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21, 2019 / 12:01 AM / 24 days ago

专栏节选:探索日本百年企业的底蕴--今周刊「老谢开讲」

(本文由台湾《今周刊》杂志提供,节选自11月21日出版的当期「老谢开讲」专栏)

十一月中旬,我率领一行四十几人的考察团,来到失落三十年的日本。这次主题是寻访日本百年企业的底蕴,我们从名古屋市的丰田汽车,到东京参访保圣那(Pasona)、JINS(睛姿)、NEC、花王,再到Secom、Sony、龟甲万;其中,NEC、花王、龟甲万都是名副其实的百年企业。

在一个参访的下午时段,透过朋友锺建万的介绍,我与日本经济大学特聘教授后藤俊夫有一场午后对谈。东京大学经济系毕业,拿到美国哈佛大学MBA(企业管理硕士)学位的后藤俊夫,是日本百年企业协会的理事长,也是当代研究百年企业最有名的学者。他特别提到一个我不知道的数字,他说台湾的百年企业超过五百家,这个数字让我感到惊讶。因为印象中,台湾最老牌的上市公司彰化银行,于一九五○年设立,若把日治时期的前身算进去,大约超过百年。真正超过百年以上的上市企业,台湾一家都没有,但很多默默不知名的小企业,可能有百年传承的历史,像是西螺丸庄酱油、陈源和酱油等。

**日本百年企业逾二万五千家,居全球第一**

后藤俊夫送我两本他编着的书,这两本书都有简体字版本,一本是《工匠精神:日本家族企业的长寿基因》,另一本是《继承者:日本长寿企业基因》。从后藤俊夫的著作中,我找到两个关键词—长寿企业、家族企业,这两个不相关的词汇,却是日本百年企业底蕴之所在。

在后藤俊夫的一份演讲稿上,我看到几个有趣的数字。一是日本长寿企业之多,令人惊叹,全日本企业家数达二六○万家,其中超过千年历史的有二十一家,超过五百年的有一四七家,超过三百年的有一九三八家,超过二百年的有三九三七家,而超过百年的企业居然高达二万五三二一家,从日本长寿企业家数之多,就可窥见日本企业竞争力的底蕴。

更有趣的是,根据后藤教授的资料发现,长存迄今的世界最古老企业,前十名当中,只有一家是德国企业,其余九家都是日本企业。大家一定会问历史悠久的中国,百年企业有多少家?后藤教授手上也没有资料。不过,根据他的资料显示,按照每个国家逾百年的长寿企业家数排序,日本的百年企业有二万五三二一家,遥遥领先全球任何一个国家;排名第二的美国,百年企业有一万一七三五家,但美国立国才二四三年,百年企业逾万家,已十分难能可贵。

排行第三的是有工业底蕴的德国,接着是英国、瑞士、义大利、法国、奥地利、荷兰,都是欧洲国家。我记得五年前到访义大利西恩纳古城(Siena),除了看到数百年大教堂、扇形的康波广场,我印象十分深刻的是在老街上的西恩纳银行。这家银行于一四七二年成立,拥有五四七年历史,且迄今仍然活跃,是地表上最古老的银行,这样的百年企业在欧洲不难找到。因此,全球百年企业排行,除了日本遥遥领先外,大多数都是欧洲国家,排名第十的则是加拿大。

那么中国的长寿企业到底有多少?根据报导,中国超过一五○年历史的企业只有五家,其中,最长寿企业是成立于一五三八年的六必居,排名第二是一六六三年的老字号剪刀厂「张小泉」,后面还有陈李济、广州同仁堂药业、王老吉;但经过计画经济的折腾,这些长寿企业已大打折扣。根据另一份资料显示,中国企业平均寿命只有七至八年,小企业平均寿命只有二.九年,每年有超过一百万家企业倒闭,可见在激烈的政治生态与企业竞争中,中国长寿企业生存十分不容易。

我上网查了一下,另有一个机构公布「世界最长寿公司名单」,收集超过二百年以上的企业,全球共有五五八六家,其中日本有三一四六家,德国有八三七家,法国有一九六家;而超过千年的企业有十五家,日本就有八家。除了金刚组外,日本最古老的温泉是位于山梨县的「西山温泉庆云馆」,成立于七○五年;还有一家日式旅馆Hoshi Ryokan(法师旅馆),创立于七一八年,迄今已历经了四十六代经营者。

比较有趣的是,全球百年企业有八九.四%的员工都不到三百人,亦即长寿企业看来都是家族传承的经营形态,像恐龙灭种一般;而大型企业都活不久,或许大家可推估美国现在前五大市值企业—苹果、亚马逊、谷歌、微软、脸书,或是中国的阿里巴巴、腾讯,未来会存活多少年。

**千年企业经营秘诀,一是诚信、二是不上市**

在欧洲,除了西恩纳银行外,还有建于八○三年的奥地利圣彼得餐厅(St. Peter Stiftskeller)、八六二年创业至今的德国酒商Staffelter Hof、一○七四年创立的比利时Affligem啤酒厂、一一○○年成立的德国约翰尼斯堡庄园等,很多欧洲的古老庄园、酿酒厂、旅馆与餐厅,后来都成为旅游必经重镇,这是长寿企业最吸引人之处。

日本千年企业中,历史最悠久的是建于五七八年的大阪金刚组,这家专营日本寺庙建筑的企业,拥有一四四一年历史,已经传承了四十代,大约成立于中国南北朝时期,比隋朝成立还早三年,是现今地表上最长寿的企业。如果把金刚组当成教材来看,百年企业长寿的秘诀,其实只有两个元素:一个是诚信,另一个是不上市。

东京商工调查(Tokyo Shoko Research)于近期发表一份报告指出,日本帝国资料库曾对四千家企业调查长寿秘诀,其中「信」是最重要,其次是「诚」,合起来就是「诚信」。而「不上市」也是重要元素,很多上市企业容易陷入轻率扩张业务,以及投资浪费的陷阱,最后步入险境。金刚组的千年传承,其实也经历了很多波折。

东京商工调查指出,在金刚组的一个木桶箱子里保留一份珍贵手稿,那是一八○一年第三十二代首领金刚喜定在遗书中立下的祖训。其中有四个重点,一是须敬神佛祖先;二须节制专注本业;三须待人坦诚谦和;四须表里如一。最后是职人技艺和工匠精神一以贯之。从日本的四天王寺到法隆寺,再到一五八三年丰臣秀吉在石山本愿寺遗址上初建的大阪城,以及德川家族建造的偕乐园、兼乐园、后乐园等,都有金刚组的铭记。

**金刚组秉持工匠精神,传承千年核心价值**

金刚组世代传承建筑古法,坚持使用传统技术建造寺庙,木柱与横梁的接榫关节不用钉子,而是秉持工匠精神传承千年最重要的核心价值。而且金刚组不采行长子继承,是挑选有责任心、有智慧的儿子接班;若没有儿子,通常会招女婿,让其改姓继承衣钵,将职人精神一以贯之。而各组的组长不仅亲自动手示范,而且专干重活、难活,以身作则。

不过在一千四百多年的岁月,金刚组也不是一路顺遂,于一八六八年明治时期曾废佛毁寺;在昭和年间,日本企业现代化浪潮也曾冲击金刚组的企业文化;到了二战,日本四处遭到轰炸,皆让金刚组经营陷入困境。直到一九五五年,金刚组从家族经营转向有限公司,因为跨足到一般建筑业,一度惨遭滑铁卢。二○○六年一月,金刚组宣布结束营业,回到建造日本寺庙的本业。

金刚组的重生,感动了大阪的高松企业。高松买下金刚组,并完整保留金刚组家族企业的组织与人事,让金刚组成为日本社会文化的一部分,也代表金刚组所建造的宗教建筑,正是那个时代每个人信仰与内心想法的集大成者。最后,金刚家的「诚信」传承留下了:「传统是需要很长时间慢慢建造起来的,就算是很小的一步,也会在历史上留下确实的痕迹。」

这次百年企业的参访,对于一六六一年创立的龟甲万,以及一八八七年成立的花王留下深刻印象。前往龟甲万有三五○年历史的老店参访,由龟甲万常务董事茂木修亲自为我们做简报。这家三百多年的酱油老厂,位在利根川上的野田市,由八个家族酱油厂联合筹组创立的公司。这八个家族合组的企业,其中有一项不成文规定,就是每个家族只能指派一人进入公司。茂木修透露,他四岁时,父亲已选定他为接班人,同时明确告知弟弟必须另寻出路,不能进入龟甲万企业。茂木修说,他的弟弟后来修习法律,如今成为东京著名的律师。

龟甲万的八个家族,彼此在公司互相竞争,现任社长堀切功章是出自堀切家族,前一任社长茂木友三郎正是茂木修的父亲,而他自己也是下一任社长的候选人之一,另一个竞争者可能来自高梨家。现任社长堀切功章在接受《东洋经济周刊》访问时表示,他是家中次男,但因哥哥去世,他只好被推派进入公司。不过,堀切功章的表现可圈可点,如今成为开创公司新局的重要人物。

而身兼国外部部长的茂木修,在龟甲万面对日本国内市场的激烈竞争下,海外市场获利占公司整体获利超过六成,这正是他成为下一任龟甲万领导人最重要的战功。龟甲万的这个传承特色,果真令人印象深刻。

**连续配息29年,缔造花王百年不败的神话**

另一家台湾民众很熟悉的花王,专营清洁及化妆用品,创办人长濑富郎是从一家西洋杂货店起家,一八九○年推出香皂,从此成为日本百年老企业。如今,这家百年企业营收超过一.五兆日圆,集团净利一五三六亿日圆,市值超过四兆日圆,是非常难得的上市百年企业。花王在一九四九年上市,正好满七十年,也正好是国共内战结束的那一年。

我在花王看到两个值得一提的面向,一是保持稳定的配息纪录,自一九八八年配息七.一日圆起,一路成长到二○一四年从七十日圆、八十日圆、九十四日圆,到近三年分别配息一一○日圆、一二○日圆及一三○日圆,这个股息保持连续二十九年成长的纪录,在台湾是空前,可看出这家企业稳健成长的经营作风。另一个是花王的百年经营理念,在进入花王大楼的墙上,挂着一幅长濑富郎的字画,写着:「好运只会眷顾工作勤勉且行为正直的人。」这句话充满了智慧。

这次我们参访的企业,从Sony的井深大、盛田昭夫,到JINS的田中仁、Toyota丰田家族,日本大企业都非常强调正直、诚信的经营作风,这可能是日本长寿企业最大的基因。对照中国企业追求快速、重视数字充数,日本企业稳紮稳打、强调工匠精神,这可能是中日企业最大不同之处。

在日本参访期间,正好遇上中国的双十一购物节,大家看到电视墙上的数字跳动很兴奋,但在日本很少特别强调数字,多数百年企业的长寿之道是诚信与回归本业的核心竞争力,我从金刚组到龟甲万、花王,得到很大的启发。(完)

注: 1.专栏作者老谢--谢金河,为《今周刊》发行人兼财讯文化事业执行长。

2.以上评论不代表路透立场。 (整理 高洁如)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