涨,莫忘当年九九九股王历史教训**

这种在憧憬中创造股价奇蹟的有两个焦点产业,一是全球博弈狂热,当年伍丰跨入赌博性机台,股价一度涨到一○八五元,泰伟也搭上赌业列车,股价涨到三六九元;现在泰伟沦为全额交割,股价最惨剩下九元,而伍丰则是从一○八五元狠狠跌至二十一.六五元。

另一个是完全没有业绩,甚至没有营业额的生技新药狂热。四年前,基亚一鼓作气以PI-88的癌症术后用药,将股价狂炒到四八六元,后来最惨跌到二十四.四元。另一个开发抗癌新药的浩鼎,股价狂炒到七五五元,后来爆发中研院院长翁启惠涉嫌炒股事件,一个浩鼎案毁掉翁启惠一生清誉,而且后来股价惨跌到一一八元。

这次由被动元件、矽晶圆、MOSFET(金氧半场效电晶体)、VCSEL(垂直共振腔面射型雷射)等涨价概念股形成股市的新狂潮,让国巨股价狂奔到一三一○元,是传奇中的代表作。其他像是华新科飙到四九一.五元,环球晶涨到六四二元,都是涨价概念股的核心。

但俗话说「山有多高,谷有多深」,二○○○年的一波被动元件狂热,很多大涨的被动元件股纷纷惨跌,最具代表性的是禾伸堂在二○○○年曾登上股王宝座,股价一度大涨到九九九元,后来最惨跌到十六.五元;跟着禾伸堂大涨的华容,涨到八十三.五元,后来跌到剩下二.一元;天扬一度炒到二一四元,后来跌到二.一八元,股价几乎剩下一%,这是被动元件的惨痛历史,这次国巨取代了禾伸堂。

被国巨、华新科套牢的投资人,可能要紧盯被动元件产业基本面的变化,毕竟在基本面没有见到反转之前,就看到股价腰斩以上的惨跌,这是很不好的讯号;若是基本面有重大变化,股价反映会更激烈。除了基本面外,被动元件股还有筹码面的调整,未来股价的杀戮可能更惨烈。

从一九九○年金融股的千元大时代,每隔几年股市都会出现巨浪般的大狂潮,但是股价在暴涨后,不知从狂潮中走避的投资人,最后都遭到灭顶的命运。至少到目前为止,我看到股价上千元的公司,最后的命运都是很艰辛的,从宏达电看到国巨,投资人必须从血泪般的投资教训中,去感受投资的律动。(完)

注: 1.专栏作者老谢--谢金河,为《今周刊》发行人兼财讯文化事业执行长。

2.以上评论不代表路透立场。 (整理 高洁如; 审校 杨淑祯)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